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农民专业合作社平台的新型职业农民培育模式研究

作者:高文伟; 刊名:环渤海经济瞭望 上传者:赵智敏

【摘要】加快新型职业农民培育有利于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农民专业合作社作为培育新型职业农民的有效平台,具有先天优势,从农业产业化理论及农业产业化价值链角度构建培育路径,以提升其参与新型职业农民培育水平。为此,政府要重新比较优化培育模式;社员要加强自身学习意愿;农民专业合作社要加强规范化管理,创新工作机制,与时俱进。

全文阅读

一、前言自2012年起,中央“一号文件”连续强调要“大力培育新型职业农民”;2014年中央提出要加大对新型职业农民和新型农业经营主体领办人的教育培训力度;农业农村部《关于做好2018年新型职业农民培育工作的通知》中明确“支持鼓励农民专业合作社、农业龙头企业等市场主体参与培育工作”。从我国农村基本经营制度和农业生产经营现状及发展趋势看,新型职业农民是指具有科学文化素质、掌握现代农业生产技能、具备一定经营管理能力,以农业生产、经营或服务作为主要职业,以农业收入作为主要生活来源,居住在农村或集镇的农业从业人员,主要包括生产经营型、专业技能型和社会服务型职业农民。实践证明,广泛培育“有文化、懂技术、善经营、会管理”的新型职业农民有利于推动“三农”工作向纵深方向发展,有利于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二、培育模式文献综述目前,我国新型职业农民培育模式有多种分类,曾增河(2008)以福建省漳州市为例,根据运行机制的不同将农民培训模式分为参与式、示范式、项目带动式、能人带动式、媒体传播式等?5?种类型。魏明(2011)研究指出,按照培训组织者划分,我国新型农民培训模式可分为政府牵头的培训、企业参与的培训、农村合作组织培训等?3?种类型。张亮等(2012)研究指出,我国农民教育培训模式按照组织者即培训主体进行分类,可以分为政府主导型、政企配合型和市场主导型等3?种类型;根据培训方式不同,可以分为田间学校、订单式、绿色证书、职业资格认证、学历教育、典型示范、经济合作组织等培训模式。耿丽敏,孙秀新(2016)认为目前新型农民培训的主要模式,一是政府主导型培训模式,二是社会力量型培训模式,认为应创新多元化培训架构,统筹教育培训资源,运用市场机制,积极鼓励、扶持并规范社会力量办学的发展,形成政府与市场相结合的共建共享、开放协作的多元化办学格局。从农民合作经济组织角度,国内外学者也进行了积极研究,Saly等认为根据农民需求推广的农业科技才是有效的,而农民合作经济组织正具备此功能;Ludwig等实证研究表明,只要合作社为社员提供满足其需要的科技推广、营销方面的服务时,合作社便会取得最大程度的成功。张春霞等(2007)认为以“精致农业”著称的台湾农业,其成功经验很重要一条就是建立健全功能齐全,机构完善的农民组织—农业合作社、产销班,正是依靠这些农民组织,帮助农民实现了专业化生产。梁红卫(2009)认为合作社通过与高校、科研院所建立联系,能形成紧密的技术力量,以实现产学研紧密结合和技术要素资源的优化配置。郑少红等(2011)认为我国台湾农民合作组织发展完善,功能齐全高效,农会组织是台湾地区农村最强有力的农民组织,在台湾地区现代农业发展过程中发挥着无可替代的作用。综合文献及实证,国内外对新型职业农民培育模式已有较全面的研究,但我们也发现不管是学历教育、职业资格认证、政府主导型培训等模式都存在一些不足,如培训方式单一、理论脱离实际、缺少有效考核等。而农民专业合作社对有效培育新型职业农民有得天独厚的优势,但目前以其为载体进行的研究还比较少,且基本上以农业技术推广为主,因此基于农民专业合作社平台研究优化新型职业农民培育模式具有一定的现实意义。三、主要培育模式比较与分析以上文献综述提到的培育分类方法实质相通,从不同层面完善新型职业农民培育模式,各有优缺,从表1可以看出,农业经济组织特别是农民专业合作社参与新型职业农民培育优势明显,适用对象较为全面,条件也日渐成熟。(一)培训具有较强针对性和全面性。农民专业合作社一般是依托本地的主导产业、优势农产品而成立,是连接生产和市场的纽带,更能及时捕捉市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