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语中使役授受表达中的语义指向与论元角色

作者:王国强; 刊名:林区教学 上传者:李清明

【摘要】围绕日语中的使役授受表达"させてあげる""させてくれる""させてもらう"进行探讨,三者在语义呈现上各有自己的特征。"させてくれる"中以"使役对象"与"受益对象"不一致为例外,而"させてもらう"则以"使役对象"与"受益对象"的一致为例外。

全文阅读

一、前言 使役授受表达主要指以“使役标记”+“授受标记”方式结合在一起,以“させてあげる”“させてくれる”“させてもらう”三者为其核心的表达。同时,还存在“させてやる”以及“させてくださる”“させていただく”等相应变体。由于使役授受表达涉及相对复杂的成分要素,围绕使役授受表达的语义结构与语法特征方面的研究并不多,大多是在日语教育与语言外部因素的基础上进行探讨,比如宇都宫(2005)[1]、菊池(1997)[2]、井口(1995)[3]等。因此,从使役授受表达的内部因素出发,探讨其中语义关系与论元共用的问题研究则有待深入。 “させてあげる”以第二三人称为主要施恩对象,与以第一人称为施恩对象的“させてくれる”形成使役授受表达中的一组互补。与此相对,“させてもらう”则通过比较复杂的双重使役关系,以“请求别人允许自己做某事”方式委婉表达了话语者也就是相关第一人称的“受恩”心理,其中涉及相对复杂的事态发生机制。关于其中的格关系,从使役对象与受益对象的角度来看,“させてあげる”以使役对象与受益对象一致为特征,而“させてくれる”中以使役对象与受益对象不一致为例外,同时,“させてもらう”则以使役对象与受益对象的一致为例外。 关于使役表达(Vさせる),在森田(1998)曾经提出的众多用法中存在着责任意义用法(子供を戦場で死なせた)、结果意义用法(小さな穴が堤防を決壊させた)、放置意义用法(ごNEF88を腐らせてしまった)等等[4]。但是,一般来讲,这些用法均不宜与授受表达相连接。使役授受表达一般只能发生在“许可类用法”与“诱发类”用法上,且也只能是有情物之间的使役授受。“许可类用法”体现在“上下”关系分明的场合,而诱发则可以活用与“下上”等各种关系层面。 因此,在此重点围绕许可类使役表达、诱发类使役表达与授受表达衔接时的情况。 关于诱发类使役表达。“诱发”是指相关外界因素导致某项动作行为自主产生的状况。在“诱发”过程中诱发事件本身并不参与所诱发动作的变化过程,“诱发”本质上不依赖对于他人的“控制”“施压”“强制”等。与强制或者许可类使役表达相比较,诱发类使役对于说话之间的地位关系要求不是很高。 如下面例文所示, 比起“让母亲学习”而言,“让母亲开心”的使役表达会更加自然。 お母さんに勉強させましょう。 お母さんを喜ばせましょう。 前者表示“让母亲学习”,如果该句子表示强制或者许可等意时,暗示出“相应使役者”与“母亲”之间的关系可能处于一种比较微妙的关系中。但是后者中,由于“喜ぶ”一词属于情感类动词,以自发性为其特征,大幅度弱化“使役态本身”的“强制要求性”。在这样的前提下,诱发类使役既可用在“上下”关系中,也可活用于“下上”以及平级关系上。 二、关于“させてあげる”的语义与论元角色 “させてあげる”在表达施恩性许可使役与施恩性诱发使役时,在“施恩”因素的同化作用下,使役者的“施恩愿望”与动作者的“动作愿望”都得到了一定体现。此时,使役者的“动作愿望”意味着使役性的凸显,而动作者的“动作愿望”得到尊重则意味着许可性的增强。如此这般,一方面可以将“一般使役句”与“一般许可使役”进行区分;另一方面,使役者与动作者施动愿望的同时体现则会让其在表达“许可”或“诱发”之余,根据情况可能还会携带一定“强制要求之意”,只是这样一种“强制要求之意”是以对方的潜在受益为前提的。 (1)この時期、必要に応えていつも気持ち良くNDF5Eごさせてあげることは、わがままで忍耐力のない子に育てているわけではありません。 (孫育ての時NE967 中山真由 1950) (2)起こさないように、その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