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兰出土文书所见“北斗主创”相关再考——兼论北斗信仰在古代医学中的应用

作者:陈陗;沈澍农; 刊名:中国中医基础医学杂志 上传者:张荆柳
  • 未找到相关文档

【摘要】楼兰出土文书Or.8212/485载有"北斗主创"一语,考证其源自中国古代"北斗主杀"的观念。北斗在古代医学中还被赋予延寿、起死回生、聚气驱邪、为祟等作用,并与肾的功能密切相关。故对北斗在古代医学中的应用进行梳理,对于帮助理解古人之病因及治疗观念具有重要意义。

全文阅读

楼兰出土文书Or.8212/485(L.A.V.x.018)现藏于大英图书馆,于业礼、王兴伊二位学者曾对其进行过考证[1](简称“于文”)。笔者在整理此件文书时,对“北斗主创”一语进行相关研究,以期更加全面地揭示此文书背后的涵义。 图1显示,文书正面存5行文字,录文如下: 1. 创=[创]爲刀斧所傷,南斗;2. 主血,北斗主創,鶣[扁]鵲;3. 盧醫不能治之,亦不;4. 能還喪車,起死人,創奄;5. 愈,不疼不【痛】□□□。 向星神祭祀祈求的行为在我国出现很早,至秦汉已颇具规模。而世人流行的“南斗注生,北斗注死”的说法,乃出自于道教经文中的“北斗落死,南斗上生”[2]。晋人干宝所作《搜神记》[3]卷三亦云:“南斗注生,北斗注死。凡人受胎,皆从南斗过北斗。所有祈求,皆向北斗。”虽然南北斗并称,但事实上无论道徒或民间,大都重北斗而轻南斗。从传世医书来看,也呈现此趋势,北斗单独应用的次数很多,而南斗基本是随北斗出现而出现且次数很少。这其中不乏宗教、地理、实用性等原因,不少学者对此已有所讨论[4],本文不再赘述。 1 “北斗主杀”与“北斗主创”及“北斗主疮” 于文认为,魏晋时期“南斗注生,北斗注死”的观念是由北斗主杀的信仰衍生,因而在疾病的治疗上产生了“南斗主血,北斗主创”的医学思想。笔者认为,由于“重北斗轻南斗”的原因,与南斗相关的资料较少,“南斗注生”与“南斗主血”的关联较难确定,但“北斗主创”源于“北斗主杀”的观点比较明确。 古时人们通过观察北斗斗柄所指方向判断四季的变化,而四季变化源自天地阴阳二气之间的此消彼长,他们认为北斗柄在不同季节的指向能够指示出世间阴阳变化的状态,从而决定万物的兴衰生死(早期北斗被认为集合死生为一体,这也可以解释北斗延寿续命之功能)。 北斗主杀,由此认为北斗相关的天象常与诛伐有关。《后汉书·天文志》[5]中就有多处记载,由此进一步引发了北斗厌辟刀兵的神奇功效。葛洪在《抱朴子内篇·杂应》[6]论及辟五兵之道:“书北斗字及日月字,便不畏白刃。”综上,遂有楼兰文书中“创为刀斧所伤”“北斗主创”之语。创,《说文》[7]:“刃,或从仓。”此处“创”字和兵刃直接相关,与后世通用之“疮”字在此层面上稍有异义。 葛洪亦在《肘后备急方·治为熊虎爪牙所伤毒痛方第五十三》[8]载:“若逢之者。目向立,大张左手,五指侧之,极势跳。手上下三度,于跳中大唤:咄虎,北斗君汝去,虎即走。”道教经典《太平经》中包含诸多病因理论,其中之一为诸虫(虫,古时可概称多种动物)侵犯人体,可分为“体内的寄生虫”和“体外的毒蛇猛兽”[9]。体内之虫可导致疽、疥、疠等疮;体外之虫如狼虎一类的猛兽,可以对人进行攻击,从而使人受创甚至丧命。北斗的作用不单主刀斧所伤之创,亦主其他各种疮伤,此为后世医书疮伤多见“北斗”之缘由。 2 “不疼不痛”与“南斗主疮” 笔者认为,北斗主创的首要作用是止疼痛,文书所见“不疼不痛”在传世医书中亦多见。《千金要方》[10]卷二十五《火疮第四》:“治金疮血不止令唾之法”有“北斗七星,黄姑织女,请制水之法,清旦明呪:不痕不脓,不疼不痛……一切疮毒并皆用之。”又《千金翼方·禁金疮第十二》[11]有“禁金疮法”:“今会百药,不如神师,一唾止痛,再唾愈疮,北斗七星,教我禁疮,南斗六星,使疮不疼不痛,不风不脓,北斗三台,转星证来,急急如律令!”再《儒门事亲·金疮五十四》[12]:“又有咒法,咒曰:今日不祥,正被物伤,一禁不疼,二禁不痛,三禁不脓不作血……如阴晦夜间,望北斗取气亦得。”三者均把“止疼痛”放于首位。 其中第2例“禁金疮法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