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认识的金克木先生

作者:李工真 刊名:各界 上传者:徐长英

【摘要】金克木先生祖籍安徽寿县;1912年8月14日出生于江西省一个旧官僚家庭;他父亲本是个穷秀才出身;多年苦读不第;五十多岁才捐到一个县官的位置;但在县官任上屁股还没有坐热;便逢上了辛亥革命;不仅削职为民;而且成为革命的对象;至于他母亲;本是个穷丫头出身;由于天生一双大脚;一生中竟被卖过三次!只是在他父亲做官以后;花了三百两银子才买进门的;金老太爷在家庭生活上也十分不幸;五十多岁的人竟四次丧偶;在得到第四任续弦夫人的同意后;才将这位大脚大手、勤快能干的烧火丫头收为偏房;

全文阅读

31 2019年第08期 ALL CIRCLES我的回忆 家世 金克木先生祖籍安徽寿县,1912 年 8 月 14 日 出生于江西省一个旧官僚家庭。他父亲本是个穷秀 才出身,多年苦读不第,五十多岁才捐到一个县官 的位置,但在县官任上屁股还没有坐热,便逢上了 辛亥革命,不仅削职为民,而且成为革命的对象。 至于他母亲,本是个穷丫头出身,由于天生一双大 脚,一生中竟被卖过三次!只是在他父亲做官以后, 花了三百两银子才买进门的。金老太爷在家庭生活 上也十分不幸,五十多岁的人竟四次丧偶,在得到 第四任续弦夫人的同意后,才将这位大脚大手、勤 快能干的烧火丫头收为偏房。 没想到他父亲的这位偏房倒真有福气,竟在这 “鼎革”之年,老爷头上的花翎和顶戴都掉了下来的 倒霉年头,给他生下一个儿子,这就是后来的金克木 先生。而他母亲从生产的痛苦中清醒过来后,想到 的第一件事就是:“我生了一个儿子,该不会再卖 我了吧?”据金先生回忆,“民国成立后,父亲就 离开了人世。我生下来就遭遇抄家,尿片都被搜检过。” 因此,金先生的童年并没有过上什么富贵生活。 金先生一生只拿过小学文凭,少年时,在安徽 寿县第一小学毕业后,读了一年中学,便因家道彻 底败落而不得不辍学。为了支撑家庭,他 16 岁至 18 岁,托人介绍,曾在家乡教小学,养活自己和母 亲。这段时间也正是 1927 年大革命失败的年代, 在这个年代里,金克木先生曾参加过共产党外围组 织的活动,并为共产党散发过传单。 求学 1930年,刚满19岁的金克木先生,便到北平求学, 李工真 金克木先生利用一切机会博览群书,广为拜师,勤奋自学。他先与一群因种种原因读 不了大学的年轻“北大迷”一起,到当时还设在沙滩红楼的北京大学旁听,学习英文、法文、 德文和世界语。因此,这位只拿过小学文凭、全靠自学成才、年仅 34 岁的金克木,成为 了当时人才济济的国立武汉大学教授队伍中的一员。 我所认识的金克木先生 无家无业在这古都中漂泊。他利用一切机会博览群 书,广为拜师,勤奋自学。他先与一群因种种原因读 不了大学的年轻“北大迷”一起,到当时还设在沙滩 红楼的北京大学旁听,学习英文、法文、德文和世界语。 1932 年冬,金先生又因经济上难以为继而离开 北平,前往山东德县师范教国文。但 1933 年,他 又带着挣到手的一点点微薄薪水回到北京大学做起 课堂上的“无票乘客”。1935 年,经友人介绍,终 于在北京大学图书馆谋得了一个职员的位置,成天 坐在出纳台后,管借书还书。那段时间,据金先生 自己说,“却是我学的最多的一段时间。” 金先生在他的《咫尺天颜应对难》一书中十分 详细地谈到他是怎样充分利用北大图书馆自学成才 的:“这里大多是文科、法科的书,来借书的也是 文科和法科的居多。他们借的书我大致都还能看看。 这样借书条成为索引,借书人和书库中人成为导师, 我便白天在借书台和书库之间生活,晚上再仔细读读 借回去的书。”“借书的老主顾多是些四年级写毕业 论文的。他们借书有方向性。还有低年级的,他们 借的往往是教师指定或介绍的参考书,其他临时客 户看来纷乱,也有条理可寻。渐渐,他们指引我门路。” 金克木先生还特别谈到过一位从几十里外步行 赶到北大图书馆来的鼎鼎大名的教授,虽然金先生 没有透露他的姓名,但可以肯定他不在北大任教, 只可能是当时燕京大学或是清华大学的教授:“他 夹着布包,手拿一张纸向借书台上一放,一言不发。 我接过一看,是些古书名,后面写着为校注某书需 要,请某馆第准予借出。借的全是善本、珍本。” 由于外借需有馆长批准,而馆长那天又刚好不在, 这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