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规制对中国制造业绿色全要素生产率的影响分析

作者:吕康娟;程余;范冰洁; 刊名:生态经济 上传者:汤正江

【摘要】运用DEA-Malmquist指数法对2001-2011年中国制造业28个分行业的绿色全要素生产率进行了核算,并进一步验证了环境规制与制造业绿色全要素生产率之间的关系.研究结果表明:技术进步是驱动中国制造业效率提升的核心力量,且环境技术效率普遍较低;环境规制是绿色全要素生产率增长的成因,目前中国环境规制强度是恰当的,实现了经济和环境效益的“双赢”,验证了“波特假说”在中国的存在性.

全文阅读

1引言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制造业发展一直保持着较为稳定的上升趋势,但中国经济总体上仍属于要素投入驱动的粗放型增长模式,大量的资源消耗和污染排放已逼近环境承载极限。国家发改委能源局公布,中国能源消费总量已经位居世界第二,约占世界总能源消费量的11%,但每吨标准煤的产出效率仅相当于日本的10.3%、欧盟的16.8%、美国的28.6%。与此同时,能源的巨大消耗引发了严重的环境污染问题,节能减排的目标对能源消耗大户制造业提出了巨大的要求,目前制造业这种“高投入、高消耗、高污染、低效率”的粗放式经济增长方式严重限制了中国可持续发展道路。因此,必须加快制造业的绿色转型。传统的全要素生产率仅仅考虑劳动、资本等生产要素的投入约束,这种对环境污染非合意产出的忽视扭曲了经济可持续性增长的绩效评价准则,不少学者开始尝试将环境因素约束关联到经济绩效评估问题上,F?re等[1]将环境约束因素融入到非参数生产前沿模型并对环境规制的机会成本进行了研究;陈诗一[2]采用超越对数分行业生产函数,估算了环境约束下的中国工业全要素生产率。环境规制作为社会性规制的一部分,是政府为保护环境对经济活动采取的一系列影响和约束行为。在传统的新古典经济理论中,环境规制会给经济带来沉重的负担,是政府施加给企业的额外成本,但波特[3]则指出有效的环境规制会引发和激励企业进行相关的技术与管理创新,从而提高企业生产效率和竞争优势,即著名的“波特假说”。此后,越来越多的学者研究证明了环境规制对行业发展的激励作用[4-5]。然而,对于“波特假说”的争论仍在继续,其中不乏一些学者认为环境规制对产业绩效具有不确定性影响[6],甚至是负面作用[7]。因此,在借鉴上述研究成果的基础上,本文做了如下工作:(1)利用SBM方向距离函数测度了20012011年28个制造业分行业考虑能源投入同时将工业三废视为“坏”产出的绿色全要素生产率;(2)系统分析了环境规制强度对绿色全要素生产率的影响,进一步检验了“波特假说”在中国的存在性,并给出相关建议。2绿色全要素生产率测算方法全要素生产率测算了生产过程中总产出与综合要素投入的比率,是总产出增长中扣除劳动力、资本及其他中间投入要素生产率后余下的部分,这部分生产率的提高来源于技术创新和效率改进两方面,反映了经济增长的质量[8]。在传统全要素生产率基础上,加入资源消耗这一投入要素,并将环境污染排放以合理方式纳入生产率核算框架中,进而得到的新的全要素生产率即为绿色全要素生产率。1982年,Caves等[9]将Malmquist指数首度运用于生产率变化的测算,此后F?re等[10]结合DEA理论刻画了相对效率的动态变化,并将Malmquist指数定义为:(1)式(1)中:(xt+1,yt+1)和(xt,yt)分别表示t+1时期和t时期的投入产出向量,和分别表示基于t时期和t+1时期生产技术所得出的距离函数,因此公式表达的含义为生产点(xt+1,yt+1)相对于(xt,yt)的生产率的变化,该值大于1表示生产率水平的提高,反之,则表示资源配置效率呈衰退趋势。上述公式可以进一步分解为技术进步变化指数(tech)和技术效率变化指数(effch):其中:tech主要反映生产前沿面的移动对生产率变化的贡献程度,它表明了技术进步或创新的程度,若tech>1,则表示生产技术有所进步,反之则意味着生产技术退步。effch测度在t期和t+1期中技术效率变化对生产率的贡献程度,又称作“追赶效应”,effch>1表示决策单元在t+1期与t+1期前沿面的距离相对于t期与t期的前沿面的距离较近,相对效率提高,反之相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