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数字金融助推商业银行发展普惠金融的研究

作者:宋玉颖; 刊名:农村金融研究 上传者:刘凯凤

【摘要】数字化转型为当前商业银行第一经营战略。论文首先论述在中国整体金融环境下,商业银行应拥抱金融科技,才能保持竞争力,之后重点对两类数字金融服务创新进行了深入分析——基于区块链的金融产品开发以及数字储蓄账户的设立,最后列举了商业银行发展数字金融服务中所需要的注意事项。

全文阅读

在金融科技迅猛发展的时代下,商业银行均把数字化转型作为第一经营战略,利用金融科技将更有效率、更高质量的金融服务提供给实体经济。随着中国普惠金融战略的确立,政务民生、消费零售、产业链三大类场景成为商业银行竞争的主战场,而“三农”、普惠金融、供应链金融三大系列线成为商业银行产品开发创新的主线。因此,商业银行应更好的依托数字金融服务手段,加大产品创新力度,不断增强自身竞争力。行业格局决定中国商业银行必然与金融科技融合全球金融业的数字化转型方兴未艾,尤其是广大新兴市场国家,金融抑制使得金融科技对传统金融体系迸发出更强的冲击力。然而,与发达国家相比,四大主要因素深刻影响着新兴市场国家数字金融服务发展的竞争格局。第一,正规金融服务普及程度。第二,居民收入和金融知识水平。第三,科技创新与风险投资的金融生态系统建设。第四,金融基础设施发展状况。与发文/宋玉颖「摘要」数字化转型为当前商业银行第一经营战略。论文首先论述在中国整体金融环境下,商业银行应拥抱金融科技,才能保持竞争力,之后重点对两类数字金融服务创新进行了深入分析——基于区块链的金融产品开发以及数字储蓄账户的设立,最后列举了商业银行发展数字金融服务中所需要的注意事项。「关键词」数字金融服务;数字储蓄账户;商业银行数字化转型达国家相比,新兴市场国家在发展数字金融服务过程中面临着正规金融服务普及程度低、收入和金融知识水平较低、风险投资对科技创新企业投资不足和金融基础设施建设薄弱等问题。从单个新兴市场国家而言,虽然这几个影响因素不一定同时存在,并且即使存在,影响程度也不尽相同,但这些因素却能够塑造银行与金融科技企业在数字金融服务领域的竞争格局。为量化不同新兴市场国家商业银行与金融科技企业之间的动态发展关系,国际金融公司(IFC)开发两个指标来量化上述影响因素。第一,IFC使用正规银行渗透率(指标1)描述上述第一和第二因素。第二,IFC使用一国风险投资(VC)与GDP比率(指标2)刻画第三和第四因素。根据各个新兴市场国家指标一和指标二的取值高低,我们可以将各新兴市场国家分为四个不同的类别,从而刻画商业银行与金融科技公司在数字金融服务领域的四种竞争格局。第一,银行主导,即正规银行渗透率高,但风险投资比率低,商业银行与金融科技公司在竞争过程中处于绝对优势地位,代表国家主要有波兰和巴西等。这些国家银行体系发展较为完善,商业银行在数字金融服务的领域占主导地位,商业银行间的竞争是服务创新的重要助力。由于本国的科技创新生态系统仍处于发展初期,科技创新主要由国外科技公司推动,金融监管为促进行业竞争和产品与服务创新,对非银行金融机构的进入者持有更加包容的态度,但本地商业银行仍然享有“主场”优势。第二,合作伙伴,即正规银行渗透率较高,服务覆盖广泛,科技创新的生态系统也较为完善,从而有助于金融科技公司提出新的价值主张,抢占市场份额,代表国家主要有澳大利亚、法国、德国、加拿大、新加坡等。在合作伙伴态势下,商业银行的发展策略在于利用数字化技术进行竞争。虽然一些金融科技公司自身规模不断扩大,但仍有很多科技公司会选择与商业银行合作,从而更好地获取客户、资金、支付系统等方面的支持。第三,科技主导态势。处于科技主导态势的国家拥有发达的科技创新生态系统,而银行服务的覆盖性不足,为非银行类创新型企业进入金融服务市场创造了机会,代表国家主要有中国、印度等东亚和南亚国家。第四,银行的渗透率很低,科技创新生态系统也不发达。这种环境下,电信运营商往往是最重要的本土科技型创新企业,能够提供创新的、低成本的金融服务,代表国家包括肯尼亚、墨西哥和一些中亚国家。在这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