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犯罪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研究

作者:王文华;姚图;孟庆松;王建成; 刊名:人民检察 上传者:杜道岭

【摘要】面对网络犯罪呈现的一系列亟待分析和研究的新特征,虽然我国刑事立法积极回应网络犯罪对传统刑事法律和社会秩序的冲击,但司法实践中仍然面临刑法规制范围狭窄、法定刑配置仍有不足、证据收集不够规范、技术侦查措施方面的立法有待完善等疑难问题。可以从适度扩张刑法的规制范围、法定刑的配置类型化、证据收集规范的细化明确、技术侦查措施审慎应用等方面入手,从而为打击网络犯罪的刑事立法完善提供参考。

全文阅读

近年来,随着信息技术的飞速发展,信息技术的安全隐患和威胁也逐渐显现,特别是利用计算机网络实施的各类犯罪迅速蔓延,社会危害严重。适应信息时代网络犯罪的新形势,有力惩治和防范网络犯罪,促进互联网的健康发展,是一项重要的任务。2014年5月4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联合发布了《关于办理网络犯罪案件适用刑事诉讼程序若干问题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明确规定了网络犯罪案件的范围、管辖、初查等内容;2015年11月1日施行的刑法修正案(九)突出了对网络犯罪的关注,多个条文与网络犯罪相关,涉及新增犯罪、扩充罪状、降低入罪门槛、提升法定刑配置和增加单位犯罪主体等多种方式。然而,面对网络犯罪呈现的一系列亟待分析和研究的新特征,网络犯罪相关规定存在矛盾冲突之处,司法适用仍面临诸多难题。一、网络犯罪司法适用疑难问题近年来,网络犯罪呈现产业化、智能化、跨国化等新特点,立足刑法、刑事诉讼法及相关司法解释等立法现状,司法机关具体适用法律打击网络犯罪遇到了一些疑难问题。(一)刑法规制范围狭窄网络犯罪的侵害指向从最初的技术性侵害,发展到后来的利益性侵害,直到过渡到目前的利益性侵害与秩序性侵害相混合的现实关系侵害。②网络犯罪的新变化给传统刑法中的概念及其适用范围提出了挑战,使刑法中的基本原理在对网络犯罪解释与具体适用上显现出不足。我国现有的网络犯罪罪名体系不仅在罪名上数量较少,而且刑法所保护的范围也较为狭窄,刑法面对层出不穷同时具备严重社会危害性的一些网络违法行为,还无法及时有力进行惩处。如随着网络信息技术迅速实现与人们生产生活的深度融合,除了黑客攻击、盗取账号、钓鱼网站等明显的网络犯罪黑色产业链以外,以流量劫持、恶意注册和虚假认证等为典型代表的网络灰色产业开始疯狂扩张。暴利驱动下,灰色产业链异常繁荣,成为全球共性问题。特别是恶意注册、虚假认证行为,由于执法司法部门本身对此存在模糊认识,亟须加强刑法规制。(二)法定刑配置仍有不足首先,对网络犯罪的惩罚,域外通常规定了自由刑、财产刑和资格刑,而我国刑法对多数涉嫌网络犯罪的自然人没有规定同时适用资格刑,部分罪名对涉罪自然人也没有规定适用财产刑。这不符合当前打击网络犯罪的立法趋势,属于立法上的一大局限,不仅形式上与刑罚的整体发展趋势相悖,而且对于当前以侵财目的为主的网络犯罪难以实现有效遏制。其次,刑法中部分网络犯罪的自由刑设置较轻,如非法侵入计算机信息系统罪法定最高刑仅为3年,这类犯罪对国家秘密的破坏非常严重,从罪刑相适应原则出发,对此类危害性较之传统犯罪有所增加的犯罪应从重处罚。再次,虽然刑法第三十七条之一作出了职业禁止的规定,但这一条款适用罪名范围过窄,没有对智能化、职业化特征明显的网络犯罪适用职业禁止作出具体规定,司法实践适用阙如,未能充分发挥这一条款的特殊预防功能。(三)证据收集不够规范网络犯罪证据的产生、收集、运用都必须借助高科技手段,这一点不同于传统犯罪中常见的证据形式,特别是犯罪涉及的电子数据证据的收集、固定既是一个技术问题,也是一个法律问题。一方面,收集证据的主体需要具有信息网络方面的专业知识技能,从而保证电子数据的客观性、关联性,使电子数据具备较高的证明力。在这一问题上,司法实践中目前不仅专业的电子数据取证人员难以满足实践需要,而且相应的电子数据取证工具也非常不足。另一方面,收集证据的主体是否了解刑事侦查的相关规范与程序,对收集对象是否有比较系统、全面、准确的认识,对收集时把握的原则是否有深刻的理解等,这些都直接影响到收集的证据的证明能力和证明力。如原始存储介质应当随案移送,勘验、搜查等应当有相关人员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