扳机日血清孕酮升高在不同卵巢反应人群中与优胚率的相关性分析

作者:曹颖;刘娇;张云山; 刊名:天津医科大学学报 上传者:程雪玲

【摘要】目的:探讨在促性腺激素释放激素激动剂(GnRH-a)长方案的体外受精(IVF)周期中,人绒毛膜促性腺激素(hCG)扳机日血清孕酮水平在不同卵巢反应人群中与优胚率的关系。方法:回顾性分析纳入研究的5 097例患者,并根据卵巢反应性分成卵巢正常反应组和卵巢高反应组。每组均采用单因素线性回归分析与优胚率有关的参数,选择有统计学意义的因素进一步多因素线性回归分析,计算各参数的相关系数及95%置信区间。将孕酮水平以固定间隔分组,利用非参数检验比较组间优胚率的差异。结果:年龄、体质量指数(BMI)、不孕时间等与优胚率无关(P>0.05),而促性腺激素(Gn)用量、扳机日血清孕酮值和受精率与优胚率相关(P<0.01)。卵巢正常反应组和卵巢高反应组优胚率显著下降时的血清孕酮阈值浓度分别为1.5、1.8 ng/mL。结论:hCG扳机日孕酮升高对优胚率有不利影响,且血清孕酮阈值与卵巢反应性有关。

全文阅读

在使用GnRH类似物之前,控制性卵巢刺激(COS)的晚卵泡期经常出现早发性黄体生成素(LH)峰,以致孕酮(P)过早升高,这种现象称之为“过早黄素化”(premature luteinization,PL)[1]。随着GnRH-a和GnRH拮抗剂(GnRH-A)的应用,其对垂体的抑制作用显著降低了PL的发生[2]。然而,尽管在COS过程中使用GnRH类似物,晚卵泡期孕酮仍然升高,发生率为38%[3-4]。不同于PL,血清孕酮提早升高(premature progesterone rise,PPR)是指在IVF周期不存在LH升高的情况下,孕酮在hCG扳机日升高[5]。COS过程中卵泡期PPR的发生机制及其对辅助生殖技术(ART)结局的影响是研究的热点问题[6-7]。胚胎的成功植入需要容受性子宫内膜和同步发育的囊胚期胚胎[8]。当晚卵泡期血清孕酮升高时,新鲜周期移植的胚胎种植率和妊娠率均显著降低[7,9]。这种现象的原因仍存在争议:胚胎的发育潜能低下、子宫内膜的容受性下降[10]。许多研究报道了孕酮升高对新鲜周期子宫内膜环境有不利影响[11-14]。相反,大多数现有文献都没有提出孕酮升高对胚胎的质量和潜能有任何有害影响[5,15-16]。于是,本研究试图通过大样本回顾性分析,研究孕酮升高对胚胎质量的影响。1资料与方法1.1研究对象回顾性分析2012年1月-2018年4月在天津市中心妇产科医院接受IVF-EF治疗的不孕症患者。纳入标准:常规GnRH-a长方案,hCG扳机日抽血检测血清孕酮值,取卵后第3天至少有一个2PN来源的胚胎。排除标准:年龄>40,胚胎植入前遗传学诊断(PGD),卵巢低反应(获卵数<4个)[17],因男方因素不孕而行ICSI的夫妇。根据获卵数是否超过15个分为卵巢高反应组和卵巢正常反应组。1.2研究方法1.2.1控制性卵巢刺激方案所有患者均在月经第2~3天抽查性激素及阴道B超数窦卵泡数(AFC),了解卵巢储备功能。于月经第21天行阴道B超,确认卵巢和子宫状态正常,随即开始降调节。通过注射GnRH-a(达必佳,0.1 mg/支,辉凌制药,德国)0.05 mg每日1次抑制垂体功能,用药10 d后抽查血LH、E2及阴道B超。月经第3~5天,当患者达到降调节标准后,根据患者体质量指数(BMI)、卵巢储备等情况开始给予促性腺激素(Gn)150~300 U促排。Gn采用注射用重组人促卵泡激素(果纳芬,75 IU,默克,美国)和/或重组促卵泡素β注射液(普丽康,100 IU,欧加农,荷兰)和/或注射用尿促卵泡素(丽申宝,75 IU,珠海丽珠,中国)。用药5天后,根据卵巢反应调整Gn用量。当两个优势卵泡达到平均直径18 mm时,给予hCG 4 000-10 000 U(珠海丽珠)扳机以诱发排卵。在扳机后34~36 h经阴道超声引导下穿刺取卵。1.2.2血清性激素水平测定收集月经第2~3天和扳机日的血液样本,采用法国VIDAS全自动荧光免疫分析仪测量血清FSH、P和E2水平。1.2.3体外受精-胚胎培养在禁欲3~5 d后通过手淫将精液收集在无菌容器中,然后在37℃环境中存放30 min。液化后,根据世界卫生组织标准[18]分析样本的精子浓度、活力和形态,并采用单层密度梯度法或上游法处理精液。将卵母细胞在G-IVF培养基(Vitrolife)中温育并在取卵后3~4 h受精,受精方式取决于男方精液情况或既往受精情况选择IVF或ICSI。受精后16~18 h观察受精情况,正常受精被定义为具有两个原核(2PN)的受精卵。然后,受精卵在G1培养基中连续培养。取卵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