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介娱乐化与公共利益的平衡机制研究

作者:祁晨;杨龙飞; 刊名:淮海工学院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谢炜聪

【摘要】近年来,“限娱令”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各大卫视纷纷对其节目做出了相应的适应性的调整.以“限娱令”等政策为研究背景,分析了媒介娱乐化进程中大众媒介的功能错位与公共利益的道德坚守,论述了媒介娱乐化与公共利益之间的博弈,并试图阐释媒介娱乐化与公共利益的平衡机制,以期实现媒介娱乐化与公共利益的均衡发展,达到服务受众的目的.

全文阅读

一、媒介娱乐化的成因分析20世纪90年代以来,市场经济推动下的媒介娱乐化现象已成为重要的文化景观之一,无论是报纸、广播、电视、杂志这些传统媒体,还是作为新型媒体的网络、手机等,都充斥着大量的娱乐新闻或将“硬新闻”进行娱乐化处理。研究显示,大众传媒与娱乐的联姻,有其内在的驱动力。(一)媒介娱乐化与我国大众传媒市场化的关系自从党的十四大确立了市场经济体制以后,新闻媒介也进行了深刻的改革,确立了“事业性质,企业管理”的双重属性,“这就意味着新闻媒体是独立的法人,在经济上,必须自主经营,自负盈亏,依法纳税,或者说新闻媒介在政治上必须恪守党性原则,经济上则完全按照市场经济规律运行”[1]118。在新闻业逐步被推向市场的进程中,新闻媒体除了需要扮演“公共利益”维护者的角色外,还需要在市场中来“淘金”,追逐市场利润。当市场逻辑成为主宰,报纸、杂志等平面媒体追求发行量、覆盖率,电视台、电台追求收视(听)率和占有率等标志着受众数量指标成为媒体的生命线,经济杠杆自然就成为新闻媒体的指向标。于是,各媒体纷纷采取新闻题材娱乐化、“硬新闻”软化处理的方式,增加节目的故事性与趣味性,以便吸引更多的受众关注度。斯迈斯认为:“大众传播的商品是受众。大众传播的产品是消息、信息、影像、意义、娱乐,教育和操纵的观点是理想主义的,向受众传播的信息、娱乐以及教育本质上为其了获得潜在的受众和保持其忠诚度的注意力而使用的诱饵,类似于旧时的沙龙或者鸡尾酒会上的免费午餐,其目的是吸引和保持受众观看节目、阅读报纸和杂志,并且培养一种对公开或隐含的广告信息做出有利反映的情绪。”[2]271(二)媒介竞争的必然之路随着网络、手机等新媒体的出现,传媒形式日益多样化,给传统媒体带来巨大的冲击,并在一定程度上挤压着其生存空间,受众获取资讯、娱乐的手段也日趋多样化,这就加剧了媒体之间的竞争。同时,媒体内容的同质化现象也促进了媒介的竞争。媒体资源是一种稀缺资源,节目形式和内容创新难度大、投入资金高,这就导致一种节目形式获得成功后,其他媒体就跟风而上,也想分一杯羹。于是在白热化的竞争中,迎合受众的“娱乐化”内容便应运而生,甚至有可能突破娱乐化限制而向“三俗”化发展。(三)在媒介娱乐化进程中,受众需求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视媒介以传者为中心向以受者为中心的转变,可以说是新闻媒介事业的一种发展和进步。当前,时代飞速发展,人们的生活压力、工作压力、学习压力过重,娱乐化成为受众排解压力和困扰的一种方式。受众本身就具有猎奇心理,对背后的故事以及趣味性、新颖性的信息明显带有一种期待,新闻媒介的娱乐化,正好迎合了受众的这一需求。二、新闻媒介的功能失衡提供大众娱乐内容,是媒介的一项重要的社会功能。近些年来,随着经济的发展带来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科学技术的进步带来劳动力的解放,人们可以有更多的闲暇时间进行娱乐消遣,以调节生活,放松身心。新闻媒介有责任、也有义务为受众提供内容健康、情趣高雅的娱乐内容,来满足受众的这一娱乐需求。目前,各种媒介都提升了娱乐内容的比重,娱乐栏目的形式也日趋多样化。但是,有些媒体为提高发行量、收视率、点击率,为了满足受众的猎奇心理,将媒介的综合功能转向片面、单一的娱乐功能,将新闻媒介的娱乐功能无限地放大和滥用,导致新闻媒介娱乐化倾向日益严重。一些人甚至认为,在新媒体时代,“一切公众话语都日渐以娱乐的方式出现,并成为一种文化精神。我们的政治、宗教、新闻、体育、教育和商业都心甘情愿地成为娱乐的附庸:毫无怨言,甚至无声无息,其结果是我们成了一个娱乐至死的物种”[3]6。这就严重夸大了新闻媒介的娱乐功能,降低了新闻媒介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