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机器人的刑事责任认定问题研究

作者:黄伟庆; 刊名:开封教育学院学报 上传者:武华字

【摘要】互联网、大数据等信息科技迅猛发展将人类社会逐渐带入智能化时代,人工智能机器人是智能化时代的一个必然产物。在人工智能的第三次发展浪潮中,人工智能机器人的未来发展势必将引发相应的法律变革。尤其是强人工智能条件下,当人工智能机器人达到人类甚至超越人类辨认和控制能力的水平时,如何对其实施犯罪行为进行刑事责任的认定并建立和完善相关刑法规制进行提前预防是刑法学界不得不考虑的重大议题。

全文阅读

在日常应用中,人工智能机器人通过后天的自主学习与积累,能够达到人类甚至超越人类辨认和控制能力的水平。此时,当人工智能机器人产生犯罪意图并实施犯罪行为造成一定危害结果时,是否应当依据刑法规定将其作为刑事责任主体,进而确认智能机器人的刑事责任主体地位,这越来越成为刑法学界不得不关注的问题。一、人工智能机器人能否成为刑事责任主体由于程序的设计和编制,智能机器人具备一定的辨认和控制能力,但与自然人相比,智能机器人仍然不具有生命这一根本生物特征。同时,从马克思主义刑法学观点来看,智能机器人在本源上是基于服务于人类的目的而产生的,不具备哲学意义上的自由意志[1]。尽管如此,由于程序设计的原因,智能机器人通过深度学习完全能够产生超越人类原来设计和编制的程序的独立意识和意志。笔者认为,智能机器人对其实施的触犯刑法的活动是否承担刑事责任,应根据其具体的行为范围的不同而有所区别。“智能机器人实施严重危害社会的行为可分为两种:在程序设计和编制范围内与在程序设计和编制外。”[1]智能机器人在设计者预先设计的编程范围内的行为体现的是研发设计人员即人的意志,此时,智能机器人作出的一系列行为都是基于预设程序,其本身不存在主观意志支配。当智能机器人实施严重危害社会的犯罪行为时,其本质上实现的是直接使用者或研发人员的犯罪意图,这时的智能机器人其实是作为一种工具在发挥作用,就如同故意杀人时使用的菜刀、绑架人质时使用的捆绳等,其本身没有应当承担刑事责任的苛责性,需要承担刑事责任的是利用该智能机器人进行犯罪的直接适用者或研发人员。而在设计和编制程序范围外实施行为时,智能机器人需要承担刑事责任。此时智能机器人的行为实现的是自主意志而非他人意志,可以成为刑事责任主体。并且,智能机器人不断通过后天的学习人类社会的日常规则而建立一种与人类相类似的思维模式,诸如对自身行为的认知以及对社会评价的感知。当智能机器人实施刑法所规定的犯罪行为时,其主观恶性以及对自身行为社会危害性的认知与人类并无本质上的区别,对智能机器人科处刑罚符合刑罚的目的,且有利于降低社会治理成本。二、信息时代人工智能机器人犯罪的刑事可罚性分析然而,此时有一个问题需要探讨一下,即对智能机器人科以刑事处罚究竟有没有意义?在我国的刑罚体系中,刑罚针对的对象分为自然人和单位两类,自然人主体是我国刑法中最基本、具有普遍意义的犯罪主体,相较而言,单位作为刑罚处罚对象属于特殊情形。刑罚的目的是预防犯罪,即通过对犯罪分子适用刑罚,惩罚改造犯罪分子,预防他们重新犯罪,同时威慑、儆戒潜在的犯罪分子,防止他们犯罪。由于人具有思想和意识能力,所以,通过对犯罪的人进行刑事处罚,能够达到上述目的,其基础是人具有思想意识,他们有人身、财产等观念,同时他们具有血肉之躯,具有生命,有喜怒哀惧等感情表达和心理状态,能够感知法律对其产生负面评价,也能对受到的限制人身自由、剥夺财产权利甚至是剥夺生命有着清醒的认知。但是,对于智能机器人而言,它们不具备生命,这是与自然人相比一个重大区别。人具有生命,基于此,他们会感受到生命的珍贵,进而珍爱自己的人生,理想追求随之出现,他们会担心外界的不利因素对他们产生负面的影响,刑罚就是一个极其严重的负面因素,所以他们会害怕受到刑事处罚,并在受罚后会担心再犯而改过自新,同时,当人们看到他人受罚后也会引以为戒,而智能机器人没有生命这一根本要素,那基于此衍生出的其他种种还会存在吗?针对这一问题,笔者尝试作以下分析:智能机器人没有生命,但并不代表其不会产生意识和思想,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程序设计及编制的细化可以使得智能机器人通过后天的深度学习而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