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主义意识理论视域下的人工智能技术批判

作者:吴胜锋; 刊名:哲学动态 上传者:堵夫迎

【摘要】人工智能技术正深刻影响和塑造着现代人类生活,但其前景又利弊难辨。马克思主义并不反对技术自身,但反对握有判定技术命运的特权。在意识理论视域下审视人工智能技术时,马克思主义哲学主要是在智能本质、人的主体性等基础性问题上,为大众提供一种人文主义的反思视角。除此之外,马克思主义意识理论中特有的意识形态批判维度,在反思人工智能技术时,还具有这样的理论优势,即联系制度环境,深入到资本背后,揭示和批判人工智能技术在资本主义社会中如何受资本驱动,成为资产阶级扩展经济利益和加强政治统治工具。

全文阅读

马克思主义意识理论视域下的人工智能技术批判* 吴 胜 锋 [摘 要] 人工智能技术正深刻影响和塑造着现代人类生活,但其前景又利弊难辨。马克思主义并不反对技术自身,但反对握有判定技术命运的特权。在意识理论视域下审视人工智能技术时,马克思主义哲学主要是在智能本质、人的主体性等基础性问题上,为大众提供一种人文主义的反思视角。除此之外,马克思主义意识理论中特有的意识形态批判维度,在反思人工智能技术时,还具有这样的理论优势,即联系制度环境,深入到资本背后,揭示和批判人工智能技术在资本主义社会中如何受资本驱动,成为资产阶级扩展经济 利益和加强政治统治工具。 [关键词] 意识 人工智能 技术批判 意识形态 [中图分类号] B0 -0 当今世界正处于人工智能技术快速发展的时代。有专家认为: “在未来几年内,机器人与人工智能给世界带来的影响将远远超过个人计算和互联网在过去 30 年间已经对世界造成的改变。”① 哲学家丹尼特说: “人工智能就是哲学。”② 中国也有人工智能哲学研究者指出,人工智能科学中存在着不可还原的哲学维度,“由于其和心灵哲学之间明显的学术牵扯”③,人工智能哲学应该被视为心灵哲学的一个下属研究领域。马克思主义研究者既不是也不应成为当代人工智能的旁观者。与当代心灵哲学中的其他理论一样,马克思主义意识理论也要从哲学层面回应人工智能中的智能本质、人的主体性等基础性问题。并且,由于马克思主义意识理论中的意识形态批判维度,马克思主义对当代人工智能的审视与反思,还将超越一般哲学停留于科学认识论、抽象人性论的局限,表现出深入到资本统治与技术控制的历史深度的批判性优势。 62 * ① ② ③ 本文系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规划项目 “当代西方心灵哲学中的新自然主义理论研究” ( 19YJA720016) 、 中国博士后科学基金第61 批面上项目 “当代西方自然主义理论及科学基础问题研究” ( 2017M611194) 、河南省高校科技人才 ( 人文社科类) 支持计划 ( 2019 - cx -028) 之阶段性成果。 杰瑞·卡普兰: 《人工智能时代》,李盼译,浙江人民出版社,2017,第 3 页。 约翰·马尔科夫: 《人工智能简史》,郭雪译,浙江人民出版社,2017,第 17 页。 徐英瑾: 《心智、语言和机器———维特根斯坦哲学和人工智能科学的对话》,人民出版社,2013,第 1 页。 * 需要指出的是,马克思主义并不反对技术自身,但反对握有判定技术命运的特权。在现代社会,包括人工智能在内的技术已被公认为人类认识能力的有机构成以及实践生活的生存方式。现代技术的发展受到制度、文化、经济等多重复杂因素的影响,哲学只是其中之一。当马克思主义以哲学运思的方式来审视与反思人工智能时,主要为大众提供一种思考人工智能技术的人文主义视角与关怀。而且,它对人工智能的哲学批判,始终离不开制度的土壤,总将其置于资本与其社会形态的背景之中。 一 机器思维与社会性意识 与传统技术所起的增加、扩充人的器官能力的作用不同,人工智能是一种能起到智力替代作用的新技术,模拟乃至最终实现思维是人工智能矢志不渝的工程学目标。关于人类究竟能否制造出有意识的机器,人工智能专家与哲学家们众说纷纭。从马克思主义意识理论来看,人工智能重视意识诞生的自然进化条件与社会历史环境,作为人工设计作品的机器,至多只能是 “好像”有意识,而不可能真正具有意识。 首先,马克思主义意识理论强调意识是人脑的产物,机器思维至多只能做到对人脑组织结构与运作机制的模拟。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在谈到意识具身于人时,常常会特别指出,它是人脑的产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