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论马克思的实践概念——基于《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的研读

作者:秦明;何家兴; 刊名:大连大学学报 上传者:乔毅

【摘要】以马克思主义的经典著作《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对实践的理解为切入点,在分析旧哲学对实践诠释的基础上,提出马克思实践观的根本旨要以及现实意义。

全文阅读

1845年春,马克思布鲁塞尔撰写的笔记——《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简称《提纲》)篇幅极短,共十一条,每条一句话或一段话。然而,正是这篇短文在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式的重要意义。恩格斯称其为“包含着新世界观的天才萌芽的第一个文件。”[1]208所谓新世界新在哪里?关键在于“实践”。《提纲》最后一条写道:“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试问如何改变世界,其关键还是在于“实践”。显然,无论是作为世界观的马克思主义还是作为方法论的马克思主义,其关键都在于“实践”。此外,《提纲》阐述了马克思关于人及人类社会的本质,其根本性质恰恰也属于实践。可见,《提纲》在根本上确立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核心概念,即实践。反过来,我们也可以说,实践,作为一个哲学概念,在马克思那里获得了核心地位。同样地,这也可以说马克思以实践为核心概念重组其他概念从而建构自己的哲学体系。一、旧哲学对实践的诠释在哲学史上,对实践的诠释发端于古代哲人在生活世界中对生活实践的关注与反思。在马克思主义产生以前,旧哲学对实践的理解主要包括三种维度:实践是一种道德行为和政治活动;实践是一种精神活动;实践是人的现实、感性活动。苏格拉底“第一个把哲学从天上拉了回来,引入城邦甚至家庭之中,使之考虑生活和道德、善与恶的问题”。[2]由此,哲学开始关照生活,探讨道德问题,区分善与恶等等。苏格拉底又说:“只要一息尚存,我将永不停止哲学的实践。”这里的“实践”主要指道德修养和道德实践。可见,在苏格拉底看来,实践正是哲学关照的具体内容。亚里士多德也探讨实践,并且奠定了西方实践哲学的基础。在亚里士多德的哲学体系中,哲学可以囊括一切科学,既括括理论科学,也包括实践科学以及艺术科学,其中的实践科学既包含指导个人实践的伦理学又包括指导公共实践的政治学。亚里士多德强调:“思辨的、理论的思考则不是实践的,它只有真与假而不造成善与恶。追求真理是一切思考的功用,而实践思考的真理要和正确的欲望相一致。”[3]尽管亚里士多德对实践的理解比较宽泛,但他更倾向于把实践看作是一种目的性行为,是一种以自身为目的的行为,它是自足的,又是合理的,并趋向于美德与至善,也即是人类学和伦理学意义上的实践。康德则更为明确地提出“实践理性”具有行动的能力,它通过规范人的意志从而支配人的道德活动,最终实现自由自觉的道德行为,并因此而使人达到自由的境界。可见,在康德那里,实践理性与自由相关,真正的自由并非随心所欲,而是在实践理性规范下的自觉自为,而这种自觉自为正是最高的善。所以,康德的“实践”仍没有脱离道德的范畴。实践是一种精神活动,这是唯心主义者对实践的一种理解。如中国古代哲学家王阳明主张“知行合一”,这是一种唯心主义的知行合一观,认为“意念发动处便是行了”,这是把行归于知,把物质的实践消融于主观的精神。黑格尔虽然把实践理解为属人的创造性活动,但他把实践看作是“绝对观念”自我运动的一个环节。在他看来,不是通过实践获得逻辑概念,而是逻辑概念通过人们的实践来实现自己。从根本上说,黑格尔的实践观仍然是一种精神性的实践活动。可见,强调实践的精神性是唯心主义哲学家的核心观点之一,他们看到了实践的属人特性,但割裂了实践的物质客观性。实践是人的现实、感性活动。这是旧唯物主义对实践的理解,显然,旧唯物主义看到了唯心主义对实践理解的错误,也看到了实践物质性的一面,但他们还是不能把两者结合起来理解实践。他们只把实践看成是生物性的适应环境的活动。尽管费尔巴哈把实践和生活相联系,并富有启发性地认为“理论所不能解决的那些疑难,实践会给你解决。”但他仍然只能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