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创作的版权侵权问题研究

作者:曾田; 刊名:河北法学 上传者:祝珊珊

【摘要】人工智能作为新时代科技革命的代表走进了人们的生活,也带来了版权领域的新问题。人工智能创作的本质主要通过计算机算法对大量作品样本进行解码、学习和训练,形成某种代表作品集规律的概率模型,并依此进行模仿和预测。人工智能所学习和复制的作品集规律可体现创作者对构成元素独创性选择和编排,具有可版权性,故其创作物存在版权侵权风险。其次,由于人工智能创作的特殊性,适用传统实质性相似标准认定侵权存在一定模糊性。建议引入市场替代标准辅助版权侵权认定,实质性相似与市场替代的结合,是判定人工智能创作版权侵权问题的最佳选择。

全文阅读

1950年,人工智能之父阿兰·图灵在《计算机器与智能》文章的开篇写道:“我准备考虑一个问题:‘机器能有思维吗?’”。当时,人工智能的概念还未兴起,这样言论遭到一片嘲讽和质疑。现在,随着计算机算法和深度学习技术的发展,有关人工智能的创新和应用都取得了飞速的进步,它不仅可以写诗、作画、作曲,Google公司研发的Alpha Go还战胜了世界排名第一的职业围棋选手柯洁,攻陷人类智慧的最后堡垒。人工智能不仅是世界各国高度重视的前沿技术,而且还作为新时代科技革命的代表走进了人们的视线,“人工智能是否可以产生人类思维”“人工智能是否可以创作”等一系列问题成为各领域专家学者争论的焦点。在版权法领域,人工智能技术带来的新问题主要有三个:(1)人工智能创作的主体性问题;(2)人工智能创作物所产生利益的分配问题;(3)人工智能时代的版权侵权问题。其中,针对人工智能创作主体性与利益分配问题(即权利归属问题),学界虽然还未形成统一意见,但讨论较为充分。例如,易继明教授认为,人工智能创作物的可版权性应基于独创性判断的客观标准进行认定,不能因为人工智能创作物的创作主体不是自然人就否认其版权性。另外,对于智能作品上的权利配置,应该以所有者与使用者之间的约定优先,建立起以所有者为核心的权利构造[1]。熊琦教授也认为,人工智能生成内容应属于遵循软件设计者意志创作的产物,其产生内容可由独创性标准认定是否具有可版权性,权利归属应借鉴法人制度安排,将人工智能所有者视为著作权人[2]。与此相对,人工智能时代的版权侵权问题学界却鲜有探讨。应该注意的是,一些基于人工智能进行创作的应用已经投入市场,相关学术讨论和法律法规的空白,使得这一问题非常具有研究价值。一方面,从技术原理出发,人工智能利用计算机算法拆解和分析已有作品,其创作物在一定程度上是对已有作品元素的灵活再现;另一方面,从市场影响出发,人工智能创作物可能会对已有作品市场产生消极影响,对版权人的利益造成损害,引发版权侵权纠纷。为了厘清这一问题,本文将分为三个部分对该问题进行较为全面的分析:首先,对人工智能“创作行为”进行解析,阐明人工智能创作背后的技术原理;其次,分析人工智能创作所使用作品集规律的可版权性;最后,从侵权主体、侵权客体、侵权认定三个方面分析人工智能版权侵权问题。一、人工智能创作:一种基于概率算法的模仿和预测AlphaGo打败世界围棋冠军轰动世界,这可能是人工智能技术首次进入普通大众视线。而除了下围棋之外,人工智能还可以驾驶汽车、诊断病情,甚至是创作作品。2016年,索尼巴黎计算机科学实验室研究人员盖坦·哈杰里斯与弗朗索瓦·帕切特共同研发出一款名为“DeepBach”的人工智能程序。经过训练,DeepBach能够创作出与约翰·塞巴斯蒂安·巴赫①风格高度相似的众赞歌和声作品。研究团队对1272人进行了测试,其中包括365名音乐家或音乐系的学生,结果表明,50%的测试者都认为DeepBach创作的作品出自巴赫本人。鉴于巴赫作品的复杂性,Deep Bach的表现让人震惊②。同年,谷歌公司研发的人工智能程序利用神经网络算法学会了画画,其中一副画作拍卖价格高达8000美元[3]。与此同时,清华大学语音和语言实验中心(CSLT)宣布,写诗机器人薇薇经社科院等权威机构唐诗专家的评定,通过了“图灵测试”,即人们无法从对话中分辨薇薇是人类还是机器人。根据CSLT公布的结果,薇薇创作的诗词中有31%被认为是人创作的[4]。2017年5月,微软在北京发布了人工智能程序小冰的诗集《阳光失去了玻璃》,这部诗集里有139首现代诗,全部由小冰创作[5]。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