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国际史学派”与美国外交史研究的国际化

作者:曲升; 刊名:聊城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佘雪锋

【摘要】"哈佛国际史学派"奠基于20世纪20年代,至今已历四代学人,前赴后继,推陈出新,不仅实现了自身国际史研究从现实主义取径到文化主义取径的转变,而且开拓了跨国史、"共享的历史"、"国家品牌"建构等新的研究领域和概念框架,深刻推动和引领了国际史的发展以及整个美国外交史学乃至史学研究的范式转换,堪称美国外交史学国际化转向的源头活水。具有深厚而复杂的跨国文化背景和跨文化理解能力,是他们共通的精神气质和学术品格。

全文阅读

20世纪70年代以来,美国外交史学界兴起了一场“国际化”浪潮,其核心主张是希望实现从传统的以国家为中心的“外交史”到“去国家化”的“国际史”的转向。时至今日,这一浪潮的声势依然有增无减,国际史取向进一步发展出“跨国史”范畴,极大地改变了美国外交史研究的面貌。关于美国外交史研究国际史转向的发生,学者们一般认为该潮流发端于20世纪80年代,是70年代以来新一轮全球化客观现实在学术上的一种反应,并强调入江昭(Akira Iriye)、韩德(Michael Hunt)和加迪斯(John LewisGaddis)等当代外交史学大家倡导所起的巨大推动作用。(1)其实,美国外交史学国际史转向的源头可以追溯到更早的历史时期,并主要与哈佛大学历史学家群体密切联系在一起。韩德因此而把他们称为国际史学家群体中的“哈佛派”(the Harvard group)。(2)哈佛国际史学派由阿奇博尔德·C.柯立芝(Archibald CaryCoolidge)奠基于20世纪20年代,威廉·L.兰格(William L. Langer)和塞缪尔·F.比米斯(Samuel F.Bemis)开创,并成为第一代的代表性人物;费正清(John K. Fairbank)和欧内斯特·R.梅(Ernest R.May)为第二代“掌门”,他们在战后五六十年代进一步拓展了国际史之路,并培养出了包括布拉德福·珀金斯(Bradford Perkins)、入江昭(Akira Iriye)、查尔斯·S.梅尔(Charles S. Maier)等在内的一大批年轻史学家,被费正清称为“天才史学家”。以入江昭为代表的第三代哈佛国际史学派崛起于70年代,不仅把美国外交史学真正引向了国际化之路,并更进一步,提出了“跨国史”取向,成为美国外交史研究国际化进程中的一股清流活水。本文采取“白描”手法,粗略勾勒哈佛国际史学派的发展轨迹,归纳主要代表人物的学术贡献,以期揭示该学派史家共通的精神气质和学术品格。(1)[美]弗兰克·宁科维奇:《范式失落:文化转向和美国外交史的全球化》,《冷战国际史研究》(第2辑),北京:世界知识出版社,2006年;王立新:《试析全球化背景下美国外交史研究的国际化和文化转向》,《美国研究》2008年第1期;王晓德:《全球视野下的新外交史学在美国的兴起》,《世界历史》2014年第4期。(2) Michael Hunt,“The Long Crisis in Diplomatic History:Coming to Closure,” in Michael J. Hogan ed., America in the World:The Historiography of American Foreign Relations since 1941,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5, p. 113.(1)阿奇博尔德·柯立芝的生平概况见http://oasis.lib.harvard.edu/oasis/deliver/~hua09004(2) William L. Langer, The Diplomacy of Imperialism, 1890-1902, 2 vols, New York:Alfred A. Knop, 1935.(3) Akira Iriye, Global and Transnational History:The Past, Present, and Future, Basingstoke and New York:Palgrave Macmil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