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格尔“道德—伦理”哲学批判的批判

作者:章忠民;王树人; 刊名:学术研究 上传者:朱志鹏

【摘要】黑格尔通过对康德、费希特、亚当·斯密、弗格森等的批判,建构起其具有总体性、思辨性的“道德—伦理”哲学思想体系.但黑格尔的“道德—伦理”哲学也遭遇现代质疑,西方马克思主义的代表性人物,如哈贝马斯、吉登斯、阿多诺等,都对黑格尔“道德—伦理”哲学及其背后的辩证法体系进行了批判.西方马克思主义的批判,既突破了黑格尔在“道德—伦理”问题上的逻各斯中心主义,又把伦理道德问题的阐释引入技术化轨道.在这样的背景下,坚持以马克思主义的立场,对黑格尔“道德—伦理”哲学进行批判的批判,有助于今天重新认识和激发释放黑格尔“道德—伦理”哲学的现代价值,更好地在“道德—伦理”建设中坚持个体、社会和国家“三位一体”的有效路径.

全文阅读

进行黑格尔哲学研究,其“道德伦理”思想一直是学术界关注的焦点,也是走进黑格尔伦理道德哲学深处所难以绕开的话题。在黑格尔“道德伦理”哲学思想体系的批判性建构中,康德、费希特、弗格森、亚当斯密等为其提供了丰富的思想资源。但在现代性视域中,这一具有德国哲学神秘主义色彩的“道德伦理”哲学思想体系,受到哈贝马斯、吉登斯、阿多诺等西方现代思想家的拷问,他们要努力突破黑格尔在“道德伦理”问题上的逻各斯中心主义。因此,对黑格尔“道德伦理”哲学思想进行“批判的批判”,无疑具有鲜明的时代意义。而完成批判的批判,必须从西方现代思想烦嚣纷乱的理论“星丛”之中,实现向马克思主义批判立场的回归。一、黑格尔“道德伦理”哲学思想的批判性建构黑格尔的“道德伦理”哲学思想体系的建构,主要建基在对康德、费希特、亚当斯密、弗格森等人的伦理道德哲学的反思与批判的基地之上。当以“美与和谐”为主要特征的古希腊政治伦理随着城邦的解体永远尘封于历史而“往者不可追”时,如何走出中世纪的精神伦理结构,为人类更好地合乎理性地追求道德,过上伦理生活,提供具有现代性意味的哲学思考,是黑格尔那一时代的哲学家所面临的 “来者尤可谏”的共同时代任务。康德被认为是现代思想的“蓄水池”,其一生哲学活动的重大转变之一,就是从“批判时期”的“自然形而上学”的建构转向实践理性批判的“伦理形而上学”建构,[1]这无疑是一场伦理学领域“哥白尼式的革命”。在康德看来,意志可以为自己立法,人类分辨是非的能力是与生俱来的,这套自然法则就是普遍性的道德准则和道德律令,具有先验的约束力。费希特则是从人的道德本性和道德意志出发,分析伦理道德问题,认为道德意志是世界的本原,而道德的本质是由具有道德意志的“自我”所决定的,这就赋予了个体以道德的责任。亚当斯密的伦理道德思想主要体现在其《道德情操论》中,看到了“通往美德的道路和通往财富的道路二者的方向有时截然相反”,[2]通过将伦理思想与资本主义的经济现实相结合,努力解决个人的利己本性在追逐利益中受到道德约束的问题。弗格森作为18世纪苏格兰启蒙运动的主要思想家之一,其社会自发秩序思想认为社会进步是必然的、自发的,但不可避免会带来道德腐化等问题,而要建立“有教养的”和“文明开化的”社会,必须以“公民美德”作为基础。黑格尔对康德、费希特、亚当斯密、弗格森等思想批判的主要成就表现在三方面。一是对“道德”和“伦理”进行了明确的区分。黑格尔继承了康德的道德哲学思想,但同时也认为康德道德哲学具有任意性、偶然性,是一种没有确定性的道德学说,其最大的理论缺陷在于没有对“道德”和“伦理”进行有效区分。二是把伦理道德放在整个人类精神的发展史中进行考察。在黑格尔看来,康德、费希特等道德启蒙思想仍是一种主观的道德性,对此,黑格尔“不像(康德和费希特那样)通过诉诸个体道德生活的内在冲突来回应,也(不像马克思那样)向外诉诸社会革命来回应,想要通过理性使我们同世界达成和解”。[3]这个理性就是黑格尔所推崇的绝对精神。三是提出“市民社会”这一分析概念。黑格尔对弗格森“文明社会”(civilsociety)概念进行了继承与发展,在黑格尔哲学体系中被进一步演绎为“市民社会”,这也成为黑格尔在《法哲学原理》当中论述“伦理精神”三环节的一个核心范畴。黑格尔在《精神现象学》和《法哲学原理》等著作中,对“道德”和“伦理”的认识与区分,在这两部著作中前后也存在着一定的差异。如在《精神现象学》中,黑格尔认为,客观精神要经历伦理、法权教化、道德等不同的环节,“道德”处于高于“伦理”的地位。而在《法哲学原理》中,同样是客观精神,黑格尔却从客观精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