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式初等教育与中国近代工业

作者:王于鹤;周黎安; 刊名:求索 上传者:李春艳

【摘要】采用20世纪30年代中国县级工业数据与银行数据作为被解释变量,使用1920年公立小学学生数作为解释变量,根据"庙产兴学"的历史事件,采用1820年的寺庙数量作为衡量初等教育发展情况的工具变量,先后运用线性回归模型、Probit模型及二阶段Tobit模型,检验了初等教育的发展对20世纪30年代工业发展的影响。结果表明,1920年的公立学校小学生入学数量对纺织厂数量、发电厂数量以及银行数量都有显著正向影响。新式初等教育为近代中国工业发展提供了人力资本准备,推动了近代工业化进程。

全文阅读

一 引言 大量跨国经验数据表明,公民的受教育情况与一个地区的经济发展水平有显著的正向相关性①。进一步,Sala-i-Martin等使用88国跨国数据实证研究发现,在加入了东亚国家的虚拟变量之后,初等教育是影响人均GDP增长的最稳健的因素②;而Yuchtman 2009年的研究则表明,西式教育比中国传统教育体制更容易积累对现代工业生产力有更大推动作用的人力资本③。中国近代教育的转型无疑是一场深刻的教育改革,在近代中国这样一个剧烈动荡的制度转型期,新式初等教育的发展对工业化进程是否有作用、有多大作用,是非常值得研究的议题。 目前,国内关于教育近代化与经济近代化的研究著作已经非常丰富。关于近代初等教育的研究主要集中在教育学领域,文献多以研究地域性初等教育发展为主【注文1】,整体性的研究散见于一些关于教育近代化研究的专著中【注文2】,而国内经济学文献中尚未见到对此议题的系统性研究;同时,关于教育发展与近代中国工业化问题的研究,受限于史料与数据的可得性,大多数研究成果主要还是就经济言经济、就教育言教育的范式,对二者之间的联系进行系统性研究的成果也比较鲜见。 本文使用定量研究的方法,使用县级数据,系统地检验了近代中国初等教育发展与工业发展情况之间的因果关系,是尝试对中国近代初等教育进行系统研究的经济学文献;同时,本文的研究结果,为教育学和史学的相关研究结论提供了经验证据。文章接下来的安排如下:第二部分介绍数据来源以及主要变量的构建;第三部分介绍实证模型与主要回归结果;第四部分对结果进行稳健性检验;第五部分总结全文。 二 数据描述与变量构建 本文主要有以下数据来源:《1901-1920年中国基督教调查资料(原〈中华归主〉修订版)》(以下简称《调查》)、CHGIS以及《中国经济年鉴》(1934)(以下简称《年鉴》)。我们构建如下变量来展开研究。 第一,在《年鉴》中提取出如下工厂数量作为被解释变量:纺织厂(丝织工业)、发电厂、火柴厂、面粉厂、机械制造厂、肥皂洋蜡制造厂、印刷厂、玻璃制造厂【注文3】。从数据上来看,中国的纺织业占中国近代工业产值近50%的比重,对纺织业进行考察具有比较明显的代表意义;在重工业中,有超过300个县都有了发电厂的覆盖,这是在所有所得数据中,覆盖率最高、发展最为平均的重工业。而发电厂又与其他工业的发展息息相关,可以说是其他产业发展的重要基础。因此,重点考察纺织厂与发电厂这两个变量。 第二,采用1920年全国1704个县县级水平的公立小学(包括初等小学和高等小学)学生数作为新式初等教育的代理变量。初等教育包括幼稚教育与小学教育(含初级小学和高级小学)【注文4】,其中,清末民初的小学教育占到当时初等教育的绝对主体地位。根据第一次教育统计图表显示,1907年的初等教育在读人数中,小学生数占总人数的95%以上【注文5】;相关教育学专著中论及民国初年初等教育时,多数也只谈及小学教育。同时,又根据数据可得性,《调查》一书中提供了全国各县公立小学的在读学生数,因此我们选取这个数据来作为衡量新式初等教育发展情况的变量【注文6】。 第三,进一步,在回归中还控制了其他社会经济、地理变量。《年鉴》对近代工业的发展、新兴工业中心的出现进行了分析,给出了十个重要的解释变量:原料、燃料、水源、人工、土地价格、运输条件、机械设备、技术、资本与市场。控制全部的影响变量在历史数据的限制下是无法完成的,主要是因为30年代的中国没有这样详实的分县统计数据。我们尽可能利用可获得的历史数据对社会经济地理因素进行控制。我们使用人口规模来近似地控制劳动力供给情况;使用山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