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名化:新闻报道中的网络女主播形象研究

作者:张拓; 刊名:视听 上传者:刘宏

【摘要】网络直播的迅速发展催生了网络女主播这一新兴职业,其在受到新闻报道关注的同时也遭遇着形象污名。本文基于对代表性新闻报道样本分析考察,检验并证明了新闻报道存在通过矮化妖魔、片面标签和建立区隔等手段呈现以"学历低下""破坏家庭"和"涉黄涉毒"等负面标签为主导的女主播形象的现象,进而从报道伦理角度入手,对网络女主播新闻报道提出建议。

全文阅读

近年来,关于网络女主播这一新兴职业的负面新闻报道曝光频繁。大众之所以对网络女主播职业嗤之以鼻甚至贬低侮辱,与新闻报道中对其形象的污名化建构不无关系。笔者以近年来关于网络女主播的典型报道为对象进行考察,探究新闻报道建构出的网络女主播形象,以及建构过程中采用的手法,并为网络女主播新闻报道去污名化提出针对性建议。一、宏观:网络女主播新闻报道的议题框架框架分析用以研究人们如何构建社会现实。笔者借助百度新闻高级搜索功能,以“网络女主播”为标题限定关键词检索2014年至2018年相关的新闻报道,从议题关注度、内容和倾向三方面呈现网络女主播新闻报道的宏观框架。(一)关注度新闻报道对网络女主播的关注度在2014至2018年间总体保持高位。其中2016年为中国网络直播元年,行业新态喷涌,各类现象层出不穷,关注度最高,共计637条。出于覆盖全面性和案例代表性程度考虑,笔者选择2016年为后续研究的样本库。(二)内容笔者借助爬虫工具抓取了百度新闻平台2016年637条关于网络女主播的新闻报道,并对标题进行词频统计。清洗掉一批与报道主体意义重合和无明确含义的词语后,所得的前十(包含并列)关键词有“吸毒“”韩国“”走红“”淫秽“”被骗”“挑逗“”赚钱“”造人“”土豪“”尺度“”学生“”工作”和“脱衣”。(三)倾向在所选取的新闻报道样本中,正面倾向占6%,展现网络女主播优点,如工作认真、不怕辛苦、怀揣理想等;中性议题占29%;负面议题占65%,聚焦网络女主播暗面,如违法犯罪、内容低俗、素质堪忧等。二、微观:网络女主播新闻报道的形象框架(一)形体样貌新闻报道对网络女主播形体样貌的表述中,一方面是长相清纯、可爱、优美,身材逆天、出众、性感等褒义描述;另一方面集中于对女性私密器官的粗鄙描写。(二)年龄新闻报道中较多出现了“18岁”“19岁”“90后”“95后”“大二”“大三”等表述,样本中出现的最高年龄为25岁。网络女主播在新闻报道中主要以年轻态示人,易让读者对该群体产生“不够成熟”“不求上进”和“不务正业”等偏见。(三)学历与网络女主播学历相关的表述主要为“初中”“高中”“高中肄业”和“未上高中”等,唯一一篇“研究生学历”的网络女主播为正面报道。学历因素在大多数新闻报道中都未与事态发展产生关联,新闻报道偏倚地点明“较低学历”的特征,存在矮化该职业群体的现象。(四)收入网络女主播在新闻报道中主要以高收入形象示人,这其中包括常规收入表述,如“月入3万”“月入3至5万”“月入近2万”;畸高型收入,如“月入10万”“月入32万”“10天获打赏130万”;突发性收入,如“土豪出价18万”“土豪砸500万”“陕西老板一次送80万”。不少新闻报道常将“高收入”和“土豪”群体捆绑,扭曲了大多数网络女主播“付出劳动—获取收入”的职业生存逻辑。(五)行为活动新闻报道中网络女主播的行为活动可以归纳为六类:“骗”(被粉丝诈骗、被假电信诈骗、被虚假通缉令诈骗、诈骗粉丝、诈骗客户);“钱”(打赏、炫富);“性”(脱衣、裸聊、性暗示、性交易);“法”(吸毒、贩毒、报假警);“业”(创业、熬夜工作、兼职、潜规则、拍戏);其他(自虐、坠楼、整容)。可见新闻报道对网络女主播的行为活动描述以负面为主。尽管部分网络女主播的确是这些行为的活动主体,但在法律约束和制度规范下,绝大部分女主播遵守着职业规范。从一定程度上而言,新闻报道在有意识地选择更迎合受众偏好的报道框架,致使大量同题材负面新闻涌现。三、新闻报道对网络女主播污名化的建构路径戈夫曼认为污名是社会对某些个体或群体贬低性和侮辱性的标签。被污名的群体往往表现出与自身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