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图书馆阅读推广活动社群建设管窥——以华南师范大学为例

作者:谭璟昱; 刊名:图书馆学刊 上传者:刘尚仑

【摘要】图书馆阅读推广活动日渐丰富。为更好地了解读者需求,将不同类型的读者加以区分,并分别建立相应的读者社群,可以有针对性、定向地组织宣传活动,提升读者对图书馆活动的黏性。首先分析了社群的概念与社群建设的意义,并基于问卷调查和访谈分析了华南师范大学图书馆的读者需求,从而对当下图书馆社群建设提出建议。

全文阅读

1研究背景与意义近些年来,全国各地高校图书馆不断进行空间再造,提升阅读推广活动的数量与质量,以便更好地营造读者阅读、学习的氛围,打造优质的文化传播、思想交流的环境。范并思教授认为,在近二十多年的图书馆事业的发展中,阅读推广成为图书馆的主流业务之一,对于阅读推广的研究正在形成新的图书馆学理论领域[1]。因此,以提升高校师生阅读素养、建设高校书香文化氛围为目标,举办相应的阅读推广活动应是高校图书馆人的职责所在。图书馆阅读推广活动首先要解决用户定位的问题,找到真正的活动目标群体,要了解往期参与类似活动人员的用户特征是什么,同时要结合自身资源建设、学校学科分布、人才培养理念确定图书馆可以提供的服务类型。在此基础上,将读者划分为不同功能需求的社群,针对不同的社群设计不同的活动与服务,以培养读者对于图书馆阅读推广活动的黏性。如此一来,阅读推广活动才能得到进一步传播,并获得更好的效果。在品牌营销中建设社群是常见的手法,已有比较完善和成功的案例。在阅读推广领域,一些出版机构、社会读书组织,凭借他们的商业嗅觉与社会资源,将阅读推广做得有声有色。如三川玲的“童书妈妈读书会”,线上通过对儿童的年龄进行分级图书推荐,线下举办每次规模为20组家庭的读书会[2],形成了良好的社群氛围。根据Fister的调查显示,参与阅读社群有助于了解人们在生活方式与思考方式上的多样性与差异性,提升阅读时的批判思维能力,增进人们在公共领域和私人领域的自我反思与成长[3]。由此可见,好的社群能进一步提升阅读推广的成效。图书馆可以适当借用商业领域的社群建设思维,从读者需求入手,做好图书馆阅读推广活动的社群建设。2社群的概念与新媒体时代的社群建设“社群”一词的英语词汇“Community”源于古法语中指称伙伴关系或者有组织社会的“Comu-nete”,而后者更是从拉丁语中专指共同持有东西的词汇“Communitas”延伸而来[4]。在社会学中对于社群的内涵曾有很大的争议,社会学家也尚未对社群的定义达成共识。James认为,社群是客观上相互联系的团体或网络,它能够产生相对持久的社会关系,同时除了超越家庭关系之外,还能够关联出社会身份和社会实践的重要事项[5]。Tracy认为,社群是具有相同爱好或者共同目标的人聚集在一起,彼此认同而形成的[6]。社群中的成员对彼此有认同感,对社群有归属感,对社群活动有参与感,一般互动频率越高,社群越健康。互动性即社交性,是社群的基本特征。朱贻庭在《伦理学词典》中定义社群是具有某种共同价值、目标、规范的社会群体[7]。发达社群的存在可以满足其不同的生活目标、理想追求和情趣取向的需要,并且通过交往活动与他人形成广泛的社会联系,使社会参与的要求得以实现。互联网的出现让很多概念的外延得到了扩展。社群不再受地域的限制,人们可以通过不同媒介的虚拟社群交换信息、共享知识、分享兴趣。常见的虚拟社群平台有贴吧、主题论坛、博客、微博、豆瓣和微信等。血缘与地缘不再是社群形成的必要条件,价值契合与情感共鸣成为社群参与者之间的纽带。吴国威认为,随着移动网络及社交媒体的快速发展,受众群体不断被解体、分化,个体的鲜明个性也会渐渐反映到群体特征上;在虚拟社群中,成员具有聚合度高、交流效率高和行动趋同等特征[8]。程志超认为,为了激励用户的参与感,虚拟社群一般会通过线上线下活动将成员间的虚拟关系转化为真实关系,将已有的弱关系转化为强关系[9]。社群运营者应该建立社群成员间良好的互动模式,利用各种交流工具并开设主题以加强成员间的互动关系。对于读者来说,社群的存在也是其满足求知、社交需要的渠道。现已有一些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