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本位与中国马克思主义文学批评实践观 的理论形成

作者:吴亚南; 刊名:韩山师范学院学报 上传者:王洁辉

【摘要】中国马克思主义文学批评和马克思文学批评在本体论意义上没有表现出实质上的不同,它们都是实践唯物主义视野下的文学批评形态.但是与西方的社会历史阶段不同,对中国马克思主义文学批评的理解,应该放在中国近现代摆脱民族压迫、建立现代富强民主的民族国家的这个大的时代背景来体认.中国特殊的国情和文化语境,使得中国马克思主义文学批评在具体的历史演进中先后呈现出启蒙实践观、人民本位实践观等独特的历史形态,这种独特的历史形态和话语实践特征,内在地表现出中国形态的马克思主义文学批评实践观的本质内涵.

全文阅读

实践作为一个宏观的范畴,需要放在具体的理论框架、历史语境中去阐释。在分析马克思或者马克思主义的文学批评实践观内涵时,需要联系马克思的经济基础/上层建筑、社会存在/意识形态、资本现代性等理论加以定位并理解。同样,对中国马克思主义文学批评实践观的研究,也应该放在具体的历史发展过程、理论结构中来进行。中国马克思主义文学批评,在其历史发展中继承了马克思主义批评的实践品格,表现出强烈的实践意识,这种实践意识构成中国马克思主义文学批评的一个基本特征。中国马克思主义文学批评和马克思文学批评在本体论意义上没有表现出实质上的不同,它们都是实践唯物主义视野下的文学批评形态,然而这并不意味着中国马克思主义文学批评在发展中没有自身的本质特性,没有自身的研究对象、基本问题和研究方法。如果马克思对文学批评的价值认识,是体现在未来的共产主义社会关于人的全面解放的理想远景与资本主义第一次工业革命的世界生产及其社会后果的近景关系之中的,那么对中国马克思主义文学批评的理解,就应该放在中国近现代摆脱民族压迫、建立现代富强民主的民族国家的这个大的时代背景来体认。中国特殊的历史国情和文化语境,使得中国马克思主义文学批评在具体的历史演进中先后呈现出启蒙实践观、人民本位实践观等独特的历史形态,这种独特的历史形态和理论话语的实践特征,内在地表现出中国形态的马克思主义文学批评实践观的本质内涵。一、启蒙型实践观:五四时期中国马克思主义文学批评实践思想的萌生从鸦片战争开始,中国现代知识分子就逐渐认识到,要建设西方现代意义上的富强民族国家,就迫切需要用现代社会意识改造传统民众观念,以凝聚群体民众的力量,而文学小说是对广大民众进行现代精神启蒙教育的适合中介。早在1902年,梁启超在《论小说与群治之关系》中就认为,“欲新一国之民,不可不先新一国之小说”,“欲新政治,必新小说”。[1]可以说,康有为、严复、梁启超、黄遵宪等维新派人士所倡导的“小说界革命”、“诗界革命”等文体革新运动,极大地推动了当时政治改良运动的开展,也一定程度上起到了开启民智、鼓舞民心的作用。但是整体上看,梁启超所说的文学具有“支配人道”的四种力量“熏”、“浸”、“刺”、“提”,仍然是在古典文化传统的理论框架中提出来的文学批评观念,在范式的意义上,这些批评观念远没有达到马克思主义批评所提供的政治、意识形态、阶级、经济基础/上层建筑等理论观点所具有的现实针对性和解释现代世界的有效性。可以说,在旧的文学及批评观念下,文学最终仍然是远离广大民众的小圈子,文学的创作、欣赏、接受基本上还是少数人享有的权利。在这种局面下,文学活动自然也就无法整合广大民众力量,以达到开启民心、鼓舞民志、改造社会的实践目的。新的时代现实迫切需要一种能够促使民族意识觉醒、调动群众集体力量的实践形态的现代文学及其批评观念,以配合社会变革的实践要求。马克思主义文学批评在理论上鲜明的科学意识和在实践上介入社会变革的意识形态价值诉求在整体上顺应了历史的要求。而中国儒家文化传统中存在的民本思想、经世致用精神、“文以载道”思想以及知行统一观,与马克思主义文学批评的实践精神也存在理论上的契合性。在这种情况下,具有强烈实践意识的马克思主义文学批评受到了当时中国一些知识分子的关注。陈独秀是五四思想启蒙运动的重要领导者,也是中国最早的马克思主义者之一,他于1917年2月在《新青年》杂志上发表《文学革命论》,主张打倒旧的文学,建设平易抒情的国民文学、新鲜立诚的写实文学、明了通俗的社会文学。[2]172他的这篇文章是五四思想启蒙运动的纲领性文献,对当时的新文学运动起到重要的推动作用。如果将他的这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