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治维新和政党认识——日本近代史上政党的“部分性”和公共性·爱国主义的矛盾

作者:真边将之;袁甲幸; 刊名:中山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常玉芬

【摘要】本论文旨在探讨日本明治维新前后的政党认识,具体而言,通过分析"爱国公党"的成立过程和其党名中所包含的意义,来说明明治维新时期注重公议舆论的思想,给日本之后的政党认识带来了怎样的影响。由于幕府统治时期严禁结党营私,即便到了明治初期,"党派"一词仍带有浓重的负面色彩,世人也对党派持有强烈的不信任感。在这样的背景之下,爱国公党将结党这一行为,与明治维新时期广为渗透的公议舆论思想相关联,强调其自身的公共性和爱国主义的性格,来打消世人的疑念。然而在西方政党政治发展过程中,人们逐渐认识到政党具有"部分性",起着调整各方利益的作用。但受爱国公党影响,在近代日本,人们强调政党应具有公共性和国家性,否定其"部分性"。这样的政党认识同时也成为了近代日本政党发展的一大桎梏。

全文阅读

2018年,为纪念明治维新150周年,日本国内开展了与“明治150年”相关的种种活动。海外各国的日本研究者也借此机会积极开展学术交流,7月在南开大学召开的“明治维新与近代世界国际学术研讨会”就是其中一例。 在东亚史里,日本的明治维新之所以会受到关注,是因为日本领先于东亚各国,最早创出了实现近代化的契机。当然近代化的判断基准并不唯一,就明治维新而言,它所实现的,是通过废藩置县等改革而创立的中央集权的官僚制度,以及通过地租改正、秩禄处分而构筑的安定的税收体系。与此同时,西方政治制度的相关知识也逐渐传入日本,制定宪法、实现议会政治的必要性开始受到重视。中央集权制度创立之后,如何实现立宪政治,就成为了日本近代化的课题。 实现立宪政治的前提,是幕末维新期盛行的“公议舆论”思想。佩里(Matthen Calbraith Perry)来航之后,在欧美列强的压力之下,日本能否保持独立的危机意识广为渗透。人们逐渐认识到要对抗西方列强,不能依靠幕府的独裁政治,而必须集结日本全国之力来力挽狂澜。对公议舆论的尊重,与当时盛行的“万机亲裁”(即天皇亲政)理念并行,成为了明治维新的关键词。在公议舆论的延长线上,制定宪法,开设议会,从一开始就是明治维新的重大目标。 但与之相对的是,议会政治的重要组成部分——政党,在明治初期却几乎被无视了。本论文将检讨明治维新前后的政党认识,分析其特色以及和公议舆论思想的关联性,从而重新定位公议舆论思想的意义。如后文所述,与日本的政治风土完全相左的政党,最初并不为人们所理解。政党是如何被接受的,这个过程又有什么特点【注文1】?通过以上考察,我们会看到日本的政党认识,有着非常鲜明的特色。 一、幕末的议会见闻和政党认识 在幕末,对刚刚打开国门的日本人来说,别说政党,议会政治本身都是难以理解的存在。1860(万延元)年,外国奉行村垣范正作为最初的外交使节前往美国,在参观了美国的国会之后,他留下了这样的记述: 随引领之人乘车往东约二十里,便至议事堂……议席长十二丈、宽六丈,铺木地板,设有楼座,高两丈有余,天井间镶嵌玻璃板,有金银粉色花纹。正面高台为副总统席(即vice president),前方稍高处有书记官两名。议席呈扇形排列,桌上堆满书籍。列席者有四五十人,其中站立之一人似在破口大骂,如狂人一般,言毕又是一人起立,同样举止。问是为何事?答此乃众议国事,各人直抒胸臆,副总统闻毕裁决。楼座上男男女女侧耳倾听。虽彼人有云,有何不明之处只管询问,无奈言语不通,亦无可问,遂退出。至二楼入席俯瞰议场,众议国事之时,理应庄严肃穆,彼人却身着股引筒袖【注文2】,位居副总统之上,大声辱骂,犹如我日本桥鱼市场一般,成何体统。【注文3】 从这段引文可以看到,村垣非但不理解西方议会,甚至视其为远比日本低劣之物,非常鄙视。评价议员的演说“如狂人一般”,认为议员们身上的西服是下等人穿的“股引筒袖”,以今人的眼光来看或许会不禁失笑。而把议会的激烈讨论比作鱼市场的拍卖,更能直观地反映出村垣当时的感受。在村垣看来,美国议会的论战情景,无疑是奇异的、下贱的。 但我们不能简单地指责村垣顽迷不灵。哪怕是官至幕府外国奉行的优秀人物,要他怀疑自己看来理所当然的价值观,也是难事。就算是福泽谕吉也曾坦言,最初前往欧美考察时,完全无法理解议会和政党的运作机制。在回忆录里,他豪言“理工科相关的事毫不吃惊”,却不得不承认“社会上政治上经济上的事一窍不通”【注文4】。“问西方人,选举法是什么样的法律,议院又是什么样的衙门,就被嘲笑说这种人人皆知的事情何必要问。但我们是真的一无所知,实在无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