族性安全的概念、理论与范式

作者:严庆; 刊名:国际安全研究 上传者:段世齐

【摘要】族性是族类群体所具有的共同特质,是形成族类群体认同的纽带.族性认同是族类群体形成认知和行动一致性的基础,凭借动员的环节,族性及族性认同被带入政治场域,参与资源和权力的分配,并因循不同的政治行动呈现出族际关系、族类群体与国家关系、族类群体与国际关系的复杂交织和震荡联动,在不同的时空表现出不同的态势和影响.当族类群体的政治行动超出有序范围,以暴力、骚乱、恐怖行动、屠杀、清洗、武装冲突和分裂运动等形式出现时,便给相关群体带来恐惧与伤害,给社会和国家带来失序与动荡,甚至会危及国家主权和地区、国际的政治关系与秩序.族性安全,是指因族性动员而对人的生命、社会秩序、国家主权、国际关系等是否产生威胁或损害的状态.族性转化为安全议题需要以认同为基础、以动员为条件、以信念为支持,并在一定的族际结构中发生,因而需要族性认同、政治动员、民族主义、离散政治等理论的诠释.族性安全的研究范式可分为规范研究和经验研究.

全文阅读

03-0003-16学术研究的精细化以及对相关议题的关切不断丰富着人们的认知领域与知识谱系。当族类群体不断卷入政治生态成为影响安全的显性因素时,人类学、民族学以文化为主要研究路径的传统发生了变化,一些学者开始将族类研究与政治议题衔接起来,开辟出民族政治研究领域。同理,当关涉国家安全、国际安全的诱发因素不断增多时,安全研究也走出了原有的传统研究苑囿,不断将传统安全研究与非传统安全研究结合起来。也正是民族议题与安全问题的相互交织,促生了笔者提出“族性安全”的理论研究尝试。一概念厘定:族性与族性安全族性是一个极其复杂的概念,对于这一概念,即使国内民族研究领域的学者也没有达成认知与使用上的共识。据笔者使用中国知网检索系统检索,从1985年1月1日到2016年12月31日,一共有39篇文章涉及族性研究,而且专门的理论性阐述很少,大多只是使用了“族性”这一概念。1996年任东来在《读书》上发表了《Ethnicity(族性):从国内政治到国际政治》一文,第一次真正从学术意义上把“族性”一词呈现给国人。作者在文中提到,1992年苏联解体几天之后,基辛格收到了一个名叫丹尼尔帕特里克莫伊尼汉(DanielP.Moynihan)寄来的一包材料,材料显示莫伊尼汉在苏联解体前的十几年中一直强调苏联很快将按照民族界限四分五裂。(1)而莫伊尼汉正是第一次从学术意义上提出并使用“族性”的学者,也正是这位长期从事族裔政治研究的学者逐步将视野从美国国内转向世界,并于1993年结集出版了《地狱:国际政治中的族性》一书。可以说,是莫伊尼汉引发了西方民族政治、国际政治学者对于族性的研究。(一)何为族性?如果追根溯源回归到西方语境当中,族性是一个出现较晚而且需要限定的复杂概念。在英文中,族性是名词词性的“ethnicity”。关于族性(ethnicity)最早的记载是1953年的《牛津英语词典》(OxfordEnglishDictionary),第一次使用该词的是美国社会学者戴维雷斯曼(DavidRiesman)。从20世纪60年代起,族性和族群开始替代原来使用的种族(race)一词,成为英语语言区普遍使用的词汇,但它还没有被学术化。到了20世纪70年代,这一术语被广泛使用。1975年,内森格拉泽(NathanGlazer)、丹尼尔莫伊尼汉(1)详见东来:《Ethnicity(族性):从国内政治到国际政治》,载《读书》1996年第8期,第12-17页。等主编了论文集《族性:理论和经验》,在导言中,他们称族性是一种新事物,而不仅仅是一个新术语。他们认为,族性一词的出现,不是知识分子赶时髦,而是“新事物出现了”:一个新词语反映了一种新现实,这个新词就是族性;新的用法是将“族群”这一术语从生活在社会边缘的少数者和边缘性亚群体按照预想或是要被吸收,或是消失,或是作为孑遗、异乡人或捣乱分子继续存在下去的那些群体,扩展到社会的各主流成分。(1)20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早期,关于族性与民族主义的出版物大量出现,尤其是在政治学、历史学、社会学和人类学领域。对于如何定义族性则有多种观点。1973年,《美国大词典》中才有了关于族性的定义:(1)从属于特定族群的条件;(2)族群自尊。(2)《麦克米伦人类学辞典》的解释是:族群概念的关键特征是指对任何群体或类别的人进行区分或标识,且将被识别的群体与其他群体或类别的人之间作明确的或含蓄的对比。在此,族性强调的是族群间互动中的可识别性,并没有成为描述族群间差别的客观标准,也就是说,族性表示“一个族群的本质”或“从属于一个民族共同体或群体的属性”,或者只要是一个“族群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