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杨维桢的诗歌创作看其儒道互补思想

作者:陈若雯; 刊名:现代语文(学术综合) 上传者:郭宇莲

【摘要】杨维桢是元末民初著名的文学家、思想家、书画家和戏曲家.其诗歌创作受儒道两家思想的影响较深,分别表现出儒家济世情怀和道家的自由超越精神.探讨儒道两家思想与杨维桢诗歌之间的关系,既能深入理解其诗的主旨内涵,又是研究元末明初文人思想的典型范例.

全文阅读

12 学研究 odern chineseM XIANDAI YUWEN 2017.10 文 从杨维桢的诗歌创作看其儒道互补思想 ○陈若雯 摘 要:杨维桢是元末民初著名的文学家、思想家、书画家和戏曲家。其诗歌创作受儒道两家思想的影响较深,分别表现出儒家济世情怀和道家的自由超越精神。探讨儒道两家思想与杨维桢诗歌之间的关系,既能深入理解其诗的主旨内涵,又是研究元末明初文人思想的典型范例。 关键词:杨维桢 诗歌 儒道互补 杨维桢(1296—1370),字廉夫,号铁崖、铁笛道人等,是元末明初的文坛领袖。他一生博学多才,在文学、经学、史学以及书法艺术上都造诣颇高。尤其是其古乐府诗的创作,融合汉魏六朝乐府诗及李白、杨维桢、李贺等众家之长,逐渐形成纵横奇诡、雄浑瑰丽的独特风格,被时人及后世人称之为“铁崖体”。清人顾嗣立这样评价杨维桢在元诗发展中的位置:“元诗之兴,始自遗山。中统、至元而后,时际承平,尽洗宋、金余习,则松雪为之倡。延祐、天历间,文章鼎盛,希踪大家,则虞、杨、范、揭为之最。至正改元,人才辈出,标新领异,则廉夫为之雄,而元诗之变极矣。”[1](P1975)可见“铁崖体”的出现打破了元代中期诗坛一味宗唐复古、“大概多模往局,少创新见”[2](P229)的局面,以鲜明的个性色彩、独特的写作视角、新奇的诗歌语言开启了元诗的新篇章,为元诗注入了新的活力。不仅如此,杨维桢的诗作中还体现出儒道思想对于元末明初文人的心灵及其作品的影响。在以往对杨维桢诗歌的研究中,学界将目光主要集中在对其诗学理论、诗歌题材、艺术风格的研究上,对诗人的思想涉及甚少,有少数学者谈到儒道两家的文艺思想对诗人创作的影响,认为杨维桢“创作思想深受儒家诗学观的影响,强调诗歌的教化功能,同时又强调诗歌本于情性,把诗歌的社会功用和审美功用统一起来”[3](P305),但这仅从文学理论的角度进行了考察,联系诗人所处的时代背景及个人经历,儒道思想在杨维桢的诗歌中却不仅仅体现在文艺思想上,诗人早年(即50岁之前)多以儒家思想为指导,诗歌中表现出明显的积极入世、渴望建功立业的心态,晚年无官可做,隐居于市,则多以道家思想为调适,作品中流露出超然通达兼具反抗的精神,文章将从儒道两家思想对杨维桢人生观、价值观所造成的直接影响着手,探讨其独特诗风和人格精神形成的原因。 一儒家思想是中国古代思想的主流,自董仲舒“独尊 儒术”以来便成为历代官方的统治思想。儒家思想突出人的社会属性,激发人的道德意识,鼓励人们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为人生追求。儒家思想在元代,主要以理学的形式传播,经过元朝历代儒士赵复、许衡等人的推广和努力之下,在元仁宗时期终于实现了理学的官学化,开科取士“非朱子之说者不用”。[4](P763)杨维桢自小就聪明好学,他曾系统地学习过《四书》《五经》,并以攻《春秋经》而进士及第,还著有《四书一贯录》《五经钤键》《春秋大议》等众多儒学专著。可见儒学是其立身治学的根本,而从杨维桢的诗歌中来看,他的儒家思想也表现在许多方面。 积极入世是儒家倡导的一种实现人生价值的直接途径。尤其对于掌握知识文化的文人来说,步入仕途是他们唯一的选择。孔子就是这种精神的实践者,他周游列国十余年,尽管四处碰壁,仍坚定不移,渴望有用于世:“我待沽者也。”(《论语•阳货》)“吾岂匏瓜也哉?焉能系而不食。”(《论语•阳货》)到孟子时更是疾呼:“如欲平天下,当今之世,舍我其谁也?”(《孟子•公孙丑》)。这种积极入世的思想也影响了杨维桢,他一生汲汲于仕途,从泰定四年(1327)考取进士,授天台县尹登上仕途后,无论官职大小一直尽职尽责,为民请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