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梁工程史研究浅议

作者:尹德兰; 刊名:工程研究-跨学科视野中的工程 上传者:黄盛晶

【摘要】本文试图从桥梁、历史和哲学三个维度,用批判和反思的方法,探讨桥梁工程史的研究,试图回答“什么是桥梁工程史?”“为什么要研究桥梁工程史?”“它的研究内容有哪些?”“谁应该研究桥梁工程史?”“它应该用什么方法研究?”等问题。

全文阅读

1什么是桥梁工程史?习惯上,历史一词包含有两层意思,一层是指过去发生的、与人类活动有关联的事件的叙述,另一层是指对这类事件的解读。在历史学家眼里,过去发生的事件不是孤立的个体。历史学家希望知道,一个事件的发生,与它之前的某些事件是否有因果关联,是否对后续的事件形成推动;也试图探索,这个事件为什么在一个特定的地区、特定的国家发生。历史是人类文明发展的轨迹。几千年来,在自己的地球家园,从猿到人,从氏族部落到国家,从结绳记数到计算机到人工智能,人类的进化历程所创造的文明,汇集成一个浩瀚的海洋。在这个文明的海洋里,如果说自然科学、工程技术、社会宗教、文化艺术是汇入大海的河流,桥梁工程只算得上是一条涓涓小溪。桥梁,是人类利用自然资源、社会资源和科学技术建造的构筑物。桥梁帮助人类克服自身能力的不足,实现对沟堑、河流、山谷等自然障碍的跨越。桥梁工程,则是有关人类建造桥梁的所有活动的总称。因此,桥梁工程史,就是沿着时间轴,叙述人类建造桥梁的活动,以及对这些活动的解释。按照科学、技术、工程“三元论”的观点[1,2],科学、技术和工程分属三种不同的社会活动。科学是发现,技术是发明,工程是制造。科学是发现一个事实或者寻找原理。科学成果,即科学产生的理论本身,对这个世界没有伤害,没有好与坏的区别。而技术和工程则不同。在一定程度上,技术和工程非常相似。“制造”过程的“设计”和某些实施手段也类似“发明”。技术和工程都是利用科学原理改变世界,二者的区别在于:技术发明的成果可以只限于“纸上谈兵”,可以是一种思路,一种技艺,一种方法,可以不制造实物,发明的价值需要通过技术的使用来验证;工程是科学原理和技术方法的具体实现,需要动用社会资源。工程的规模越大,复杂程度越高,需要的社会资源就越多。技术和工程与科学有一个很大的不同,科学本身没有直接效应,而工程对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都是有影响的。这个影响效应,在短期和局部判断得出的结论,与扩大审视的范围、加大时间跨度得出的结论,也许会大相庭径。科学只有真与假,而工程则有很多种可能性,因而工程中很重要的一环,就是判断和决策。从哲学的角度,桥梁工程是人类利用科学知识和技术发明,使得人类的活动在更大程度上向自然延伸。这个延伸过程应该是与自然更加和谐的过程。人类从大自然的一部分剥离,成为独特群体的时候,是从猿到人开始的,他们站立起来,用衣服替代了树叶兽皮,建造房屋替代洞穴。人类自己无法像鱼一样在海底游走,像鸟一样在天空翱翔。然而人类具有高智力,人发明了游艇,甚至发明了潜艇,发明了飞机。借助这些机器,人可以像鸟一样在天空飞,像鱼一样在海底游。用蒸汽机、内燃机和电力驱动的汽车火车,使得人类以百倍于任何动物的速度在地球的各大洲旅行。从二十世纪初飞机的发明,到七十年代人类的足迹踏上月球,不过几十年。人类发明了机器,并不意味着人类远离自然界。相反,人类是借助工具的发明,延伸了自己的活动极限范围。假如人类的发明和创造一直将自己的能力向自然界延伸而不是掠夺,更多地与大自然融合而不是出离,这就是人类向自然的回归。人类是在加速出离自然,还是在向自然回归?只有哲学的批判和思辨,能帮助我们校准技术和工程的发展方向。因此,桥梁工程史,是综合桥梁、历史和哲学三个维度的学科。在这里,哲学为研究者提供批判和反思的方法,历史是研究对象的时间维度,桥梁工程则是研究的对象。2为什么要研究桥梁工程史?这个问题,可以从下面的几个层面来回答。首先,桥梁工程是人类文明的一个组成部分,从某种意义上,它应该可以算作衡量文明程度的重要指标之一。按照人类学的研究,当今人类共同的祖先现代智人,是从非洲走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