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文化小镇IP化和数据化发展进路探索

作者:吴雨宸;王悦; 刊名:现代商业 上传者:彭秋燕

【摘要】我国共有1286个省级以上的广义意义上的特色文化小镇,依靠多种主题定位和模式经营,文化小镇建设已取得一定的实践成果。特色文化小镇代表了我国文化发展的新战略、新布局以及小乡镇崛起的新思路、新探索,文化"IP"的强势注入有助于凝练小镇文化、凝聚小镇情感,小镇元数据存储与资源开放获取是文化旅游行业的大势所趋,本文从这两点出发,简要探讨特色文化小镇的阶段发展进路。

全文阅读

2017年12月5日,国家发改委等四部委联合发布了《关于规范推进特色小镇和特色小城镇建设的若干意见》后特色小镇的建设如火如荼,良好的政策环境催生了乡镇经济发展,同时也带来一些问题。2018年9月27日,第三届安仁论坛在成都市安仁镇召开,此次论坛发布了国内首个特色文化小镇发展报告《中国特色文化小镇发展报告2018》,该报告由安仁智库、上海交通大学城市科学研究院主持研究,内容涵盖了中国特色文化小镇建设取得的阶段性成果。我国现有音乐小镇、美术小镇、体育小镇、非遗小镇等主题定位的1286个省级以上的特色文化小镇,依靠多种经营模式,通过借鉴国内外经验已取得一定的实践成果。特色文化小镇代表了我国文化发展的新战略、新布局以及小乡镇崛起的新思路、新探索,经过网络信息研究整合与实地调研,国内外特色文化小镇建设实践中呈现出以下两个特点,这些经验对中国特色文化小镇未来的发展十分关键。一、文化“IP”:提炼小镇文化,凝聚小镇情感“IP”(Intellectual Property)意为知识产权,指“权利人对其智力劳动所创作的成果享有的财产权利”,近年来在文化产业被越看越多的提及,多指被用于广泛开发和二次创作的文化产品、现象等。在影视领域一部好的“IP剧”能够创造巨大的经济价值,而在特色文化小镇建设过程中找到并开发好一个优质的“IP”也可以起到提炼小镇文化、凝聚小镇情感的作用。特色文化小镇的核心即为特色文化,“IP”是小镇特色文化中最为核心的内容,可以说是特色文化小镇的灵魂所在。找到适合自己小镇且潜力巨大的好“IP”,就等于抓住了小镇发展的内核。“IP”最大的优势是其“可孵化性”,即由一个想法诞生出实际的“现实物”,并且此“现实物”持续成长,逐渐扩散影响到周边领域,形成一个事物引发的产业链。在新媒体时代优质“IP”能够迅速开发自身及其代表文化的潜在价值,生成远超其单质的巨大聚合效应。“IP”与“互联网+”时代适性极强,通过孵化,能够使本来单一的知识产权内容变为多层次的结构性“文创矩阵”。小镇的特色文化可能过于抽象所以传播效率较低,但如果将其核心的“IP”进行传播则能使受众更直观的感受特色文化小镇的魅力,传播效果会成倍增长。通过对“IP”的不断开发小镇文化能够得到递进式传播并实现多领域的文化创新,带来巨大的经济价值。目前,国内外特色文化小镇寻找适合自己的优质“IP”并孵化已经成为大势所趋。国外典型的成功案例有日本熊本县的“熊本熊”。熊本县自身资源匮乏,却依据“熊本熊”这一漫画形象进行多媒体宣传和文化创作,围绕“熊本熊”设计吉祥物,从指示牌、自动贩卖机、出租车车身到各种零食包装,甚至出租车司机的领带上,以它为中心的周边产品不计其数,2018年3月20日,日本熊本县发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该县吉祥物“熊本熊”的周边产品销售额达到1408.742亿日元,同比增加10%,“熊本熊”最终在全世界都造成了较大影响,也成为该县的对外名片。近年来,国内特色文化小镇也逐渐重视“IP”的开发,贵州省遵义市仁怀市茅台镇就是成功案例,其依托“茅台酒”这一“国酒”孵化出特色酒文化小镇,在茅台酒的故乡开发出极。由此可见,“IP”对于特色文化小镇建设作用巨大,也将是国内特色文化小镇建设的重点发展方向。二、数据库:整合小镇元数据,开放共享旅游资源特色文化小镇的发展经过几年的蹒跚摸索,其管理与经营绝不是简单“建筑+文化”的组合。文化小镇在“地文化”上的空间表达和在“物文化”上的时间表达更多的是提取或构建不同的文化特色,串联不同的文化小镇“特色数据”,以特色文化小镇的物化形式创新人类情感认知表达,拓宽人们视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