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银时代的几幅果戈理文学肖像

作者:刘洪波; 刊名:中国俄语教学 上传者:艾晨

【摘要】19世纪末—20世纪初,俄罗斯社会经历了一次深刻的历史文化转型。在新与旧的交替过程中,重新思考和评价原有的历史文化价值成为创新的前提和起点。这种趋势也相当突出地体现在对果戈理的评价和认识上——批评家们,如奥夫夏尼科—库利科夫斯基、梅列日科夫斯基、泽尼科夫斯基、伊·伊里因等等,各抒己见,形成了一波果戈理研究和评论的热潮。在众多的评论中,有一些风格奇异的文学肖像,或突出了果戈理个体生命的某种特征,或揭示了作家精神和心理的某些特质,或展现了其艺术创作、思想探索的某种姿态或趋向,很值得我们关注。

全文阅读

19世纪末—20世纪初,俄罗斯社会经历了一次深刻的历史文化转型。在新与旧的交替过程中,重新思考和评价原有的历史文化价值成为创新的前提和起点。这种趋势也相当突出地体现在对果戈理的评价和认识上——评论家们纷纷拿起笔来,各自描绘了他们头脑中.的.果Го戈го理ь印象。果戈理(НВл, 1809—1852)在世纪之交成为了批评家们关注的对象,这并不是偶然的。事实上,恰恰是在这一时期,果戈理才成为众所周知的经典作家1,而俄罗斯知识界也就是在此时发现了一个新的果戈理:首先,大.量原.先е不为ро人к知的生平资料发.表.出а来2а,申罗克(ВИШн).、.卡р拉什ч(ВкоВвКллш)、基尔.皮.齐о尼ро科бк夫а(АИКипини.).、科ер罗а布с卡к(НИК)、.斯.佩ет兰ух斯ов基(МВСпни.й).З、аб佩о图о霍тск夫(ЕВП)、.扎.博罗ег茨о基ев(ПАлий)、谢戈列夫(ПЕЩл)等人根据新资料对果戈理的生平问题进行了专门研究,使作家的个性形象更为丰满;其次,果戈理手稿的整理和发掘工作以及以手稿为基础的作品出版和注释工作取得了很大进展3,展示了果戈理的研究领域之宽泛和研究之执着,给文学界以强烈的印象,丰富了果戈理的艺术家形象。在这样的情势下,批评家们对果戈理的兴趣大增,各抒己见,形成了一波研究和评论的热潮。而且,在与19世纪40—50年代有了一定的历史距离之后,人们对果戈理的反思显得更加理性和超脱,对果戈理创作的把握也更有历史感,更加客观、全面和深刻了。此时的果戈理评论呈现出精彩纷呈的繁荣景象,评论家们分别从象征主义、形式主义、宗教神秘主义、马克思主义等不同立场和观点,从语言学、心理学、历史—文学、宗教哲学乃至病理学等多种视角,对果戈理的思想与创作加以阐释。出现如此热闹的局面,一是由于转型期文学流派丛生,都想借果戈理来宣扬自己的主张,二是正逢果戈理诞辰100周年及逝世50周年。在众多的评论中,有一些风格奇异的文学肖像,或突出了果戈理个体生命的某种特征,或揭示了作家精神和心理的某些特质,或展现了其艺术创作、思想探索的某种姿态或趋向,很值得我们关注。肖像1.举着放大镜在人类心灵的阴暗角落里拼命翻检、自命不凡的圣愚果戈理奥夫夏尼科—库利科夫斯基(ДНОниук奥о夫вск夏尼,科—库利科夫斯基(ДНОни..всяко-Н.Овсянико-Клиий1862—1931)称果戈理是“人类心灵Клиий1у862к—о1в9с3к1)称果戈理是“人类心灵ликовский, 1862—1931)称果戈理是“人类心灵的试验家”(Клиий1909:54),其试验的ликовский1909:54),其试验的手段是夸张,是一种显微、放大。他指出,从果戈理的作品中,我们“得到了一幅被扭曲的民族面貌的画面,……在这副画面上,俄罗斯民族心理全都是从在俄国人身上所见到的卑鄙、猥琐、道德低下的方面加以表现的”,它好像透过一架显微镜“将生活中以极微小的形态存在的东西显示为大得奇怪的形态”。(袁晚禾、陈殿兴1993:291-292)果戈理之所以这么做,照库氏的看法,是因为他专注于自身。他透过自己心灵的棱镜看世界,其心境多半是复杂的、心理阴暗的,所以看到的也主要是人身上突出而放大了的阴暗、琐碎、庸俗、狭隘的东西。他既在自身又在他人身上研究它们——他在自己身上也看到了这些,从而更积极、更病态地对来自别人、来自周围环境的这些印象做出反应。果戈理可以爱、尊重和珍视与他亲近的这个或那个人,了解其优良的品质、智慧、名誉等等,但与此同时,他会执着地、持续不断地盯牢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