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论的发展逻辑及现实推进

作者:宋翠玉; 刊名:学术探索 上传者:张强

【摘要】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论是马克思及马克思主义者关于意识形态的整体学说,它本质上规定意识形态是人类理性思维发展的产物,是对社会基础的能动反映,是政治实践的旗帜,是阶级政党的理论武器。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论体现了在批判中建构新社会,在革命中唤醒无产阶级主体意识,在教化中培育出政治认同,在政治信仰中聚合社会力量的内在发展逻辑。新时代进一步推进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论发展,要充分发挥马克思主义对执政党建设的功能,合理把控公共价值和个人政治追求的空间,有效衔接政治政策和政治理想之间的张力,科学论证意识形态政治性和知识性的关系,努力提升意识形态生产和外部灌输的效能。

全文阅读

近年来,意识形态成为国内学界持续关注的热点问题,学者从各维度、多层面展开研究。事实上,意识形态概念存续多年,被赋予不同内涵,这些内涵甚至相互矛盾,但即便是互相冲突的解释之间也或隐或显的存有共通意义,正如学者追问“有无贯穿于各种概念之中的相对恒定或者本质性的质料或者内在的精神实质”,[1]这一恒定或本质规定是它们采用“意识形态”同一称谓的关键。特拉西最早构筑意识形态学,是把它作为所有学科的科学基础,希冀以科学观念力量提供合理的历史发展样态,隐含着对他所处时代宗教神学制度的批判,“在它的最初意义上,意识形态这个概念是积极的,进步的”。[2]马克思开辟了研究意识形态的新路径,对他的意识形态思想,不能仅仅按照意识形态概念在场的论述,更重要的是放到整个思想体系中去分析,作为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观确立的重要批判对象去研究,既要考察意识形态出场的实践环境,又要联结前后形成的学术脉络。马克思意识形态论的重要价值在于揭示出抽象观念与具体现实之间的真实关系,唤醒人们对现实的关照和革新,把意识形态论引入现存境域,明晰意识形态改造世界的政治思想体系,和面向实践的重要品格。 一、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论的本质规定和主要特点 不同时代面对主要课题的转换必然导致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论的重点有所不同,但核心所指却不能根据个别论断而有所偏移。从结构层面分析,意识形态包含内核和辐射区两部分,内核是意识形态的本质规定,是具体效用,辐射区是发展演变的内容,是边际效用。对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功能论的研究,要明确其本质规定和主要特点。 (一)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论的本质规定 1.意识形态是人类理性思维发展的产物 人类发展历程是物质发展和思维发展的有机统一。随着知识累积,理性意识觉醒,人们开始关注迷乱社会表象之间的必然联结和偶然现象背后的内在本质,对历史发展的描述不再是零散、神秘和不可知的,而是可以探求出社会发展过程中的规律性,即对于人的理智而言,“充满社会关系的世界不再是不可了解的或命定的,相反,社会的某些关系都是潜在的可以预见的”。[3]黑格尔说,这将是一个“用头脑思考”的时代,即观念创造历史的时代,他把绝对理念置于决定性地位,致使他走向唯心主义,但他的理论体系中所蕴含的堪称完美的逻辑论证充分体现出人的理性思维发展程度,人的思想力量成为历史发展的主导者。意识形态学正是在这一背景中提出来的,它的提出意味着人们对中世纪乃至古代哲学进行全面的审判,对统治思想和统治秩序有了整体性反思,对社会制度存在的合理性进行论证,它试图借助理性认知的力量,构筑出一个完善的社会生存样态。马克思的意识形态论也是在对前人思想的理性反思中形成的,他把理性主义引导到唯物辩证法方向,他的理性思维更为彻底,对自然存在、人类社会、历史发展规律进行深入细致的思考,列宁把马克思主义称为科学的意识形态,正是从他的理论内容与客观发展相吻合角度论证的。意识形态和知识、理性紧密相关,是理性思维发展到新阶段的产物,同样,现代社会主义意识也只有在知识的基础上不断推进理性意识的提升,才能不断走向科学。 2.意识形态是对社会基础的能动反映 意识形态作为理性思维发展的产物,是立足特定基础有着重要指向的理论学说。一方面,它要充分考量物质生产力水平,人的思维发展现状和整体素质等现有条件;另一方面它反映了建构主体的政治立场和价值立场,以实现特定需要为目的,而主体需要根本上也是社会现实的产物,如果过于强调建构主体的主观意志和强烈愿望就会陷入唯意志主义陷阱。马克思论述意识形态的虚假性和欺骗性,并不是指纯粹认知意义上的虚幻,而是指其认知对象本身就是虚假的。列宁指出“思想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