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人民为中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根本立场

作者:宋艳丽; 刊名:中共南京市委党校学报 上传者:廖静

【摘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根本立场.从逻辑维度看,人的本质的异化与复归是贯穿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逻辑主线;从历史维度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产生与发展始终坚持以人民为中心;从现实维度看,党的创新理论发展必须始终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

全文阅读

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提出“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重大命题。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这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根本立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作为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创新发展,要立足我国国情和我国发展实践,揭示新特点新规律,提炼和总结我国经济发展实践的规律性成果,把实践经验上升为系统化的经济学说,必须始终把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作为根本立场。一、逻辑承袭:人的本质的异化与复归是贯穿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逻辑主线与西方经济学以物或财富增长为主要关注点不同,马克思对于政治经济学研究是从人的本质出发的。通过对欧洲政治史的研究、对黑格尔法哲学的批判和费尔巴哈哲学的研读,马克思得出国家和法根源于市民社会的基本结论,并在恩格斯、赫斯等的影响下开始系统研究政治经济学,形成《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等重要文献。在《手稿》中,马克思对劳动的性质及作用进行了分析,重点论述了资本主义条件下劳动表现为奴役劳动者的异化劳动。他观察到,在资本主义社会中,“劳动所生产的对象,即劳动的产品,作为一种异己的存在物,作为不依赖于生产者的力量,同劳动相对立。劳动的产品是固定在某个对象中的、物化的劳动,这就是劳动的对象化。在国民经济的实际状况中,劳动的这种现实化表现为工人的非现实化,对象化表现为对象的丧失和被对象奴役,占有表现为异化、外化。”[1]马克思对经济理论的关注是从哲学逻辑的视角进行投射的,其政治经济学研究展现出清晰的人本主义逻辑:人的本质是自由的有意识的活动人的本质的现实异化人的本质的未来复归。马克思得到了第一个整体批判资产阶级经济学的构架,这就是经过赫斯改造过的人本主义哲学的经济异化批判逻辑,人本主义哲学话语在其政治经济学研究中得以确立并贯穿始终。此后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社会的政治经济学研究,皆力图从经济关系来透视人与人的关系。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围绕典型的现实经济范畴展开,批判了资本逻辑统治下人与物颠倒的资本主义社会关系,以图找到人类脱困的有效方法。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一版序言中明确提出:“我要在本书研究的,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以及和它相适应的生产关系和交换关系。”[2]通过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研究,揭示了物的社会运动下掩盖的人的社会关系。商品作为资本主义社会的最小细胞,以其与生俱来作为永恒范畴与历史范畴的内在矛盾,瓦解了前现代性社会经济体制,并形成一种新的、具有现代性特征的社会关系。“商品形式在人们面前把人们本身劳动的社会性质反映成劳动产品本身的物的性质,反映成这些物的天然的社会属性,从而把生产者同总劳动的社会关系反映成存在于生产者之外的物与物之间的社会关系。”[3]对商品的研究不在于说明商品本身,而意在说明商品中隐藏的不同于前现代性社会的新的人与人之间的依赖与支配关系。随着商品交换的不断发展,人类社会出现一种通约性的财富符号和权力代表货币,更深刻、更全面地遮蔽了人与人的社会关系。货币交换关系对人与人关系的双重遮蔽,掩盖了一个简单事实:人的劳动可以成为一种商品被买卖,人的自由可以被通约为一定量的货币符号。随着由对商品、货币的批判逐步推移至对资本的批判,资本世界以更加清晰的面目示人。资本以其无限增殖的本质属性,在推动生产力进步的同时,也以其独立性和个性取代了现实的人的独立性和个性,使人受到“抽象”的统治。马克思的深刻之处在于,他揭示了资本增殖的来源并非资本本身,而是作为一种一元抽象力识别系统之下的社会关系、作为一种权力对人的劳动的支配与占有。“只有当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的所有者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