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前儿童故事情境化积木建构水平及其与家庭积木游戏环境的关系

作者:连培佳;李力;吴念阳; 刊名:陕西学前师范学院学报 上传者:何春江

【摘要】目的:考察4~6岁幼儿的故事情境化积木建构水平以及他们的家庭积木游戏环境,进一步分析两者之间的关系。方法:分别采用实验法和问卷调查法。结果:(1)故事情境化积木建构水平有显著的年级差异,但无显著的性别差异;(2)家庭游戏经验、支持环境与故事情境化积木建构水平存在相关。结论:故事情境化积木建构水平随年龄而提升;积木游戏经验越多,支持环境越好,学前儿童的故事情境化积木建构水平就越高。

全文阅读

对幼儿来说,积木搭建游戏蕴含着丰富的发展契机和教育价值,能够满足幼儿在直接感知、实际操作和亲身体验中获取直接经验的需要[1]。积木游戏是儿童以积木为物质基础开展的象征性建构游戏活动[2]543。故事情境化积木建构(The Storytelling-based Block Building)是学者Casey等人在一项幼儿园积木建构干预实验中提出的[3]。他们发现,在一个有生动情节的故事背景下,儿童的积木建构要好于无故事背景的积木建构,因为故事能为积木建构提供一个有效的背景信息。本研究中的故事情境化积木建构指的是成人为儿童讲述一个绘本故事,儿童结合故事中的时间线索,画面的空间线索以及自己对故事的理解和画面的参照进行积木建构。在积木游戏环境的支持上,国内的研究较多集中在幼儿园区角环境的创设[4]、教师的指导策略[5]、积木游戏材料的投放等方面[6],较少涉及家庭环境对儿童积木建构水平的影响。家庭环境是儿童身心发展的源泉,针对学前儿童的积木建构水平探究,家庭积木游戏环境的影响应当被考虑其中。 一、研究设计 (一)研究对象 本研究选取上海市徐汇区某幼儿园95名中大班儿童作为研究对象。其中6名儿童由于转学等原因未能完成所有任务的测试,故有效被试为89人。 (二)研究材料与工具 绘本《母鸡萝丝去散步》6本、绘本《你的家、我的家》6本,木质原色积木6盒(一盒86粒,共13种积木形状)、相机6部、摄像机6架、信息记录表若干。 自编《学前儿童故事情境化积木建构水平测评量表》,共有基本建构技能与故事情境表现两个一级维度,其中基本建构技能评估指标根据Wyeth研究整理的积木建构各发展阶段的表现特征[7]和CA-积木建构水平测评量表[3]所制定,包含积木建构技巧、作品结构形式、积木使用情况这三个二级维度;故事情境化积木建构水平特有的故事情境表现维度是根据观察与分析学前儿童在故事背景下用积木建构情境的情景表现程度,拟出情境元素丰富性与方位正确性两个二级维度。各二级维度均采用5点计分方式,量表内部一致性信度系数为0.77。以结构效度作为效度指标,两一级维度间的相关系数小于0.4,但与总分的相关系数均大于0.6,表明量表的结构良好。 自编《学前儿童家庭积木游戏环境调查问卷》,第一部分为人口统计学信息,第二部分是家庭积木游戏环境现状,主要考察儿童的家庭积木游戏的频率和经验、家长对于学前儿童积木游戏的指导策略以及家庭对于学前儿童积木游戏的态度和支持情况三个维度。采用五点计分方式,问卷内部一致性信度系数为0.87。问卷共发放95份,回收89份,回收率为94%,有效问卷89份,有效率为100%。 (三)研究程序 由经过培训的学前教育学专业的研究生作为主试为儿童讲述绘本故事,儿童根据自己对故事的理解,故事内容的线索和绘本画面,随机完成两项故事情境化积木建构任务。考虑到故事情境有多重的,也有单一的,此研究选取的两本绘本具有典型性:《母鸡萝丝去散步》是多情境故事,在萝丝散步经过的每一个场景,它都和狐狸发生了不一样的故事;而《你的家、我的家》讲述了房子(家)的构造和功能,故事发生场景并未发生变化,视为单一情境。因此,儿童完成的两项故事情境化积木建构任务分别为多情境积木建构任务和单一情境积木建构任务。期间,主试不给儿童任何的积木建构技术指导和绘本相关内容提醒。儿童完成积木建构任务后介绍自己的作品,主试对其进行录音录像,并对作品前后左右俯五个方位进行拍照记录。由两名学前教育学硕士研究生用自编量表对作品进行打分,评分者信度为0.74,具有较高一致性。 在测试儿童故事情境化积木建构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