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慎独"思想的解读演变 看儒家的人格修塑

作者:孙德玉;刘大卫; 刊名:课程教学研究 上传者:唐士英

【摘要】儒家"慎独"思想由早期强调的外在品行到后来解读的趋向内在品性,彰显"慎独"思想在日新月异的环境下人们对于个人人格修养和塑造的深切追求,通过对儒家"慎独"思想解读的梳理和考查,发掘"慎独"思想解读上凸显的由外而内的逻辑变化,为当今的人格修塑提供重要的历史借鉴.

全文阅读

“慎独”思想在早期儒家的经典文献《礼器》《中庸》《大学》中都有所提及,“慎独”思想在儒家先圣的言述著作中也多有体现。后来出土的郭店楚简《五行》篇和马王堆帛书《五行》篇当中对早期儒家“慎独”思想的解读出现了新的变化,当下我们的教育理念大多以外在的既定准绳要求个体的人格发展,漠视了个体内在人格修塑的自我表达。“慎独”思想从个体内在寻找与人格教育的契合,更加看重个体自我在人格修塑中的主动性。一、“慎独”本义:外在的谨慎独处主流传统的“慎独”观主要以郑玄、孔颖达、朱熹等为代表,强调的更多是一种外在独处的修养状态。东汉末年经学大师郑玄在注解《中庸》时曾表述“慎独者,慎其闲居之所为。”郑玄更加强调的是一个人即使处在独处的状态下,依然能够时刻做到遵守规范,不违背伦理道德要求,这种状态显现更多的是展示空间上的一种自我约束力。在《礼记礼器》中曾记载:“礼之以少为贵者,以其内心者也。德产之致也精微。观天下之物无可以称其德者,如此,则得不以少为贵乎?是故君子慎其独也。”郑玄曾用“用心于内,尚其德在内”解释何谓“以其内心者也”,强调的也是“用心于内”的个体独处,并在这种状态下做到谨慎不苟。孔颖达则在《礼记正义》中说道:“故君子慎其独也者,以其隐微之处,恐其罪恶彰显。故君子之人恒慎其独居,言虽曰独居,能谨慎守道也。”他在郑玄思想的基础上更加强调“谨慎”对待“独处”,“慎其独居”的同时又要努力做到“谨慎守道”。朱熹在《中庸章句》中将“慎独”阐释为:“是以君子既常戒惧,而于此负加谨焉,所以遏人欲于将萌,而不使其滋长于隐微之中,以至离道之远也。”他将“慎独”的范围扩大化,即个体以为“独”即可,无关乎他处在深山孤岭还是集市闹巷,这种空间状态上的“慎独”被朱熹内在虚化,成为个体理念上的一种独处,有一种“大隐隐于市”的情怀在里面。此外,从孔颖达到朱熹,独处都强调了“隐”“微”等理念,无论是“隐微之处”还是“细微之事”,都强调了儒家关于修养方面所要重视的细节问题,“慎独”者在日常生活以细节上的谨慎把握来实现自我的修身,同样的“慎独”者在社会群体中作为一个个单独的个体,以其个体的修身来实现整个社会道德风尚的树立和完善,从这里可以看出儒家以细微处折射出的博大情怀,所谓“或要为善,或要为恶,自家看的甚是明白。是天下之至显者,莫过于微也”。儒家对于“慎独”的解读除了强调“细”“微”之外,还反映了儒家注重的个体的反思自省价值。《大学》的“诚意正心”等折射出儒家在表述“慎独”思想时,除了显现出来的“独处”状态与“细微之处”的空间概念外,还刻画出关于个体道德修养内在的自我反省。《中庸》曾言:“诚者天之道也;诚之者,人之道也。诚者不勉而中,不思而得,从容中道,圣人也。诚之者,择善而固执之者也。”这种身心关系的表达凸显了儒家为己切己的人本理念和价值追求,“择善而固执之者也”要求以“诚”来净化人性,“独处”的价值就在于推动了这种个体追求自我反省。君子“独处”的重要之处就在于行善未必在人前,求己无须置他处,一个人的时候如此,生活在社会繁杂生活中才会保持自律的谨慎要求,不至于因功利毁了追求,因流言破了戒律,这种“独处”的修养让道德避免面临陷落的局面。由此可见,“慎独”思想尽显儒家风范。二、“慎独”新解:内心的专注专一20世纪70年代马王堆汉墓帛书《五行》和20世纪90年代郭店楚简《五行》的出土,使得郑玄、孔颖达、朱熹等大家对“慎独”解读的含义没有盖棺定论,尽管随着这些文献的出现让“慎独”的含义莫衷一是,但是却更加深化了人们对于“慎独”思想的认识和了解。廖名春曾引用清代学者的代表观点来佐证《五行》带来的新义继承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