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产品缺陷认定方法及分级选择流程研究

作者:董红磊;王琰;肖凌云;陈玉忠;张金换; 刊名:标准科学 上传者:王睿华

【摘要】国内外目前尚未形成统一的汽车产品缺陷认定方法,导致生产者和消费者间的召回争议事件频发。本文结合大量典型汽车召回案例,归纳提出案例推理、风险评估和工程分析试验3种适用于不合理危险缺陷的认定方法。从资源、时间、成本和技术等方面考虑,提出3种方法适用性分级选择流程,以期实现缺陷判定的标准化和规范化。

全文阅读

随着市场竞争的加剧,更高的顾客满意度、更低的成本,以及更短的产品开发周期成为企业赢得竞争优势的关键[1-2]。为迎合市场需求和获得竞争优势,汽车的设计开发周期被压缩至2~3年甚至更短,许多问题在未进行充分验证的情况下投放到市场,增大了产品缺陷出现的可能[3-4]。汽车缺陷具有较大危险性和潜在危害性,危及社会公共安全。为避免汽车缺陷引发的事故伤害,世界主要汽车消费国通过法律法规的形式建立了召回制度。1966年美国制定《国家交通及机动车辆安全法》①,奠定了召回制度起源的基础。2004年原国家质检总局发布部门规章《缺陷汽车产品召回管理规定》,标志着我国缺陷产品召回制度的确立。截至2017年7月31日,我国共实施缺陷汽车召回1,456次,涉及缺陷车辆4,319.91万辆,有效减少了缺陷产品质量安全事故的发生。召回作为典型的产品质量安全监管模式,以后市场发力来督促生产者强化对产品设计、制造、标识等前市场关键环节的管理,成为提升消费品质量水平的重要制度安排。产品召回需要综合考虑公平、效益等多种社会价值,既不能损害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又要尊重生产者的利益。由于不同的社会属性,生产者和消费者对缺陷的认知角度不同,导致召回争议事件频发,争议的焦点主要集中在产品缺陷认定。召回立法中虽对缺陷定义作了界定,但具体实践中应采取何种标准或方法来衡量尚未明确,实际操作中主要依据产品缺陷定义中的事实描述来判断。相关文献研究较少,沈明[5]借鉴国外汽车缺陷调查的经验和判定技术,提出汽车安全气囊的缺陷判定流程;王琰[6]将灰色理论引入缺陷风险评估,将缺陷风险转化为失效风险进行等效研究;张卫亮[7]分析了转向系统的召回案例,并应用风险矩阵法进行了缺陷风险评估;董红磊[8]针对风险评估矩阵法在汽车缺陷危险性评价应用中存在的专家评语模糊性、假定属性权重相等和需要专家综合决策的实际问题,提出改进方法;肖凌云[9]分析了转向系统的缺陷形式,并应用台架试验进行了缺陷形式辨识。本文剖析了各国法规中产品缺陷定义的内涵,结合典型召回案例提出3种缺陷认定方法,并从实际应用角度提出方法分级选择流程,以期为我国缺陷汽车产品召回工作提供支撑和借鉴作用。1各国法律法规给定产品缺陷的定义美国学者Clark指出“产品责任制度的核心在于对‘缺陷’的解释和定义,缺陷是任何权利要求的基础”。《现代汉语词典》关于“缺陷”的解释是“欠缺或不够完备的地方”,布莱克法律词典(第九版)将其描述为“不完美或欠缺,特别是对产品的使用和安全必不可少的部分”[10]。从表1各国法律或法规给出的缺陷定义看,存在“不合理危险”是产品缺陷的本质,缺陷侧重于产品安全性,多采用“产品存在不合理的危险”或“产品不能提供某人有权期待的安全”进行描述。表1各国法律或法规给定产品缺陷定义国家缺陷定义美国《侵权法重述》(第2版)第402A条和《统一产品责任示范法》均认为“产品缺陷是指产品具有不合理的危险性,即产品对消费者、使用者的人身或财产具有不合理危险性的缺陷状态”②德国《产品责任法》第3条“产品若不能提供人们有权期待的安全性时,即为存在缺陷的产品”丹麦《产品责任法》第5条规定“产品不具有合理要求的安全性为有缺陷”日本《日本制造物责任法》第2条,产品缺陷是指在综合考虑产品的特性、生产者交付产品的时期、通常能被预见到的使用形态及其他与产品有关的事项等,产品缺乏通常应具备的安全性③韩国《制造物责任法》第2条关于产品缺陷的定义与日本法的相关规定大致相同,即是欠缺“安全性”英国《消费者保护法》第3条第(1)款规定,产品缺陷是指产品不具有人们有权期待的安全性④;产品安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