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的方法论解读

作者:陈金山; 刊名:中国延安干部学院学报 上传者:郑冰

【摘要】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关于生态文明建设的系列论述构成了系统的生态文明思想,其中具有鲜明的方法论底蕴:以系统思维把握生态文明建设的整体性,强调生态文明建设要具有国际视野、统筹"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满足人民美好生活需要;以辩证思维处理与生态文明建设相关的诸种关系,重点是处理好人与自然的关系、绿水青山和金山银山的关系以及"潜绩"与"显绩"的关系;以历史思维把握生态文明建设的规律,从人类文明兴衰、西方现代化历史和中国共产党执政历程三重视野来认识生态文明建设规律。从方法论视阈解读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有助于我们更好地把握其科学内涵和时代特质。

全文阅读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关于生态文明建设有诸多突破性论述,形成了系统深刻的生态文明思想。这一思想贯穿着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和方法,体现出鲜明的方法论底蕴。从方法论视阈解读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有助于更好地把握其思想逻辑、科学内涵和时代特质,深化对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发展逻辑的理解。一、以系统思维把握生态文明建设的整体性系统思维将系统看作由各圈层和要素组成的有机统一体,注重从整体性上思考和解决问题。习近平对生态文明建设的思考体现出鲜明的系统思维,他曾提出生态治理是一项系统工程,要以系统工程思维来抓生态建设,遵循自然规律,注重系统修复,否则“就很容易顾此失彼,最终造成生态的系统性破坏”[1] 85。习近平的系统思维体现为三个层面:一是从人类命运共同体高度提出与国际社会共谋生态建设,共建生态命运共同体。二是从“五位一体”总体布局的生态维度凸显生态文明建设的极端重要性,着力完善生态文明建设的制度体系。三是从满足人民美好生活需要的人本向度,强调生态文明建设要超越人类中心主义和消费主义,实现绿色生态变革。(一)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高度认识生态文明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是十八大以后中国共产党关于全球治理体系和国家间关系的新理念,其中蕴涵着习近平关于构建全球生态命运共同体的思考。2015年习近平在联合国阐述“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时说到,“我们要解决好工业文明带来的矛盾,以人与自然和谐相处为目标,实现世界的可持续发展和人的全面发展”,为达成这一目标,“国际社会应该携手同行,共谋全球生态文明建设之路”。[2] 697在习近平看来,生态问题关乎全人类的福祉,关乎全人类的未来发展,建设绿色家园是全人类的共同梦想。当前的现实是,现代工业文明爆炸性地释放了人类改造自然的能力,创造了超越以往一切世代生产力总和的物质财富,但是也因此造成了前所未有的生态创伤。自罗马俱乐部发表《增长的极限》报告以来,人们已经充分认识到“保护生态环境,应对气候变化……已成为全球面临的共同挑战”[1] 212,任何一国都无法置身事外。因此,构建全球生态命运共同体,完善全球生态治理体系构成了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的重要基点。构建全球生态命运共同体,一个重要的问题是如何认识中国的生态文明建设与全球生态治理的关系。习近平的思考是:首先,中国的生态文明建设是全球生态治理的重要组成,为全球生态治理提供中国经验和中国方案。中国幅员辽阔,地域复杂,自然生态特征极为典型。作为最大发展中国家,中国在现代化过程中既存在着发达国家曾经出现过的生态问题,又与广大后发展中国家所面临的生态问题有共通性。因此,中国的生态文明建设能够为全球提供难得的参考方案。其次,中国是负责任的大国,是全球生态问题的积极参与者和贡献者,要本着“同舟共济、权责共担”原则,积极参与全球生态治理,努力在国际合作中发挥建设性作用。一方面,中国积极探索符合中国国情的低碳发展道路,加快产业转型升级,加大了控制温室气体排放力度,并且计划2030年左右达到二氧化碳排放峰值。另一方面,通过强化国家间合作,共同缔结《巴黎协定》等气候公约,充分利用“南南合作”和“一带一路”合作机制,设立气候变化南南合作基金、绿色金融,并向后发展中国家提供生态技术帮扶,协力推动全球经济绿色转型和生态改善。最后,中国生态建设的国际责任要适当,应当坚持有区别的责任原则、公平原则和各自能力原则。就是说,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对全球生态损害的历史责任不同,发展需求和能力有差异,因此对全球生态责任的承担要有区分,要公平合理。按照这一思路,习近平提出,“应对气候变化不应该妨碍发展中国家消除贫困、提高生活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