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辞·渔父》与《庄子·渔父》比较

作者:王武园;潘莉; 刊名:文教资料 上传者:常玉芬

【摘要】《庄子·渔父》和《楚辞·渔父》都是先秦时期的作品,两篇文章的框架结构特别是渔父出场时的地理环境、主体部分的叙事方法和结尾渔父的离去都似异而实同。唐人成玄英在《庄子疏》中认为孔子和屈原偶遇的渔父都是范蠡。本文通过对两篇作品的渔父形象、创作时间及文本主旨的比较,认为二者之间有一定联系,但是并非同一人,更非范蠡。

全文阅读

《楚辞·渔父》中那个唱着沧浪歌鼓枻而去的渔父和《庄子·渔父》里跟孔子辩论的渔父应该是中国文化史和文学史上最早的两个渔父形象。唐人成玄英在《庄子注疏》中认为:“渔父,越相范蠡也,辅佐越王勾践,平吴事迄,乃乘扁舟,游三江五湖,变易姓名,号曰渔父,即屈原所逢者也。”[1](534)这两篇作品里的渔父真的是同一个人吗?这两篇文章之间有什么联系吗?通过两篇文本的对比研究,不难发现《楚辞·渔父》和《庄子·渔父》的框架结构似异实同。首先是渔父的出场方式,《庄子·渔父》写孔子游观来到名叫缁帷的树林,坐在土坛上休息时,弟子们在一旁读书,孔子弹琴吟唱。曲子还未奏完一半,“有渔父者,下船而来,鬓眉交白,披发揄袂,行原以上,距陆而止步”[1](534)。《楚辞·渔父》里则说“屈原既放,游于江潭,行吟泽畔。颜色憔悴,形容枯槁。渔父见而问之”。两位渔父的出场都是与主人公偶遇在水边泽畔,他们活动的地点都具有南方地理文化的特点。其次是两篇文章的主体部分都采取问答体形式展开。二者都是通过渔父与主人公的对话,在一问一答之间逐渐表现出双方待人处世的方式和哲学,进而揭示出文章的主旨。问答体是源于先秦时期的非叙事文学叙事的一种基本策略和方式,所谓“文学叙事”即用语言虚构社会生活时间的行为,基本特征是着重表达社会生活事件过程和话语的虚构性或假定性;而非叙事文学叙事表达的则并非是真实的社会生活事件,重在“假设”和“寄意”。这一点在《诗经》《庄子》和《楚辞》中各有体现。如《诗经·羔裘》“羔裘豹袪,自我人居居。岂无他人?维子之故”,借问答以叙事抒情;《庄子·逍遥游》“天之苍苍,其正色邪?其远而无所至极邪?其视下也,亦若是则已矣”,以问答的方式展开其哲理思辨;《楚辞》通过问答的方式寓哲思于抒情之中。最后,两篇作品的结尾相似,都是渔父驾船离去。《庄子·渔父》客曰:“吾闻之,可与往者与之……子勉之!吾去子矣,吾去子矣!”乃划船而去,延缘苇间。《楚辞·渔父》则是“渔父莞尔而笑,鼓枻而去。歌曰:‘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遂去,不复与言”。两位渔父离去时都给人以言有尽而意无穷的感觉。这两篇《渔父》都是先秦时期的作品,文中描写的渔父是真实存在的先后被孔子和屈原偶遇的范蠡吗?还是只是问答这种叙事方式为了“假设”和“寄意”而虚构的形象呢?而且两篇的框架结构如此相似,这是巧合吗?还是有意效仿呢?为了探究两者之间的联系,我们可以通过以下几点进行分析。一、渔父形象来源探析“父”是古时对有才德的男子的美称,从字面上可以理解为打鱼的男性。在生产力低下的原始社会,鱼类是当时先民赖以生存的重要食物之一,因此捕鱼是一项重要的经济活动。捕鱼者和鱼本身经常被崇拜和神化,甚至认为它们具有为神人之间传递信息的功能。新石器时代晚期的四川泸州汉代画像石棺(泸州九号)上的“巫术祈祷图”,画面中央有一对身着中原秦晋衣冠的巫觋,女左手、男右手各执不同的法器交祝对舞;左侧有一对身着短装的巴蜀巫觋,女操蛇、男执铃,跳神作法;右侧有一对体型硕大的鱼鸟。说明在远古巫术中,动物多被视作人类沟通天地的助手,鱼生活在水中、鸟出没于天空的生活习性很容易引起先民的敬畏与联想。于是我们推测,它们的组合很可能包孕“沟通天地”的含义。这就是后世文学作品中“渔父”这个神秘人物形象产生的文化基础。西周时期,人们已经将捕鱼的行为与政治联系起来了。司马迁在《史记·齐太公世家》中记载:“吕尚盖尝穷困,年老矣,以渔钓奸周西伯。”吕尚就是姜太公,曾经贫穷困苦,年纪大了,借钓鱼的机会求见周部落的西伯侯姬昌,希望得到赏识,在政治上有所作为。姜太公很有可能就是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