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工不安全行为DARF形成机制实证研究

作者:程恋军;仲维清; 刊名:中国安全生产科学技术 上传者:朱燕琴

【摘要】为探明矿工不安全行为形成机制,控制不安全行为,在计划行为理论(TPB)和健康行动过程取向理论(HAPA)的基础上构建矿工不安全行为整合理论模型,通过问卷对468名矿工进行不安全行为调查,并利用结构方程模型对理论模型进行实证检验,结果表明:行动效能、主观规范、风险知觉、结果期待、态度对矿工不安全行为意向具有显著影响;行为态度是社会性规范、示范性规范、结果期待以及风险知觉与行为意向之间的中介变量;应对计划对于不安全行为具有正向影响;矿工不安全行为的形成源于DARF机制,包括以行为意向为核心的动力机制(D)、以应对计划为核心的行动机制(A)、以应对自我效能为核心的制约机制(R)、以主观规范为核心的反馈机制(F).

全文阅读

0引言煤矿安全事故多发于人因。从我国1980年至2010年30年间所发生的煤矿重大事故可以发现,人因事故占到96.5%[1];有研究表明,约94.09%以上的事故归属于人为因素,其中故意违章和管理不善分别占据35.43%和55.12%[2]。可见,对于人为因素尤其是矿工不安全行为的管理和控制,已经成为减少煤矿安全事故发生的重要手段。计划行为理论(theoryofplannedbehavior,TPB)已被广泛应用于不安全行为解释。GerardJ.Fogarty和An-drewShaw[3]应用TPB对航空站维修人员不安全行为进行了研究,发现一半以上的不安全行为可以被行为人的态度、主观规范和意向所解释,并且管理层态度和集体规范影响了不安全行为;KeanEngKoo[4]结合TPB探讨了年轻学生在实验室的不安全行为,认为主观规范是影响力最强的因素;另外,在违章驾驶[5]、超速[6-7]等不安全行为研究上,TPB也被证明了具有较高的效用。应用TPB对矿工行为进行的研究多见于国内学者[8],他们的研究尽管在个别违章影响因素上存在差异,但在违章主要影响路径上,例如态度对于行为意向的影响,却得到了较为一致的结论,也从总体上印证了计划行为理论可以有效地解释矿工不安全行为。对不安全行为地解释,学者们已经取得了大量研究成果,但关于不安全行为形成机理的研究仍需进一步深入,特别是对于不安全行为意向导致不安全行为形成过程,TPB并不能完美解释,意向和行为之间仍然存在较多的未知因素。而健康行动取向理论(healthactionprocessapproach,HAPA)则认为意向必须透过行为计划及自我效能的加强,才能使实际行为产生[9]。对于HAPA理论的应用性研究还主要在西方国家,并且大多局限于健康行为领域[10],另外,HAPA理论还存在个别变量(例如风险知觉)对于行为意向的预测能力不足[11]、未考虑社会因素[12]等问题。而TPB中的主观规范则能很好地解释社会环境对于行为意向的影响。鉴于上述分析,本文将研究视角置于矿工不安全行为形成机制的探讨上,通过对TPB和HAPA整合模型的实证检验,揭示矿工不安全行为形成机制。1理论模型及研究假设1.1理论模型TPB和HAPA在行为科学研究中获得广泛应用。TPB认为态度是个体对于从事某项行为的感受,包括正向或负向的评价,例如好恶、好坏、利弊等,当个体对行为的评价结果越好,态度越正面,进而增强从事该行为的意向;而意向则是个体对某特定行为执行与否的决定因子,是个体从事某种行为的主观概率(fishbein&ajzen,1975),影响了实际行为的发生。同时行为意向又受到态度、主观规范以及知觉行为控制的影响,行为的发生就是通过态度、主观规范以及知觉行为控制影响意向,而意向又导致行为的一个过程。尽管TPB在众多领域得到应用,但仍然有近50%的行为意向和行为方差尚未得到解释,导致在实际行为控制上效果不佳;而HAPA将人的行为划分为动机和意志阶段。在动机阶段,结果期待、行动自我效能和风险知觉促进了行为意向的产生;而在意志阶段,行为意向通过应对计划的中介作用促使行为发生,促进了对实际行为的解释。由此可见,HAPA在实际行为预测、阶段干扰方面的优势,可以很好地弥补TPB对于实际行为解释不足、控制应用缺乏依据的问题;TPB的简洁性、对于外部环境因素的考虑以及模型的跨领域效力[13],为HAPA理论进一步完善提供了良好的途径。而且计划行为理论并不是一个封闭的、一成不变的行为理论,其在预测和解释人类社会行为的基础上,还可以作为一个统一的框架,结合和吸收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