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进普惠金融发展的公共政策研究

作者:储敏伟;奚晓雯; 刊名:上海金融学院学报 上传者:谢智敏

【摘要】平等地获得正规金融服务是现代社会每个家庭、每家企业的基本权利之一.但在中国金融发展的进程中,金融二元结构现象明显,弱势群体、小微企业的金融服务权利难以得到有效保障.本文在普惠金融发展步入正轨的关键时期,对其公共政策体系做了深入探索,提出了适合我国国情的"三支柱"普惠金融政策体系框架,以及为确保公共政策有效落实的政策保障体系,以期为普惠金融的健康繁荣发展奠定良好的政策基础.

全文阅读

普惠金融虽有着较长的历史渊源,但其真正进入国际视野还是在2005年,联合国将其定义为“能够有效地并且全方位地来为社会上所有阶层、所有群体提供金融服务的金融体系”,强调了每一个人或企业在获得并享受现代金融服务的机会和权利上应是平等的。但从我国现实来看,中小微企业融资难以及农村金融建设不完善等问题已困扰我们多年,折射出我国金融体系的二元结构特点,即整个金融集中服务于中高端客户,而弱势群体和中小微企业往往被排斥在外,形成了金融服务在地域上即城乡、东西部地区之间,规模上即大小企业之间,收入水平上即富人穷人之间等多方面的二元结构。打破这种二元结构,让更完善的金融服务下沉到更广大的基层客户群体中,尊重每一个个体享受平等金融服务的权利,正是发展普惠金融的使命及意义所在。政府作为普惠金融宏观层面的推进者,是普惠金融发展的导航,决定了其发展的方向和实现的路径。如何从政策上发挥政府之力、整合现有资源助推其步入成熟的发展轨道,既能真正实现让农民、中小微企业、城镇低收入人群、贫困人群、残疾人和老年人等都可以及时获取价格合理、便捷而又正规的金融服务,又能维护普惠金融市场稳定与可持续发展,正是本文的价值和研究意义所在。一、我国普惠金融发展中存在的困境(一)覆盖率不足基础金融服务最后一公里尚未打通拥有金融机构的账户和设备是个人能够获得基础金融服务最基本的前提,因此对金融服务覆盖率的考察便是基于这两个基本要素的普及程度。根据2014年世界银行提供的全球普惠金融调查数据,金融机构账户覆盖率以15岁以上人口中拥有个人或集体金融机构账户的比率为指标,中国(香港及台湾地区除外)在2011年的该比率为63.8%,到2014年上升了逾15个百分点至78.9%,如表1所示。即截至2014年12月,中国15岁以上人口中,78.9%都拥有金融机构账户。将这一比率进行世界范围的横向比较,可发现无论是2011年还是2014年,中国在金融机构账户覆盖率上均处于领先水平,虽与高收入国家相比依旧存在较大差距,但在较高的增速下,与高收入国家的差距已从2011年的21个百分点缩小至11.7个百分点。为反映账户覆盖水平在群体间的差距状况,对中国不同收入水平的群体以及农村地区群体进行了考察。对比发现,2011年低收入和农村地区两大群体的账户覆盖率远远低于中高收入群体,覆盖不均衡的问题突出。而到了2014年,低收入及农村地区群体的账户覆盖率均显著上升,达到70%以上,金融机构账户在不同群体间的覆盖水平差距已明显缩小。表1金融机构账户覆盖率(%)数据来源:世界银行GlobalFindex,2014。硬件设备方面,ATM提供了日常所需最基础的金融服务,较银行网点而言,成本小且方便建设,故更易受到广泛推广。而ATM设备的普及程度,直接金融机构账户覆盖率(15岁以上人口,%)国家年份中国所有国家中高收入国家高收入国家201163.850.657.484.8201478.960.770.490.6其中:中国人群年份所有群体低收入群体中高收入群体农村地区201163.846.075.653.7201478.972.083.674.3关系到百姓能否方便快捷地获得金融服务,是考察金融服务在硬件设备上是否得到跟进的重要指标之一。同样将中国的ATM覆盖水平进行国家间的横向比较,发现2011年在中国平均每10万人口使用30.3台ATM设备,低于所有国家的平均水平,且与中高收入国家、高收入国家相差甚大。2014年,ATM在我国的覆盖水平上升到平均每10万人口37.5台,已高于世界平均水平,但仍与中高收入国家存在一定差距,与高收入国家的差距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