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用学视角下《我不是潘金莲》的隐喻研究

作者:邢玮; 刊名:佳木斯大学社会科学学报 上传者:杜洁珊

【摘要】语用学视角下的隐喻扩展了原本修辞学中给其的定义,具有相对的广泛性和包容性.隐喻的使用对于提升小说的语言的感染力,对于刻画人物形象、深化主题具有重要的意义.刘震云用其独具风格的语言来描述自己认知中的世界,让《我不是潘金莲》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同时也给隐喻提供了广阔的语用天地.

全文阅读

在修辞学中视角中,隐喻这一概念是一种辞格,一般指比喻中的暗喻,同时也是一种修饰话语的手段。认知语言学和语用学中的“隐喻”概念与其并不在一个层面上,语用学认为,隐喻是一种语用现象,是在特定语境中词汇意义的转移现象,即隐喻是用甲事物去理解或谈论乙事物。隐喻不仅是表达对世界感知的普遍的方式或手段,更是语言发展的一种重要方式或手段。作家刘震云在其长篇小说《我不是潘金莲》中,有意运用大量的隐喻,以达到表达上的特殊目的。本文将从修辞和语用两个层面,对该小说中存在的隐喻现象进行研究。一、修辞中的隐喻隐喻最初是作为一种辞格为大家所认识的,本意是将一事物转移到另一事物,后来逐渐从修辞手法发展到一种认知思维方式。我们这里讨论的隐喻,不仅仅局限于原本修辞学视角下的比喻,而是从语用视域下,探究小说《我不是潘金莲》的文本语言中运用的包含在“隐喻”范围内的修辞,如:比拟、比喻等。1.比喻隐喻是主体把一个原本为大家所熟知的,具体的概念域(始源域)影射到另一个陌生的、抽象的概念域(目标域)的过程。由此看来,修辞学中的比喻辞格就十分符合这一定义。小说《我不是潘金莲》中运用了大量的生动形象的比喻,如:例(1)老胡看到李雪莲,像苍蝇见了血,正在用刀割肉,忙放下肉,连刀都忘了放,掂着刀追了上来。例(2)比这些重要的是,从政是个迷魂阵,当了乡长,想当县长;当了县长,还相当市长和省长呢。例(1)中,作者运用比喻把老胡看到李雪莲的贪婪状态写得惟妙惟肖,把老胡比作苍蝇,用苍蝇见了血之后的激动的状态比喻老胡的好色。用这个比喻,可以更加生动形象地写出人物的动作甚至心理状态,给读者以深刻的感受,让读者从简单的一句话中就可以看出人物的猥琐好色的性格特征。例(2)中,刘震云把官场比作迷魂阵,把原本抽象的职业用人们相对熟知的事物来形容,让读者能更好地把握官场对官员的诱惑性,也能从侧面反映出官员的追名逐利的心理状态,把权力地位对官员的诱惑,以及官员自身在官场的逐渐迷失描绘的生动形象。2.比拟莱考夫和约翰逊在《我们赖以生存的隐喻》中提出认知隐喻理论,指出隐喻是从一个具体的概念域(即源域)到一个抽象的概念域(即靶域)的系统映射。因此从认知隐喻观的角度来看,比拟辞格可以被看做一种隐喻,它能让我们用熟知的具体概念去感知陌生抽象的事物,将人或物的各种属性映射到客体上,并使之拥有人或物的特质,让小说表达更加生动形象,在小说《我不是潘金莲》中,运用到的比拟隐喻可以让客观事物生动形象,并充分地表达出作家的主观感情,进一步加深读者对文本的理解。例(4)二十年过去,这小学生算术本已皮开肉绽,脏得像一块破抹布。例(3)中,赖小毛把自己拟作露水,如果李雪莲不合作,他的仕途将会终结于此。生动形象地表现出身为一镇之长的无力之感和身不由己。作家将人物化,有意使隐喻本体的“人”所表现出的特性和读者现实经验形成了强烈的反差,以达到陌生化的效果,使语言表达更加生动形象。例(4)中,作家运用比拟把算术本的破旧状态写得活灵活现,把本子的损坏,写成生命体残破不堪、“皮开肉绽”的状态,使其残破的特征更加形象化和立体化,加深读者对其的具体感官,同时也从侧面刻画出这个账本历时悠久。上述可见,隐喻可以使原本两个不同意义领域里的词依靠其相似性建立起联系。作家通过比喻和比拟使原本熟悉的事物逐渐摆脱原本的固有定式,让读者对其进行重新思考以达到更好的表达效果,这些修辞手法是刘震云小说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二、语用中的隐喻刘震云的作品一直有很大的受众群体,并被多次改编成电影等大众传媒,已经具备了成为“大众文学”的资质,这表明作者在他的小说创作中,存在着一些容易跨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