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世纪80年代后的中国钢琴音乐创作与现代和声思维的拓展

作者:张忠平; 刊名:中国音乐 上传者:曹瑞珍

【摘要】百年中国钢琴音乐的创作史同时也是一部和声理论的演进史。20世纪80年代以后,中国音乐迎来了一个重要的转折期,和声在钢琴音乐创作中扮演了极为活跃的角色,呈现出继往开来、繁复多变的多元化态势。本文以20世纪80年代后中国钢琴音乐文献中的和声创新现象为例,从多个视角探究现代和声思维的拓展途径,对中西和声技法与观念在创作实践中的演进与更新进行深度剖析与理性思考。

全文阅读

中国钢琴音乐创作一贯倡导在和声领域进行理论研究和实践,在百年历程中既有源于西方古典、浪漫派和声理念的积淀,同时也在不断开辟和声风格民族化的发展道路。新中国成立以后,随着作曲家在调式和声方面的探索与发展,中国钢琴音乐逐渐形成了以五声性调式和声为核心的音高体系,“这种追求和声风格民族化的传统对七十年代后期的和声创新产生了积极的影响和指导意义”①。中国钢琴音乐在和声方面前所未有的革新始于20世纪80年代,主要通过两种途径进行和声思维的现代化拓展:一方面挖掘和继承传统音乐资源,扩大五声性调式和调性的运用范畴;另一方面,以“追求和声音响的丰富性,扩展调性范围,增强和声的力度和色彩”②为目的,通过对西方现代和声技法的借鉴以及和声理论方面的个性化探索,使当代作曲家获得了独特的音响审美体验。“相对于传统和声技法而言,现代和声思维①王安国:《现代和声与中国作品研究》,四川:西南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年,第7页。②樊祖荫:《中国五声性调式和声写作教程》,北京:人民音乐出版社,2013年,第3页。的拓展主要体现在和声的重新构造、五声性调式和声和音高的线性运动等三个方面”③,以不断追求和挖掘新的音色音质,增加和声色彩感和音响力度为目标,更注重多维度、复合性、分离性以及线性逻辑的技术实践,随着调性与和声功能因素的隐退,分层式结构、音响集群、多调性复合与调式综合、线性运动等新的和声技法和理念逐步向本土化发展。20世纪80年代初至90年代中期是中国钢琴音乐创作与理论探索的活跃期,本文将以上述阶段的中国钢琴音乐文献为载体,试图对音乐创作中和声的创造性思维及其拓展轨迹进行归纳梳理,体验创作中的色彩感受与音响力度的变化;另一方面,本文将总结中国当代钢琴音乐创作与西方现代和声技法融合渗透的着力点,对现代和声在中国钢琴乐曲中所蕴含的文化神韵和审美价值从多视角加以审视。一、和声结构的重新构造在多声织体中,纵向排列的发音体之间具有不同的音响特征及相互间的作用关系,和声结构思维对作品的表现力会产生内在的影响。新的音高体系突破了传统大小调和五声性框架的局限性,拓宽了和声的结构维度,使得和声色彩的表现力更加丰富。1.和声的分层式结构分层式结构(Schichtung)是指和弦的织体以若干层的形式组合叠置,不同层面有其各自的和声格局,并采用高叠、复合与对置等手法使得传统和声的表现力更加丰富。在分层式结构中,各种和弦类型具有多样性的组合特征。泛调性的语境下,调性因素逐渐减弱,不稳定音到稳定音级的倾向关系变得不明确,但三度和声依然是和声的重要构成基础。“作曲家依然使用三和弦,但它们往往用在不寻常、出乎意料的和声进行前后关系中”④。三度和声的运用可包括在分层叠置、结构分裂、附加音以及平行进行等手法中。将三度和声分离,并由左右手分别演奏其中的和弦音,由于音区扩展和排列法的改变,原有和弦的色彩和音响力度相应发生变化,和声层次感和立体性也会相应增强。例如,崔权的《猎户座—狂想曲》的第一主题(见谱例1)风格粗犷、强悍,三度和声以分层的形式形成左右手对置。谱例1崔权《猎户座—狂想曲》1-8小节谱例1中,乐曲第1、3、5、7小节分别是由三个分层叠置的和弦构成,第1小节的第一拍是大九和弦(左手be-g-be1,右手bb2-d3-f3-bb3),第二拍是大大七和弦(左手f-c1-f1,右手a2-c3-e3-a3),第三拍是大大七和弦(左手bA-be-ba,右手c3-be3-g3-c4),左右手和声结构的分离,拓宽了传统和弦的组合空间,音响力度也随之得到扩展。与三度和声相比,四-五度和声的功能因素较弱,而更偏重于色彩性,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