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近现代艺术史人物研究的方法论展望——以民国艺术史家滕固个案为例的考察

作者:韦昊昱; 刊名:美术大观 上传者:宋一帆

【摘要】本文从"新问题、新方法、新史料"三个维度切入,对中国近现代艺术史人物考察路径与方法进行展望,采用艺术史、文学史、思想史等跨学科的综合视角,将微观的个体人物与宏观的时代风貌加以联系,以此呈现20世纪上半叶中国艺术史学科现代转型的整体面相。

全文阅读

滕固(1901—1941)是民国时期中国文化史、艺术史研究领域的奠基学者之一,他的艺术史研究与艺术学思想深受20世纪上半叶德语国家艺术史风格分析的方法论影响,是最早尝试在中国艺术史研究中运用西方风格学理论和考古学谱系类型研究方法的代表人物。2018年笔者曾发表《近30年来多学科视角下的滕固研究成果回顾与述评》一文,首次对截至目前国内外学术界的滕固研究现状与成果进行了系统梳理与述评。可以发现,滕固研究长期以来一直被学界所低估和忽视,较多流于一种泛文学化的掌故逸闻叙述之中,仍然缺乏大量严谨的史实考据与梳理工作,使人物形象的完整性与重要性受到了遮蔽,亦使随之展开的相关学理层面的论述具有预设上的隐患。笔者认为,历史人物的家世背景和早年遭际,对其一生的立身行事、思想观念、学术建树等多方面都有着重要的影响。滕固的家世背景与其学术思想、文艺观念的形成,更是有着紧密联系,带有强烈的个体性与时代性,所谓“身世之学”,即在于此。钱穆早已指出:“凡做学问,则必然能通到身世,尤贵能再从身世又通到学问。古人谓之‘身世’,今人谓之‘时代’。凡成一家言者,其学问无不备具时代性,无不能将其身世融入学问中。”①纵观滕固一生学术际遇,可证宾四此言不虚也。而滕固个人艺术史、考古学学术风格的内在理路,无疑也是发端并统一于其整体的文化理念范畴之下的,因此我们有必要透过那些早已泯灭无闻的吉光片羽,梳理滕固青年时代的命运沉浮与变迁流转,既设身处地,又循序渐进。以追溯滕固个人学术思想与文艺观念生成与演进的动态变化历程,并考察揭示个案人物在时代浪潮的裹挟之下,面对中西文化交融碰撞时所产生的某些思想抉择与心绪纠葛,从而呈现滕固形象的复杂多样与内在张力,勾勒其生平思想行事的完整面貌。在中国古代艺术史的研究中,我们也许会受留存的史料数量与类型的缺失所限,尚且难以对大多数艺术家的个人生活环境、思维状态、心境隐曲详尽地重建认知;在中国近现代艺术史中,我们却完全有条件在当下借助一批诸如自传、年谱、日记、杂记、诗文、书信、跋语题词、公文报告、民国期刊报纸、地方志等多重类型史料,对身处这场“数千年未有之钜劫奇变”②(陈寅恪语)中的一些著名艺术家和艺术史家所处的时代环境与生平细节,进行较为细致深入地发掘、考释、修正与纠谬,同时还可将其与人物史实对应阶段的各艺术作品题材风格与艺术理论著作内容观点逐一相互参证,最终将对人物思想史和心态史的考察,融入以图像为本位的艺术史研究脉络之中。此外值得注意的是,艺术史研究视角与研究方法的选用,应当取决于历史情境的特性、研究问题的展开与文本史料的类别,并在此基础之上适时变动转换,以呈现出“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的史实全貌,未来的滕固个案研究可以围绕“新问题、新方法、新史料”三个研究要素切入主题。一、新问题的考察正如前文所言,滕固青年时代的生平经历、文艺观念与思想抉择,长期以来受到了学界的忽视,研究者对这一时段史实细节的认识含混不清,一笔带过,不甚了了,而滕固早年的身世遭际确又对他中晚年的学术研究趋向产生了重要的导向作用。未来的研究者需要进一步丰富补充滕固相关生平史料,重建清末民初的历史生活图景与人文风貌,考察滕固早年对传统文脉的继承和对西学思潮的借鉴,揭示他早年尚不为人知的强烈的民族文化忧患意识和民族文化独立观念。而自留学日本、德国后的滕固,虽仍不免存在时代环境所造成的局限性,但已然有意识地逐步开始将中国传统学术体系与西方汉学研究理论集于一身,这是同时代陈师曾、郑午昌、姜丹书、傅抱石等其他美术史学者所不具备的独特成长条件与求学经历,因而他能成为在西方大学获得艺术史博士学位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