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异政治的历史经验与当下处境

作者:汪卫华; 刊名: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学报 上传者:张国礼

【摘要】社会差异塑造了政治格局,社会差异的变动构成政治变革的基本动因。通过梳理欧美社会"差异政治"议题演化的基本历史脉络,不难发现,把差异政治理解为后现代语境下针对特定社会弱势、边缘群体的政治平权问题或群体身份认同的"承认"问题,只不过是20世纪60年代欧美社会特定历史经验的结果,并不能反映"差异政治"的政治性。本文将60年代欧美社会"三大转向"以及冷战结束后90年代的全球化进程作为1929年大萧条以来前后两个40年历史周期的枢纽,通过勾勒差异政治在前后两个40年间兴起与演化轨迹,讨论了差异政治在历史不同时期及当下的现实社会背景,及其之于民主制度的政治意义。

全文阅读

差异、差别英文都是difference(s),原本只是寻常说法。既然存在差异,就要塑造秩序,就要产生“权威”,就要建章立制,也就有了“政治”。社会中若无差异,就无从产生权力与支配关系,也就无(需)政治。不同社会差异的存在,实则是各种政治秩序赖以成立的现实基础。而人与人之间、群体与群体之间的差异随时而异、变动不居,促使政治安排做出相应调整,也就成为政治变革的基本社会动力。有意思的是,尽管古今中外基于财富多寡与等级地位产生的各种社会阶层划分,以及由此形成的不平等状况,一直是政治学讨论的焦点话题之一,但对所谓“差异政治”(politics of difference)的讨论却只是晚近三四十年间的事情。“差异政治”以及与之相关的对“承认政治”(politics of recognition)、“身份认同政治”(identitypolitics)的各种政治哲学争论到20世纪七八十年代才渐次兴盛,且通常被统归入带有所谓“后现代”特性的“多元文化主义”范畴。此类政治理论隐隐结成挑战自由主义、社群主义两大政治哲学话语体系的第三方“批判阵营”,但它们相互之间又往往争论不休、莫衷一是,一方面始终游离在西方国家政治实践主流的边缘,另一方面又凭借各种新社会运动中的话语动员与框释策略不时吸引媒体与大众的注意。尽管早在20世纪90年代,与“差异/身份认同”有关的政治哲学讨论就介入了“慎议民主”(deliberative democracy又译“协商民主”)的相关讨论之中,受到学界关注bq01;但时至今日,这些略显烦琐的政治哲学议论似乎仍旧主要局限在“象牙塔”里,除了构造出各种“政治正确”的表述之外,并未对欧美社会主流政治话语和代议民主政治实践产生更多的影响。在非西方世界,“差异政治”“承认政治”“身份认同政治”“多元文化主义”等时兴话题于21世纪之初也成为政治哲学和社会理论领域热衷谈论的对象。只不过,这些舶来品显得与非西方世界的政治现实相去更远。尤其是各种译介来的“后现代话语”——比如在讨论差异时,部分学者总会顺带提及的德里达自造的“延异(”ladifférance)——非加括号原文则不知其所谓。雾里看花、食洋难化,不仅无助于澄清学理脉络,更可能让差异政治讨论的现实意义更加模糊。社会差异塑造了政治格局,社会差异的变动构成政治变革的基本动因。草蛇灰线,伏延千里,局限于“多元文化主义”的立场讨论差异政治,不但会忽略掉这个概念出现之际的历史脉络与现实处境,更会把一个潜在具有普遍政治意义的分析路径极度收窄,用时空错置的话语“乱搭”替代当下问题的现实“审视”。一、差异政治的前世:作为分水岭的60年代如果脱离“后现代”语境,回归历史脉络,其实不难发现,以“乱而有序”的20世纪60年代为分水岭,从1929年大萧条到1969年前后近四十年间,欧美国家的政经兴乱与社会变迁其实为此后学界“差异政治”及相关议题的“话语转向”提供了关键的现实背景。而从20世纪70年代初到2008年遍及全球的金融危机爆发,又是近四十年,尽管差异政治及相关讨论渐趋时髦,却明显离文化多元性越来越近、离政治现实感渐行渐远,批判终究流于议论。更为重要的是,面临全球化带来的群体社会差异的新变动趋势,20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业已稳定下来的自由民主制度框架与多元社会的自由主义论证面临更加模糊不清、重叠交织的社会分化、极化格局,而“差异政治”所聚焦的各种群体差异讨论却对现实中的治理危机几乎无从置喙。因此,以20世纪60年代为枢轴,回顾一下“差异政治”前世今生,进而考虑新世纪政治经济变动带来的社会分化、极化,或许有助于澄清“差异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