公共利益视角下关于行政审批存废的认知框架

作者:欧纯智;贾康; 刊名:河北经贸大学学报 上传者:刘崧

【摘要】行政审批是政府管制企业的一种手段,该制度无论过去、现在还是将来都有存在的必然性和合理性.但我国当前的许多行政审批事宜因制度安排不当成为制约我国经济发展的掣肘,必须与时俱进地进行改革.因此,我们要对政府管制制度的薄弱环节进行完善,对其弊端实施"攻坚克难"的改革,理性地全面把握对于行政审批存废的认识框架,接受公众监督和问责制约.

全文阅读

在国家行政体制改革的热潮中,行政审批呈越改越少之势,也出现了要彻底废除行政审批的主张。还有学者认为寻租腐败都是由行政审批过多过滥造成的。我们到底需不需要行政审批,成了理论界与实际工作部门有争议的问题。笔者认为,需要研究行政审批的积极作用、消极作用,其产生、发展和可能的正面功能、负面危害均可由行政管制的一般性和复杂性演绎而来。借鉴一般意义上的行政管制等方面的研究结果,结合行政审批导致寻租腐败的相关研究,能够避免我们以管中窥豹的方式看行政审批改革,给改革设计者更多的启发和思考。西方经典管制理论认为市场会失灵(失败),引入行政管制可以纠正市场失灵(失败),使扭曲的资源配置重新达到帕累托最优。然而,行政管制在许多方面是市场参与者之间的一个讨价还价过程[1]。政府、公务人员、经济中的赛局参与者、公民,这四方是在一个制度化的环境中相互影响、相互作用、各有其利益的。[2]西方国家往往把行政审批作为制度的补充措施,认为行政审批是解决市场外部性的必要手段,一旦可以将外部性内部化,就应当放弃行政审批,[3]而管制不当的最大恶果就是寻租腐败交易,[4]也就是原本以公共利益为导向的管制,却滑向管制捕获。布坎南将政府行为纳入经济学的研究框架,分析个人在政治市场中的决策,他认为政府失败的根本原因在于政治市场存在缺陷,而政府管制自然也不例外[5]。一、管制理论行政审批的理论源泉是西方管制理论。就管制主体来看,可分为政府管制和非政府管制两大类。本文不涉及非政府管制,以下只讨论政府管制。政府管制也可以称为公共管制、行政管制,本意是纠正市场失灵,然而政府自身也会失灵。寻租理论刚好验证了诺思对政府失灵或失败的描摹,政府在致力于纠正市场失败的同时,也经常会引发自身失败,即政府失败,尤为重要的是,政府失败的后果非常有可能比市场失败更为严重。从一般意义上来说,管制是普遍存在的。自有人类社会组织以来就有管制,最早的管制可以追溯到原始部落时期。[6]当前对政府管制的研究源于现代政府理论。无论是霍布斯的“利维坦”、洛克的“共同体”,还是亚当斯密的“社会人”,都是建立在“发达国家政府”的基础概念之上的,承认了大“公”的存在,以及个体为了寻求政治保护和经济利益而对个“个人利益”和“自由选择”不能完全成立。在现代社会,人们被迫放弃他在自然状态下拥有的绝对选择权,接受了共同体的保护和法则,所能做的就是追求这些法则的公平、公正、清廉和执行效率。纵观世界上近300年来的发展历程,从政府职能的角度来看,确有一个明显但相对缓慢的进步过程。发生在19世纪英、德等国残酷的资本原始积累,遭到社会主义者的强烈谴责,也促使这些国家进行反思,逐步加强在规范市场、劳动保护、保障妇女儿童权益以及教育、公共卫生、社会治安等方面的职能,各国政府开始大规模地介入宏观经济管理和基本公共服务供给。[7]行政学者对行政管制实质的研究起源于美国对镀金时代(gildedage)铁路营建事业的高投机现象进行的管制。[8]弗朗西斯亚当斯、布兰代斯法官、植草益等提出了以公共利益(publicinterest)为核心的行政管制理论,以乔治施蒂格勒、Pelzman、波斯纳(Posner)为代表的经济学家则提出了管制捕获(regulatorycapture)理论。(一)以公共利益为核心的管制理论在相当长的时期里,基于公共利益的管制理论始终以正统身份居于政府管制经济学的核心地位,其假设前提是管制机构代表公共利益。政府管制是从公共利益出发针对个人或集团而制定的规则,其目的是为了避免经济主体侵犯消费者利益,后者表现为肆意控制他人进入、对价格进行垄断、对消费者和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