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词英译中意象翻译策略探讨

作者:韩春晖;李佳颖; 刊名:南方论刊 上传者:戚航

【摘要】本文主要针对古诗词英译中意象翻译策略进行探讨,先阐述和分析了诗词意象的翻译原则,然后重点对古诗词英译中意象翻译策略进行了论述,主要包括直译保留原意象、直译加注意象、替换对应意象以及省略原文意象等,将诗词中的意象向译语读者进行有效的传递,并通过借助不同的英译方式,让汉语古诗词的韵味和内涵得以淋漓尽致地显现,进而使外国读者充分感受到古诗词的魅力。

全文阅读

意象是对诗人主观情感的承载,对于汉语诗词来说,诗人主要通过意象来将诗的意蕴充分发挥出来。通过意象的应用,可以不断提高诗词的优美程度,打造良好的意境,而且在意象中,还涵盖着诗人自己的思想情感,确保意象高度的形象性和生动性,将诗词的内涵进行丰富化。在汉语古诗词名句的英译中,意象翻译的选择,是汉语文化传播的重要影响因素之一。在翻译古诗词中,旨在将中华文化的古诗词韵味充分展现出来,确保国外读者对古诗词的特点和思想内容等进行充分了解,进而加深对中国文化的理解和记忆。一、诗词意象的翻译原则一般来说,在翻译古诗词过程中,必须要将原诗中的“意美”、“形美”、“音美”等充分展现出来,其中,“意美”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汉语和英语两种语言在用词、文法及所涉及到的文化、历史等方面差异性比较显著,这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传达原诗不同类型的“美”的难度性。比如对于“音美”来说,汉语和英语之间所具有的差距比较悬殊,对于汉语来说,其四声是发音抑扬顿挫的重要构成,这与音乐的特征具有一定的相似性。而且在汉语中,大都属于单音节,如果抛去四声调特征,可以构成不计其数的词组。而对于英语而言,其单词以多音节居多。在语音特性的影响下,汉语和英语诗歌的格律分别属于“平仄律”、“轻重律”等[1]。要想最大程度地满足译诗的需求,必须要借助另一套语言系统,以此来将原诗中的“意美”展现出来。这一点没有“音美”、“形美”的要求高。这是由于“意美”主要是指语言的深层结构,虽然人们的思维方式和语言习惯等方面是不同的,但是对自身和世界都有着统一的思想认知,进而为翻译创造了有利条件。在中国文学艺术领域中,对“意象”给予了高度重视,对于诗歌和散文更是如此。意象主要借助形象来对境界和情调等进行描绘。意象的表现力比较强,可以简化比较抽象的思想情感。在诗歌中,意象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角色,对于营造艺术效果具有极大的帮助,甚至成为了诗人艺术风格的重要体现。结合叶洪的《论诗歌翻译中的意象对等》一文中所说[2]:意象对等是诗歌翻译的重要条件和前提,译者要将原作意象再现出来,而且在翻译时,不能擅自对原作意象进行更改和变动,这必须要引起译者的高度重视。二、古诗词英译中意象翻译策略(一)直译保留原意象人类的经验和对世界的观察,具有较多相同的地方,所以在英语中也存在一些比较明确的与中国古典诗歌中的意象相对应的意象,直译这些意象,对于目标语读者来说,可以产生相似的联想。比如在人类文化中,对永恒爱情的追求都是普遍存在的,已经超过了文化的界限。所以在中诗英译中,一些表达这类情感的意象,可以借助直译法来进行保留[3]。例如:枕前发尽千般愿,要休且待青山烂。水面上秤锤浮,直待黄河彻底枯。----无名氏:菩萨蛮在原诗中,在比喻诗人的情爱时,借助“青山烂”、“水面上秤锤浮”等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在译诗中,用“lead”来表示“秤锤”,直译法在其意象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这主要是对于“海枯石烂”等意象来说,在中诗和英诗中都将爱情的永恒和不变表达地淋漓尽致。再如:汉代乐府民歌中的《上邪》[4],其中有一句是“山无棱、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这一爱情诗歌与苏格兰诗人罗伯特彭斯的《一朵红红的玫瑰》在爱情观上比较相似。And I will luve thee still, my dear,Till a’ the seas gang dry, my dearAnd the rocks melt wi’ the sun,And I will luve thee still, my dear,While the sands o’ life sha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