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农村留守儿童性教育现状与对策研究

作者:廖琴香; 刊名:农村经济与科技 上传者:张国栋

【摘要】近年来,我国各大社交媒体上不断曝出农村留守儿童遭遇性侵的案件。由于缺乏来自父母的关爱与性教育指导,广大留守儿童在面对生理和心理变化的成长过程中,缺乏系统合理的途径去主动获取性知识,遭遇性侵时也缺乏必要的自我保护意识。在分析当前我国农村留守儿童性教育现状的基础上,探析性教育缺失的原因,进一步提出改善农村留守儿童性教育的建议。

全文阅读

1问题的提出随着我国经济高速发展和城市化进程不断加快,越来越多的农村青壮年为谋求生计流入城市,通过外出务工获取家庭收入。由于户籍、教育等各种条件限制,大部分农民工没有办法及能力将孩子一并带入城市,只能将其留守在农村由父母或其他亲属代为照顾。这在农村地区是一个较为普遍的现象,也因此形成了一个较为特殊群体,即农村留守儿童。根据2016年在全国范围内开展的农村留守儿童摸底排查,数据显示,不满十六周岁的农村留守儿童数量为902万人,其中89.3%由祖父母辈进行监护,3.3%由亲戚朋友代为监护,还存在4%的农村留守儿童处于无人监护的窘境。作为一个规模巨大的群体,近年来,农村留守儿童的衣食住行等各方面问题已得到政府和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但值得注意的是,其中性教育问题却一直未被提及与重视。据女童保护项目组统计,在2013年被媒体曝出的192起性侵案件中,至少有106起发生在乡镇、农村地区,而其中受害者为留守儿童的比例是55.21%。2016年全年媒体公开报道的性侵儿童(十四岁以下)案件共433起,受害人778人,平均每天曝光1.21起,同比增长近三成。同时由于儿童群体自身年龄小,缺乏性知识和对事情性质的判断,在司法实践中儿童性侵害案件往往存在立案难、查证难等问题。因此学界普遍认为,以上被公开报道的统计数据仅为冰山一角。受传统观念的影响,国民对于“性”往往持敬而远之的态度,“性”甚至一度被污名化为“脏”、“耻”,这进一步阻碍了性教育在国内的健康发展。性教育在学校和家庭教育体系中的缺失,儿童群体对于危险状况的辨别能力和自我保护意识弱,使他们更容易受到侵害,甚至是“二次侵害”,我国农村留守儿童性教育呈现出整体失语和空白的特征。本文旨在通过对我国农村留守儿童性教育发展的现状进行深入分析,归纳和总结出农村留守儿童性教育存在的问题,进而探讨我国农村留守儿童性教育发展的对策,为进一步普及性教育知识,推动我国留守儿童性教育的健康发展提供一定参考。2农村留守儿童性教育的现状与问题2.1性教育政策的尴尬自改革开放以来,我国颁布了指涉性教育内容的三十几个政策法规文件,据此我国性教育大致可以划分为以下三个阶段:面向生理知识的性卫生教育(1978-1994)、面向社会问题的性健康教育(1995-2006)和面向性关系的性安全教育(2007-2016年)。2008年教育部在颁布的《中小学健康教育指导纲要》中,明确提出要把性教育纳入健康教育的框架。2011年,在《中国儿童发展纲要(2011-2020年)》中也明确规定,要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由此可见,国家对儿童性教育是持支持态度的。但到目前为止,教育部还未专门针对性教育出台纲要或标准。同时,通过对不同省份政府网站上有关于性侵青少年儿童案件处理报告分析发现,中国在此类案件处理的法律法规上存在较大空白。儿童性侵害案件较为隐蔽,不易被察觉和发现,除了施害者和受侵害儿童,难以找到其他证人,而儿童很难做出具有准确性和完整性的陈述,因此常常时隔很久才能被其监护人知晓。2.2家庭性教育的缺失留守儿童分为双亲留守儿童与单亲留守儿童。双亲留守儿童是指父母双方都常年在外务工,将孩子交由其他亲属代为监护的情形。数据表明,这种情形下留守在农村的儿童的监护工作往往是通过隔代亲属来完成的,即由文化水平较低或者没有上过学的祖父母来照顾儿童。正处于成长发展关键时期的留守儿童,由于父母不在身边,他们难以享受到父母在思想认识、价值观念以及性教育方面的引导和帮助。另一种情况是父母中有一方外出打工,由另一方在农村家中照看孩子的单亲留守。在这种情况下,尽管有父母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