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清肿瘤标志物在原发性肝癌诊断中的研究进展

作者:陈小炎;刘也夫; 刊名:现代肿瘤医学 上传者:王永红

【摘要】原发性肝癌是目前全球第五常见恶性肿瘤及第三位肿瘤致死性病因。原发性肝癌早期诊断困难,缺乏特异和敏感的血清肿瘤标志物。甲胎蛋白和CA19-9分别是目前临床应用最广泛的肝细胞肝癌和肝内胆管细胞癌诊断标志物,但其特异性和敏感性不高。因此迫切需要新型有效的肿瘤标志物。本文就目前原发性肿瘤标志物研究进展作一简要概述。

全文阅读

原发性肝癌(primary liver cancer,PLC)是目前全球第五常见恶性肿瘤及第三位肿瘤致死性病因,其中约50%新发肝癌病例来自中国,严重威胁我国人民健康,也是我国当前及今后相当长时期内面临的一个严重公共卫生问题[1]。PLC依据细胞来源分为肝细胞肝癌(hepatocellular carcinoma,HCC)、肝内胆管细胞癌(intrahepatic cholangiocarcinoma,ICC)及混合性肝癌,三者在发病机制、生物学行为、治疗方式以及预后方面差别较大。HCC是最常见的肝脏恶性肿瘤,占原发性肝癌90%以上,其预后差,早期HCC术后5年生存率仅为17%~53%,复发率高达70%[2]。作为肝脏第二大恶性肿瘤,ICC预后差,术后中位生存期仅为27~36个月[3]。PLC早期诊断 困难,缺乏敏感性和特异性高的血清肿瘤标志物。甲 胎蛋白(α-fetoprotein,AFP)和 糖类抗原19-9(car-bohydrate antigen 19-9,CA19-9)分别是临床最常用肝细胞肝癌和肝内胆管癌诊断标志物。有研究报道[4],AFP和CA19-9特异性和敏感性不佳,不能满足临床需要。因此目前迫切需要新型有效的肿瘤标志物。本文就目前原发性肿瘤标志物研究进展作一简要概述。 1 HCC血清肿瘤标志物 1.1 甲胎蛋白异质体3(α-fetoprotein-L3,AFP-L3) AFP是一组异质性蛋白,基于对凝集素结合的亲和力不同,分为3种糖型,其中由肝癌细胞产生的AFP-L3与凝集素有较高的亲和力,临床常用AFP-L3与AFP的百分比作为HCC早期诊断特异性标志物[5]。AFP-L3的临界值为10%~15%时,约1/3小肝癌(<3 cm)患者血清AFP-L3阳性,而>15%时AFP-L3诊断HCC的敏感性和特异性分别为75%~96.90%和90%~92%[6]。AFP-L3诊断HCC的敏感性与肿瘤大小相关,当肿瘤<2 cm时敏感性为45%,而>5 cm时敏感性超过90%[7]。AFP-L3在肝硬化癌变的监测、肝癌疗效观察及预后等方面有重要意义,尤其在低水平AFP、AFP阴性肝癌或小肝癌的早期诊断中意义更大[8]。 1.2 鳞状细胞癌抗原(squamous cell carcinoma antigen,SCCA) SCCA是正常鳞状上皮棘突层和颗粒层的丝氨酸蛋白酶抑制剂,通常在上皮来源的恶性肿瘤细胞中表达,如肺癌、宫颈癌、头颈部恶性肿瘤[9]。SCCA1和SCCA2是2个高度同源的基因编码的两种不同亚型,SCCA1和 SCCA2在正常肝细胞中不表达,而在慢性肝病向异型增生性结节和HCC进展过程中其表达水平逐渐升高,提示SCCA可能与HCC的发生有关[10,11]。SCCA诊断早期HCC的敏感性为84.2%,而特异性仅为48.9%[12]。而SCCA联合AFP诊断HCC的阳性率高达90.83%,提示SCCA可作为AFP诊断HCC的补充性肿瘤标志物[11]。Pozzan C[13]等研究提示,作为SCCA与免疫球蛋白M结合的免疫复合物,SCCA-IgM是HCC诊断标志物,其诊断早期HCC敏感性和特异性分别为 89%及50%。一项回顾性纵向研究发现[14],将临床特征相似的肝硬化病人分成两组,在随访期间A组发展为HCC而B组无明显进展,并且A组SCCA-IgM水平随时间逐渐增加而B组无明显变化。有趣的是两组在随访期间AFP水平无明显变化。因此提示SCCA-IgM较 AFP能更好的预测肝癌发生(AUC:0.821 vs 0.654)。 1.3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