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新的社会阶层政治效能感的现状及提升路径

作者:吴雪燕;卢勇;缪听雨; 刊名:广西社会主义学院学报 上传者:夏志华

【摘要】新的社会阶层的政治效能感是指该群体在政治参与的过程中,对自身政治能力以及政治参与的实际效果进行主观评价的基础上所形成的一种主观判断,并且这种判断会深刻地影响他们的政治参与行为。当前我国新的社会阶层的政治效能感总体偏低,具有内部差异性,新的社会阶层的内外政治效能感不均衡。新时代要增强新的社会阶层政治效能感,必须依托统一战线加强教育引导,消除新的社会阶层的政治疏离感;完善政策措施,为新的社会阶层的发展创造良好的环境;加强培养使用,发挥代表人士的引领示范作用;健全体制机制,畅通新的社会阶层的政治参与渠道。

全文阅读

新的社会阶层是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生力军。目前,新的社会阶层主要包括民营企业和外资企业管理技术人员、中介组织和社会组织从业人员、自由职业人员、新媒体从业人员。网络意见人士虽然不都属于新的社会阶层人士,但因其与新媒体从业人员关联度高,需要将二者结合起来开展工作。据中共中央统战部最新调研测算,当前我国新的社会阶层人士的总体规模约为7 200万人,其中党外人士占比为95.5%,约6 900万人[1]。政治效能感是公民精神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影响政治行为的一个重要政治态度变量,是反映政治体系民主和成熟程度的重要指标。因此,准确把握当前我国新的社会阶层的基本情况,研究他们政治效能感的提升路径,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和现实意义。2016年3月以来,笔者依托中国统一战线理论研究会党外知识分子统战工作理论研究基地,在全国范围内就新的社会阶层问题进行了专题调研。我们选取北京、上海、广东、江苏、湖北等地具有代表性的新的社会阶层人士作为研究对象,就政治效能问题共发出问卷1 454份,收回1 454份,其中民营和外资企业管理技术人员379份,中介组织从业人员945份,社会组织从业人员421份,新媒体从业人员和网络意见人士337份,自由职业人员317份。现综合专题调研的情况,就当前我国新的社会阶层政治效能有关问题进行初步探讨。一、新的社会阶层政治效能感的内涵对政治效能感的研究最早起源于美国,此后逐渐成为西方学者研究的热点。关于政治效能感的内涵,迄今为止学术界主要有三种观点,即“感觉说”“主观政治能力说”和“形成说”。“感觉说”以美国密西根大学调研中心的坎贝尔(Campbell)为代表,他和盖尼(Gurine)、米勒(Miller)等学者在1954年通过对美国民众选举行为的研究,发现选民的政治态度是影响选举行为的一个重要因素。在此基础上,他们首次提出了政治效能感这一概念,并指出,政治效能感是公民认为自己可以在政治与社会的改变中扮演一定角色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们积极地参与到政治活动中来[2]。随后,美国学者阿尔蒙德提出了“主观政治能力说”,即认为自己在政治上能力较强的公民更喜欢关注选举、参与政治等,此观点指出了政治效能感的意义以及具有政治效能感的公民的表现。第三种观点被称为“形成说”,主要代表人物是伊斯顿(Easton)和丹尼斯(Dennis)。他们指出,政治效能感包括三个要素即作为规范的政治效能感、作为感觉的政治效能感、作为行为方式的政治效能感[3],这三个方面各自独立又相互关联,它们之间的关系其实就是应然的规范向能然的感觉转变,最终在必要的时候转化为实然的行动。在上述学者研究的基础上,笔者认为,所谓新的社会阶层的政治效能感是指该群体在政治参与的过程中,对政治参与意愿、自身政治能力以及政治参与的实际效果进行主观评价的基础上所形成的一种主观判断,并且这种判断会深刻地影响他们的政治参与行为。这个概念主要包含二层含义:其一,新的社会阶层的政治效能感是其在自我感知的基础上形成的一种主观判断,属于一种特殊的自我认知态度,并非客观发生;其二,新的社会阶层的政治效能感既包含这一群体对自身政治影响力的评价,也包括他们对党和政府回应其需求的评价,即美国学者莱恩(Lane)所说的内在政治效能感和外在政治效能感①。新的社会阶层的政治效能感对于国家政治生活具有重要意义,不仅影响着个体政治行为动机的产生,而且反映着他们和政府关系的“亲疏远近”,更是测度新的社会阶层参与政治生活程度的指标。列宁曾经批评无政府主义“是绝望的产物”,认为“它是失常的知识分子或游民的心理状态,而不是无产者的心理状态”[4],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