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语传播视阈下电影语声造型研究——以《白鹿原》为例

作者:陈连龙 刊名:四川戏剧 上传者:张二明

【摘要】声造型作为电影艺术造型的重要元素;其主要是口语传播样态包含地域、体式以及表达;地域传播主要强调方言的还原和熟语的运用;体式传播在口语层面形成了念诵、演唱的影像传播方式;而表达传播依靠节奏和语气的方法来传情表态;电影《白鹿原》在地域、体式、表达方面的研究对于关中语言、艺术、信仰的思想文化传播理念有着重要意义;亦对电影塑造理论和视听空间的创作起到启示作用;

全文阅读

048 | 四川戏剧 | SICHUAN DRAMA 口语传播视阈下电影语声造型研究 — 以《白鹿原》为例 陈连龙 摘要语声造型作为电影艺术造型的重要元素,其主要是口语传播样态包含地域、体式以及 表达。地域传播主要强调方言的还原和熟语的运用,体式传播在口语层面形成了念诵、演唱的影像 传播方式,而表达传播依靠节奏和语气的方法来传情表态。电影《白鹿原》在地域、体式、表达方 面的研究对于关中语言、艺术、信仰的思想文化传播理念有着重要意义,亦对电影塑造理论和视听 空间的创作起到启示作用。 关键词白鹿原;口语传播;语声造型 白鹿原处于瀋河与泸河、终南山与费山相 接地带,诸文化、语言较为统一。关中方言作 为意会陕西不同区域之语言、文化而深入作用 于不同民众之心理状态和文化认知的表达形式, 其本身就体现着是不同地域人物形象、情感表 达的载体,而方言、熟语的口语样态与念诵、 演唱的口传形式,加之,节奏、语气的表达方 式,皆随着电影影像形式的广泛传播而格外体 现出关中乃至陕西不同民众之间思想本质、精 神意识、信仰认知与来往之载体的价值。 一、语声造型的地域传播 白鹿原在长期的历史发展中,形成且产生 独特的文化,“独特”的含义是指白鹿原长期 处于关中平原不同民众以其思想状态、精神境 界相互接触和沟通而形成的地域性特征。电影 《白鹿原》中关中话作为白鹿原地域文化传播 之表达方式,主要蕴藏了不同精神信仰、思想 文化的交流互动实质,其主要地域传播形式包 含方言和熟语,同时不同的传播方式亦有着不 同的语意功能。(1)方言造型:人物形象的传播之道 “方音乡调是人物个性化的自然语言,”①其 既是因地而异的语言方式,也是人类在一定地 域范围内最根本、最活跃和最亲近的口语传播 手段,传承千年并且底蕴深厚。改革开放后, 电影、电视等大众媒介方言作品的普及引发了 受众巨大的追剧热潮。受众自身可以在方言影 视剧中调适地域生态和历史语境中的文化身份, 通过语音还原影视人物的性格特征,进而在民 俗文化和表意符号的互动中寻求人物形象认同。 在语音层面,咬字方式和语调表达是人物方言 造型传播的重要手段,亦是形象美学功能不可 缺少的要素。如电影《白鹿原》剧中人物的语 言设计展现着西北最具代表性之一的关中方言 之特色韵味,由于关中方言有着厚重的人文历 史背景,故塑造了极其丰富且多样多彩的语言 词汇。电影《白鹿原》在人物对话中大量使用 活跃、生动的方言词语,以传达出白鹿原的人 文特征和人物的地域色彩,同时细致准确的显 露出各个人物的身份特征。例如,影片中白嘉 轩和儿子白孝文理完头后对话中的三句:“娃的 头型像我。”“到时候争点气,别像我一样,费 那么多周折,得成? “等你鹿三伯回来,你就把 他认个干爸,咋样?”白嘉轩是白鹿村的族长, 也是地道的农民,所以他在表达中口语化鲜明。 “娃”的称呼极具地域特色和口语色彩,影片 中恰如其分的运用,使得父子情深的亲情不着 痕迹地渲染出来,同时也为后面的分家变故和 白嘉轩的苦痛挣扎做了铺垫。关中方言声调没 有上声,加之白嘉轩发音硬气,咬字之重,有 种生顶冷噌之感,其发音咬字表现出白嘉轩倔 强、执拗的人物性格。“得成”和“咋样”两 个充满疑问的方言词汇的使用,反映了白嘉轩 对中国家庭等级观点的破坏。这些细节无不凸 显岀白嘉轩矛盾的个人形象,一方面是对乡土 I今日/观察丨049 文化坚毅的捍卫者,另一方面体现着对中国传 统礼仪的抵制。由此可见,白嘉轩性格中固守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