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投入与经济增长的动态关系研究——以湖南省为例

作者:周艳; 刊名:经济研究导刊 上传者:钟东

【摘要】以1978—2016年资本、人员、教育投入作为内生变量,设定义务教育免费和非义务教育学杂费和高等教育收费2个虚拟变量,研究湖南省教育投入对经济的动态影响。分析表明,义务教育免费未通过显著检验;资本、劳动力、非义务教育阶段收费和教育投入4个变量通过显著检验,且与经济发展正相关。不同层次教育对经济增长意义不同,高中以上教育时对经济增长有意义。教育、资本、劳动力产出弹性系数分别为0.461,0.266和0.122,对湖南省经济发展的贡献率分别为51.79%、33.83%、1.16%,教育投入对经济的贡献高于资本和劳动力。

全文阅读

自2012年我国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占GDP比例实现4%目标后,连续6年超4%。2014年5月,国家发改委发布的《2013年促进中部地区崛起工作总结》和《2014年工作要点》的通知中多次强调,“中部地区要推动创新驱动,着力提升人力资本,加快推进产业结构优化升级。”为什么如此重视中部地区,作为中部素有人口资源优势的湖南省,教育提高人的素质后对经济增长是否能够产生效用,是否需要继续保持教育经费的投入,这些都需要客观分析教育投入与经济增长二者的相互影响,从而为后期工作提供客观思路。一、湖南省经济发展与教育投入的现状分析(一)教育经费稳定增长,主要依赖财国家政性教育经费湖南省教育经费各来源在总量上持续保持逐年增加,增幅较快的是2项: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11年增长了471%,同期学杂费增长了139%,但是捐赠收入和其他教育经费出现了大幅倒退,降幅达到50%;在经费来源结构上,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从2005年的占比51.61%到2009年上升到71.21%后,近5年一直稳居在75%。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和教育经费事业收入2项合计占到教育经费的95%,可见国家日益成为办教育的主体;但也使得目前教育领域“国进民退”现象严重,多渠道筹措教育经费显然成为一句空话。(二)湖南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占GDP比例未达4%我国政府1993年在《中国教育改革与发展纲要》中提出,到2000年前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支出应占国民生产总值的4%。该指标反映国民财富中有多少用于教育。1998—2016年湖南省该项指标平均值2.8%,仍未达标。(三)“中部塌陷”现象仍存在教育经费支出主要包括人员经费、公用经费和基本建设经费。不同省之间房价、生活成本、工资地区差存在合理差异。随着物流业的发展,各地区生产资料价格差异极小,因此用于学校基本运营的费用差异应该较小。从2016年各级各类学校生均商品和服务支出看,中部地区的普通高中和普通初中略高于西部地区,普通本科高校、高职高专学校、中等职业学校、普通小学和幼儿园依然是中部地区最低。从现状描述中我们必须思考:随着湖南省人口红利消失,第二产业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放缓,如何寻求在资本和劳动力要素投入之外的经济增长动力呢?教育是否对经济增长有推动作用?如何从人口大省进化为人才大省?本文拟从教育投入与经济增长的定量分析中探究一二。二、理论综述威廉·配第(1676年)在《赋税论》中提到“人力资本”的概念。他提出“劳动是财富之父,自然是财富之母”,被认为是第一次运用人力资本的概念。亚当·斯密(1776)将前者的思想前进了一步,在《国富论》中,他用大量篇幅首次论证了人力资本投资和劳动者技能如何影响个人收入和工作结构的问题,而且把个人后天获得的有用能力看成是资本,把投资与人的劳动都归于资本的范畴。美国经济学Theodore W.Schultz(1963)出版了“The Economic Value of Education”一书,阐述了“Human Capital”的概念。Schultz通过观察美国指标2015年2014年2013年2011年2010年2009年2008年2007年2006年2005年教育经费12 223 238 11 285 463 10 784 551 7 987 607 6 497 608 5 660 684 5 066 050 4 196 365 3 338 525 3 234 353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9 540 802 8 809 278 8 449 160 5 846 551 4 585 048 4 031 176 3 436 066 2 628 646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