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工匠精神的伦理传承与类型探索——评电影《大路朝天》

作者:峻冰; 刊名:中国文艺评论 上传者:赵磊

【摘要】因执导电影《十八洞村》(2017)而为人熟知的女导演苗月,新近执导的影片《大路朝天》(2018)可谓继《战狼2》《红海行动》《我不是药神》后又一部较为成功的坚守艺术尺度的类型化电影,它是对"父与子/师傅与徒弟"序列中新时代工匠精神伦理传承的思考。影片本身突破边界、跨类融合的有益探索以及浪漫现实主义的诗意表达,都使该片具有感人至深的审美魅力。

全文阅读

/作品评析/ 942019年第3期 内容摘要:因执导电影《十八洞村》(2017)而为人熟知的女导演苗月,新近执导的影片《大路朝天》(2018)可谓继《战狼2》《红海行动》《我不是药神》后又一部较为成功的坚守艺术尺度的类型化电影,它是对“父与子/师傅与徒弟”序列中新时代工匠精神伦理传承的思考。影片本身突破边界、跨类融合的有益探索以及浪漫现实主义的诗意表达,都使该片具有感人至深的审美魅力。 关  键  词:《大路朝天》  工匠精神 类型化 浪漫现实主义 英国电影理论家欧纳斯特•林格伦在《论电影艺术》一书中认为:电影不仅能成为“为了激动人的感情而激动人的感情,也就是说仅仅为了使人愉快而激动人的感情”的“娱乐” 手段;成为“不是为了立即满足人们的感情,而是要把人们的感情带进现实生活中去起作用”的“宣传”手段;而且可以成为“只能表现艺术创作者个人的经历和观点”的“真正的艺术”。 [1]显然,林格伦依据电影承载的主导功能的不同较为正确地说明了:电影可以区分为娱乐电影(娱乐片,以娱乐功能为主导)、宣教电影(宣教片,以宣传教育功能为主导)和艺术电影(艺术片,以审美功能为主导)三类。之于国产电影,宣教电影即主旋律电影 [1] [英]欧纳斯特•林格伦:《论电影艺术》,何力、李庄藩、刘芸译,中国电影出版社,1979年,第 186-201页。 (主旋律片):它全部或部分涵盖重大革命历史题材电影、战争电影和警匪片、传记片等样式或类型。在本质层面上,具有创新品格、道德底线的娱乐电影的创作也应被视为真正的艺术创造;而主要承继娱乐电影传统的类型(喜剧片、惊险片、警匪片、科幻片、传记片等)无疑也是如此。美国传播学者和电影历史学家弗兰克•毕佛认为:电影评论家和电影历史学家应将“类型”与艺术质量较高、十分重视“生产标准”的影片列在一起给予评价,因为“每类电影在电影史上和文化史上都起过各自不同的重要作用”;类型“是由经济制度产生的”;它们“从内容和风格上都为电影事业的发展开拓了前景”[2]。 [2] [美]弗兰克•毕佛:《电影术语词典》,童锦荣、黄庆译,解放军文艺出版社,1993年,第 30页。 新时代工匠精神的伦理传承与类型探索 ——评电影《大路朝天》 峻 冰 DOI:10.19324/j.cnki.zgwypl.2019.03.013 95 毋庸讳言,近两年大获成功的军事题材主旋律电影《战狼2》《红海行动》以有艺术尺度的类型化的有益探索突破了历史,它们并非昙花一现的创作经验、美学规律、接受心理及其所折射出的大众文化对今后的主旋律电影创作产生了较大影响。显而易见,不久前引起观影热潮的道德伦理电影《我不是药神》是此路径;电影《大路朝天》,可谓又一部较为成功的坚守艺术尺度的类型化主旋律电影——对工业题材深情注目的它必将为主流意识形态以及精英文化、大众文化所瞩目。 一、新时代工匠精神的伦理传承 《大路朝天》主要思考了工人与工匠精神的传承问题,尤其是传统工匠精神与科技创新的关系问题。片中踏实朴素的老石匠曾庆民(巴登西绕饰)训斥一天到晚不想当工人只想当干部的儿子曾馒头(杜天甫饰)时所说的话——“你娃晓不晓得啥子叫工人,工人就是做工的人,就是老老实实、本本分分、认认真真用自己的双手做活路的人!”——无疑是对工匠精神(当然是指传统的工匠精神)的极好诠释。站在雨中训过儿子的曾石匠让其跪地拜师的场景既具有强烈的视觉冲击力,也具有感人至深的审美力量,其中所溢出的踏实认真、精益求精、执着奋进、默默奉献、无限忠诚的文化意蕴让共和国“工人”和“工匠精神”的概念显得鲜活、饱满,很接地气。 其实,不只是曾石匠,影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