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我国现有最低刑事责任年龄合理性

作者:张家祎; 刊名:法制博览 上传者:傅顶和

【摘要】近些年来,校园暴力、未成年人杀人、重伤他人等未成年人犯罪的案件时常映入我们的眼帘,刑事责任年龄是否应该降低一直为社会各界所关注。本文将综合需求性、解决力、损益比三个方面,阐述我国现有最低刑事责任年龄的合理性。

全文阅读

一、需求性从需求性上来看,通过刑法的谦抑性我们可以看出,只有在没有可以代替刑罚的其他适当方法存在的情况下,才能将某种违反法律秩序的行为设定成犯罪行为。未成年人虽然不承担刑事责任,但是他仍然需要为自己的罪行付出代价。我国《刑法》和《民法通则》都对犯罪的未成年人有规定,未成年人不满十六周岁不予刑事处罚的,他的家长或者监护人要严加管教,必要的时候由政府也可以收容教养。未成年人如果给他人带来财产损失,他的家长或者监护人都应当承担赔偿责任。而且,未成年人的危害行为还可以被追究行政责任。此外,我国还有强制接受教育和劳动、社会矫正等多种方法。刑罚的目的并不是要使人受到折磨和痛苦,也不是要使已实施的犯罪成为不存在。刑罚的目的只是阻止有罪的人再使社会受到危害,并制止其他人实施同样的行为。刑罚的目的是预防犯罪。而预防犯罪讲的是,通过正义的方式改造而引导人们,而不是通过这种掺杂了人的报复心理的方式。时代发展到今天,我们已经不是茹毛饮血的封建社会,严刑峻法是野蛮社会的专属标志,我们已经有了除了同态复仇以外的更高层次追求。一个人成熟与否,不仅要通过生理的标准来进行判断,同时还要看心理和社会的标准。但是,大量的医学研究数据向我们表明,真正成熟的人的年龄是在20至26岁之间,即使是同龄的未成年人之间,心智成熟程度有着巨大差异。一个人真正成熟的表现是其可以为自己的行为完全负责。责任的基础,是具有辨认控制能力的人,具有接受法律规范的要求、实施合法行为的可能性,却不接受法律规范的要求,实施了符合构成要件的违法行为。然而,14岁以下的未成年人并不能完全做到这一点,大多数未满14周岁的未成年人在犯罪时并不能很好地真正意识到自己的行为的性质以及这种行为所带来的后果。二、损益比从损益比上来看,降低刑事责任年龄所带来的弊端大于它所带来的好处。降低刑事责任年龄的好处是加大并不确定的预防作用。再来看其弊端。犯罪的未成年人一般表现出两种心理特征,一种是极端自卑的心理,另一种是极端自信的心理。对于极端自卑的未成年人,过早地对其进行刑事方面的惩罚会使其感到前途极度坎坷,因觉得难以克服困难从而自暴自弃,“破罐子破摔”;对于极端自信的未成年人来说,他们会受自身狭隘的观点影响,将自身的过错以及所受的刑法都归结在他人以及社会的身上,甚至还会产生对社会的仇恨心理从而报复社会。未成年人缺乏独立的人格和独立的心理,挽救一个犯罪的未成年人的最佳手段还是教育。此外,未成年人正处于身体发育的重要时期,这一阶段的特征是其易受情绪的影响,模仿和学习能力较强,将不同的犯罪类型、犯罪行为和主观恶性不同的未成年人关押在一起,难免会出现他们之间相互影响、交叉感染的情况,如果降低刑事责任年龄,将控制能力、认知能力和辨别是非能力都较低的未成年人过早地投放监狱,极有可能造成交叉感染,从而适得其反。三、解决力最后,从解决力上来看,降低刑事责任年龄并不能达到理想的作用,没有较高的解决力。认为应当降低刑事责任年龄的人,都是认为降低刑事责任年龄就能有效减少青少年犯罪,但是这其实这是一种刑法万能的观点,而这种观点显然是错误的。通过观察各国警方逮捕后的未成年人的再犯率,不难看出,关过监狱的未成年再犯率非常高,在未成年阶段如果不能受正常的教育,恐怕更无法形成正确的价值观并且重新回到社会。其实应该考虑更有效的处罚方式。要想解决一个问题,应先从分析它的原因入手。调查显示,青少年犯罪主体的受教育程度普遍比较低,大部分孩子之所以犯罪,都是由于社会和家庭问题。缺失家庭教育的青少年、陷入校园暴力、校园冷暴力的青少年,尤其是中国社会目前存在的大量缺乏社会监管和救助机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