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世纪中国专业音乐创作中的五声性风格研究

作者:姜之国; 刊名:音乐艺术(上海音乐学院学报) 上传者:任朝明

【摘要】文章就20世纪中国专业音乐创作中的五声性风格的技术类型,从四个方面探讨和研究了中国现代作品中五声性因素的使用:1.中国五声性音高材料的核心因素;2.五声性材料的调性泛化与复合;3.五声性音高材料与非五声性音高材料的纵横队置;4.无调性音乐中的五声风格化处理。由此聚焦于五声性因素与近现代和声技法结合时如何在音乐作品中保持中国风味及其处理手法。

全文阅读

中国传统音乐在长期的发展历程中,产生了多声部音乐的萌芽,例如民族器乐合奏中由于支声复调产生局部依附性的多声部音乐、一些少数民族的民间音乐如侗族的大歌中简单多声部音乐等,但应该说,并没有产生像西方大小调体系和声那样具有体系意义的和声技法与理论。20世纪上半叶,随着西方音乐与音乐理论传入,经过几代作曲家、理论家将中国音乐元素与西方多声部技法结合的不断探索,并发掘中国音乐自身的和声音响,从而产生了若干种具有体系意义的中国多声部音乐技法。 总的来说,从技术与风格上来看,20世纪以来的中国多声部音乐根据其和声技法,可以笼统地分成三种基本类型:1.五声性旋律与三度结构和声结合;常见的做法是将五声调式旋律与教会调式和声或者大小调体系和声结合;2.五声纵合化和声;3.五声性因素与近现代作曲技法结合。上述的第一、第三种类型是对西方传入的多声技法进行五声风格化的处理,而第二种类型则源于中国音乐自身所蕴藏的和声音响,同时第三种类型又是第二种类型和声音响的进一步延伸。 西方20世纪现代作曲技法很早就传入中国,从创作实践上来看,留美的黄自、留法的马思聪、成长于日本的江文也等早期作曲家已经开始在其作品中探索20世纪作曲技法与中国风味的结合。从教学上来看,德籍犹太音乐家弗兰克尔从1941年起在国立音专担任作曲理论课程,他用勋伯格《和声学》等教材授课,1946~1948年,国立音专作曲理论课由刚留美归国的谭小麟主持,他讲授的兴德米特《作曲技法》包含有现代和声技法内容,这些西方现代和声技法的教学活动,也直接刺激了音乐创作中西方现代和声技法与中国五声性风格的结合,除了谭小麟本人的音乐创作以外,也产生了其他作曲家创作实践,如桑桐1947年创作的《夜景》《在那遥远的地方》等。 改革开放以来,伴随着作曲家们积极探索西方现代作曲技法与中国音乐元素结合。1979年罗忠镕创作出中国的第一首十二音序列作品,之后的1980年代以来,现代作曲技法在中国掀起了高潮,不仅罗忠镕、朱践耳等老一辈作曲家创作中对于自由无调性、十二音体系的探索,杨立青、赵晓生、谭盾、郭文景、叶小纲、何训田、许舒亚、贾达群等新生代作曲家也在自己的创作中勇于探索将中国风味融入现代作曲技法。理论家们如郑英烈、高为杰、王安国等也在积极探索这一课题,尤其是郑英烈在《人民音乐》2001年第2期发表的《十二音技法在中国作品中的运用》一文则是对这一时期使用十二音技法与中国音乐元素结合的总结性论文。 本文将聚焦于五声性因素与近现代和声技法结合时如何保持中国风味及其处理手法。这种结合的可能性非常多,几乎20世纪以来,所出现的各种新调性、多调性、泛调性、自由无调性、序列等和声与作曲技法都能够与五声性音乐元素结合,并各具自身的特点,限于篇幅,本文无法进行非常详细的说明,下面我们仅从几个方面来探讨中国现代作品中五声性因素的使用。 一、 中国五声性音高材料的核心因素 中国五声性音高材料的核心因素来源于传统音乐。在横向上是以五声性线条为基础,纵向上则是以五声性和弦为基础。 1. 五声性级进 五声性线条是由五声性级进构成的,其核心是三音构成,大二度+小三度或者小三度+大二度: 谱例1 从集合的角度来看,这些和弦都列属于两个集合(0,2,5)。 五声性线条级进的核心三音组还可以出现不完全形式——二音,以及衍生形式——包含五声性级进三音组的五声性四音组、五音组。 西方传统音乐旋律中的线条运动可以分为同音、级进与跳进(此处的跳进包括三度)。级进则是音乐横向线条的基本音程,跳进可以分成同和弦转换中的跳进与不同和弦连接中的跳进。不同和弦连接中的跳进实际上是隐伏的级进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