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网络特征的煤矿职工不安全行为扩散研究

作者:熊亚超;祁慧;李泽荃;张明阳; 刊名:煤炭工程 上传者:刘娇娆

【摘要】煤矿作业群体的互动形成了特定的网络结构,文章基于社会网络理论与信任理论,提出煤矿作业群体网络特征通过影响人际信任进而影响群体不安全行为扩散的理论假设,通过问卷调查获取研究数据,利用逐步回归法对假设进行了验证,得出煤矿职工社会网络的凝聚子群、网络密度及网络中心度三个维度经由人际信任的完全中介效应影响不安全行为扩散,关系强度、关系非对称性、网络规模和结构洞四个变量,通过人际信任的部分中介效应影响不安全行为扩散。基于此,提出了群体层面的不安全行为管控策略。

全文阅读

煤矿安全一直是我国煤炭生产的重中之重,已有的针对我国煤炭重大事故的研究表明,80%以上的煤矿事故都与作业人员的不安全行为相关,人因是导致我国煤矿事故的最直接和最主要的原因[1]。近年来安全监管部门公示的煤矿事故案例显示在现实生产过程中,矿工的不安全行为呈现出群发性特征,在命令链和工作链上的多名人员相互关联的群发性不安全行为是事故的主要致因。2014年发生的济南李福煤矿瓦斯爆炸事故,2017年发生的山西中煤担水沟煤业重大顶板事故的调查报告均揭示了这一特征。煤矿生产是群体活动,矿工处在由合作关系、咨询关系等多种关系而组成的网络中,群体作业的特性决定了煤矿职工的个体行为决策的过程与结果受到其所属网络的正向或者负向的影响。所以,基于网络特征对于不安全行为扩散的动因进行分析,更能反映煤矿职工行为决策的实际情况。社会网络是关系网络的一种,是由多个(大于两个)行动者组结而成[2]。社会网络的组织形式和相应结构影响资源分配,进而对个体的态度及行为决策产生影响[3]。归纳和总结社会网络的相关研究,对影响煤矿职工不安全行为的群体要素进行深入探讨,并对有关网络特征维度进行描述,构建网络特征对不安全行为扩散影响作用的理论模型,帮助从群体层面理解和掌控煤矿职工不安全行为具有很好的意义。从群体层面理解和掌控煤矿职工不安全行为的扩散。1文献研究与理论假设1. 1社会网络的基本概念结合煤矿企业的实际情况,矿工在生产生活中的互动使之嵌入到一个社会网络当中,在这个网络中行动者为节点,行动者之间的关系构成了边。个体在网络中的嵌入方式包括关系性嵌入和结构性嵌入,其中关系性嵌入指的是一个人与特定他人的关系本质,一般用关系强度和关系的非对称性来描述;结构性嵌入是指一个人嵌入的网络的整体结构,通常用网络中心度、凝聚子群、结构洞、规模和密度等维度进行描述[4]。各维度描述如下:1)关系强度——行动者双方的亲近关系、交往频率、结识时间等因素在这一概念中得以反映[4]。2)非对称关系——非对称关系是指在某个或几个方面互动双方形成的不平等的同伴关系[5]。3)网络密度——网络密度是指行动者间相互关联的数量和呈现最大关系联结数量的对比。网络密度数值越高,成员之间的关联关系越强[6]。4)网络规模——是指行动者之间直接联结的关系种类的数量,网络内的关系种类越多,其网络规模就越大,同时意味着其有更多的机会与渠道获得信息[7]。5)网络中心度——主要用来衡量其中一位行动者在整个网络结构中的具体位置,主要用来衡量行动者的社会地位、社会资源、社会力量[8]。6)结构洞——这一概念是反映社会网络结构当中存在部分人因个人利益而交织在一起,此时其他成员和这一组织没有关系,在社会网络中占据了结构洞节点的成员在信息的获得和控制优势方面,更容易获利[9]。7)凝聚子群——凝聚子群可以看作是一个成员们的子集合,这一群体反映的是部分成员之间关系十分紧密,存在很强的联系,个体的价值观、行为决策、观念等都会受到其他成员的影响[10]。1. 2研究假设与理论依据1. 2. 1网络特征对不安全行为扩散的影响评价交往双方关系现状时,通常会采用“好坏”、“强弱”加以描述,也就是关系强度及非对称关系的外在表现。Michael在其研究中指出,关系强度较高时,网络成员之间的行为信息传递频率更高,一些可以带来更高效率的不安全行为更容易被模仿及扩散[12]。而非对称关系对网络中不安全行为扩散的影响,在Brass的研究中也有涉及,当交往双方地位悬殊较大时,弱势一方更容易受到威胁和逼迫,冒险作业[13]。在规模较小的、密度较大的群体作业网络中,不安全行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