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对卢梭人民主权思想的继承与超越

作者:韦宇婷; 刊名:唐山学院学报 上传者:彭韵弦

【摘要】人民主权是政治哲学研究的核心内容,也是社会发展和政治文明进步的标志。卢梭从资本主义私有制造成人类社会不平等的角度提出了人民主权理论,强调了人民主权的不可分割、不可代表和至高无上性。卢梭的人民主权思想对马克思权力思想的形成产生了重要影响,其关于法律、政府和主权的论述是马克思建立人民主权国家的理论基础。但是,卢梭的人民主权思想并未跳出时代的限制,本质上是一种抽象的、理想主义的设想。马克思的人民主权思想从物质生产和物质生产关系中现实的人出发,对实现主权在民的社会理想提出了现实的方法论指导,是对卢梭思想的超越和发展。

全文阅读

马克思人民主权的思想受到了卢梭的极大影响。新实证主义的马克思主义者德拉·沃尔佩(Delta·Volpe)在《卢梭和马克思》一书中充分肯定了卢梭对马克思的重要影响,“马克思的政治理论具有马克思自己并未察觉的一个决定性前提:卢梭的著作”[1]。在人民主权为主旨的社会政治目标引导下,卢梭高举“民主”和“平等”的大旗,推动了现代政治国家治理体系和政治文明的发展。在卢梭人民主权思想的基础上,马克思用唯物史观的方法改造了卢梭思想中的抽象性成分,使人民主权成为建设共产主义社会具有现实指导意义的目标。 一、卢梭的人民主权思想 (一)自然状态:人民主权的出发点 卢梭(Jean-Jacqus Roousseau)在《社会契约论》一书中首次明确地表达了一个重要的思想,那就是人民主权理论。人民主权是现代政治文明的产物,标志着传统政治统治理论的破产和现代人类社会政治实践的进步。卢梭的人民主权思想建立在对人类社会从自然状态考察走向社会状态考察的基础之上,深刻批判了资本主义社会的私有制。 卢梭对人类社会自然状态的考察是其政治哲学研究的出发点,人类从自然状态走向社会状态,人民主权思想才成为现代国家治理、文明进步的标志。卢梭在《论人类不平等的根源》中提出,研究政治科学的前提就是要对人在自然状态下的本性进行考察,“只有把握这种状态,我们才能对人类的现状作出正确的判断”[2]13。卢梭认为自然状态下人区别于动物的根本在于“自然人”身上的两大法则。其一,人对于保存自身和幸福的追求。保存自身是人存在的前提,通过保存自身人获得了在种族上的繁衍;追求幸福是人类存在的根本目的,人的情感能够调和个人和他人实现共同的幸福追求。其二,对于同类在遭受苦难时自发产生的痛苦。人是具有知觉的动物,人性本善决定人能够感受到同类在遭受苦难时所承受的痛苦。所以,除非在遇到极端危险需要保存自我的需要时,人不会为追求自身幸福而伤害同类具有感情的动物。自爱之心和怜悯之心是原始人类最初的本性,人类社会的自然状态也不像霍布斯所说的充满了人与人之间的斗争,而是充满了温情与和谐,互相只存在生理上的差异,而这种差异并不造成任何实质上的不平等。 卢梭认为自然状态下原始人类具有以下特征。首先,人性本善。人性本善是卢梭基本的人性假设,是其伦理学思想的核心内容。卢梭认为自爱和怜悯等人的情感先于人的理性而存在,人对自我的关爱和对他人的关爱是平等的,整个社会是一种和谐友爱的状态。其次,人具有同情心和利己心。人的知觉决定人无法直视他人的痛苦和死亡,那么人类便不会主动造成他人的苦难。人的利己心会将自身生命的保存和对他人生命的保存等同起来,并不断用同情心调整人与人之间的冲突。最后,情感置于理性之上。卢梭认为理性是欲望的产物,理性推动人的自我能力的发展,这种自我能力开始打破原始稳定和自给自足的自由状态,人类开始走向现代社会。 理性的发展打破了人类原始自然状态,激发了人的“分别心”,生产中的分工和管理上的法律制度推动了现代社会的发展,也造成了人类社会的不平等。卢梭认为,在从自然状态走向社会状态的过程中“穷人获得了一副新的枷锁,而富人获得了一些新的权力”[2]62。原始自然法则开始被人类社会的法律制度所取代,人性之善开始隐退,取而代之的是保护私有制和造成人类社会不平等的法律制度。专制制度不是在缩小人类社会的差别,而是在扩大人类社会的不平等,它造成了一些人对另一些人的奴役。在这种不平等的社会状态之下,人与人之间社会地位的差异导致了社会不断的战争状态。 (二)公意:人民主权的基础 自由是人遵循自然法则带来的必然结果,是人本性的展示。而在社会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